Linux
走阴人 第245章 问正道,侠义全书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乾始开通,以阳通阳,正万物性,生万物情;阳丧灭坤,坤终复生,生而正者,统继天道;乾坤有讯,阴阳来时,阳借阴气,动为一吸,阴借阳气,静为一嘘,阴来阳作,不杂曰纯,不变曰粹,纯粹之精,刚健之正,阴阳相应,大道自成。++++——摘自《无字天书》终章。

    ……

    “老爷子您继续说,后来怎么着了?”

    “后来……”

    此时‘正兴德茶楼’二楼的一处角落挤满了人。当中正坐一位身穿蓝褂子的老叟,面方脸阔,肚鼓耳垂,放佛一肚子杂学,阅历文章要比学士老梆还要多。褂子是一码新的,大襟上没褶,胸前一拍蜈蚣扣也扣得端正,看上去像唱戏说书的一般。

    “来,借个过儿!”

    老叟咧嘴一笑,刚要开口,却见身前挤进来一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间茶楼的掌柜。掌柜的拎着一壶茶往桌上一撂,随后拱手笑道:“您老讲了这么久,给小店带来了不少人气喜星,和气生财,我敬您老一壶茶,撇了这碗茶沫,来碗‘高叶’给老爷子润润喉!”

    “哎呦……”

    老叟闻到茶香,拱手行了个虚礼儿,呲牙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跟手沏了一碗,一口茶呷下去,美滋滋地砸砸嘴叫道:“这茶好香,可是咱‘正兴德’的名碗?”

    掌柜摇头笑道:“这是我打安徽弄来的,一般茶要喝两碗才有味,这茶打热水一冲味儿色儿全出来了。不信。你们就相互瞧瞧,像不像荷花塘里照的那色?湛绿湛绿的。它不单喝着香,三碗过后。再把茶叶倒进嘴里嚼嚼,嫩的像是菠菜心……”说话间,众人闪出一空,拉着掌柜入座,掌柜稍作客气两句,也打横就势坐下。随后瞧了瞧这位老叟,急切地问道:“您老继续讲,我也听的来了劲!”

    “哈哈哈!”

    老叟听后,当下呲牙大笑。笑得脑袋使劲往后仰,喉结在脖子上直跳。随后猛一正脑袋,瞪着眼睛说道:“……至此以后,白爷生死不明,世间再无人知其下落。……不过,我倒是听说这位‘白世宝’白爷还活着,只不过改了名,择深山去隐居,夜间为人走阴寻鬼。往来于阴阳两界……”

    “等等!”

    众人正听的怔怔发愣,忽听背后有人插话,叫了这么一嘴。

    老叟一惊,回头一瞧。眼见身后说话的是个小伙子。当下眉头一皱。只见小伙子张口说道:“前些日子,我还真听人说过这位白爷!”

    “什么?”

    众人皆是一惊,急问道:“你打哪儿听过?”

    这世上的人一旦赶上兴致。谁也拦不住。似乎平时见不到也听不到的邪乎事,都挤着往外冒。茶楼里的人闲来没事。只爱好信儿,都挤头来抢着听。那位老叟更是皱着眉头。追问道:“你说的话当真?”

    “不假……”

    小伙子清了清嗓子,换气说道:“前几天的事儿,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去天津河门外倒货,没想到碰到一桩邪乎事儿……你们猜怎么着?河东一村几百口子人在一夜之间全都死在家里了。听邻村的人说是水鬼投胎,五鬼绝命,吓得那一带没人敢在夜里出来,孩子不哭,狗不叫,鸡不上墙,猫不上房,从来没有这么邪乎过……”

    “有这邪乎事儿?”

    众人听后纷纷惊诧。

    老叟在旁急问道:“后来呢?”

    “后来?”

    小伙子挤身进来,把碗啁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更邪乎的还在后头……我听说没人敢去殓尸,尸都撂味儿了。可就在这几百口子人死后的七七四十九天夜里,你们猜怎么着?全村的尸体都不见了,连影儿都绝了,更奇怪的是,家家户户的门上都用血画了道‘符咒’,像是引尸用的……后来才听人说是白爷‘借尸还魂’把尸都救活了,连夜都走光了!”

    话说到这儿,人群里又听一人喊道:“你们可甭拿假话当真!”

    小伙子一愣,急叫道:“我可没说假!”

    再瞧那人把脸一板,张口说道:“我听你开口闭口说得邪乎,敢情你在这里打趣儿,无非是想蹭一碗茶喝吧?”

    小伙子脸色一红,吱吱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那人一笑道:“不瞒着,你刚才说的这事我也知道,不过……和你说的却是完全两个样!”

    众人听得迷糊,追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人瞥了小伙子一眼,又瞧了瞧那位老叟,随后咬牙说道:“根本就不是什么水鬼投胎!前些日子小鬼子屠村,河东村的上百口人都是死在小鬼子的手里,个个身上都带着枪眼儿……”

    “啊!”

    众人听后陡然一惊。

    掌柜的追问道:“那尸体怎么会一夜之间全都没了?”

    “这事我最清楚……”那人面色突变凝重,慢慢说道:“那夜小鬼子抓了壮丁,从被窝里把我抓了过去,一直押到河东,原来小鬼子是要在城外建工事,打算截河,可没出挖沙,便将那个村子几百口人全杀了。随后叫我们把尸体殓入麻袋里,连夜扛着扔进河里……来封河!”

    说到这儿,在场的人脸色全变,脑门上的青筋直蹦,眼里射凶光,后槽牙磨得咯咯响,好象五百个老鼠一起磕东西。掌柜的一听这声音,心里发寒,浑身起鸡皮疙瘩。他本来也是气盛胆壮的人,可顶不住‘小鬼子’这三个字,当下咬着牙叫道:“真是造孽啊,几百条人命说没就没了……”

    更有人骂道:“小鬼子,我造你的祖宗!”

    老叟听后,目光也变得凶狠起来,低着头自言自语道:“日.本.人……”

    就在这时,说话的那人瞧着老叟的表情不对,便问道:“老爷子,你刚才说的‘白爷’这事,该不会也是跟着小伙子一样,也在打趣哄我们的吧?”

    “混账!”

    老叟一听,面色顿怒,用手在桌上猛一拍,跟手又提起茶壶,拿指头子在壶肚上‘呯呯呯’弹三下。应声忽然‘哗啦哗啦’一阵响,二楼几扇玻璃隔扇全部被吹开,陡然间,一阵寒气扑进来!

    呼呼……

    热的气凉的风,相互一激。在场的众人差不多全响响地打了喷嚏。这几下喷嚏,反倒叫众人清爽了!

    “雪?”

    “奇了嘿!快瞧,六月飞雪……”

    众人打窗外一瞧,纷纷傻了眼。只见窗外飘来一片白茫茫的雪花,又静又雅。与此同时,老叟站起身来,嘴上慢慢说道:“天有冷热,地有寒暖,一气贯通天地;节分气,气连节,节藏刚,气含柔,刚柔相济,气节相接,方能春去秋来,暑消霜降,叶凋冰封,盛极而衰,循环往复,阳气一尽,阴气一展,金寒不熔,木寒不发,水寒不流,火寒不烈,土寒不生……此之谓:天地有节,阴阳有道也!”

    随后老叟松了松扣,响亮打个饱嗝,又对着窗口舒舒服服地打个喷嚏,拍了拍屁股,转身走下楼去。期间只丢下一句话,道:“阴阳之道,你们怎么会懂?……这次变了法儿,只叫你们信!”

    掌柜的惊叫道:“老爷子,你的故事还没说完呢!”

    “不早了,话说到这吧!”老叟转过脸来,只见脸冒灵气,眼冒灵光,活似变了一个人。呲牙朗声大笑道:“你们自管沏一壶茶水,就着我讲的故事,慢慢琢磨细细品吧!……要是忽一拍脑门子,自以为悟到什么,可别胡乱说!哈哈哈哈……”

    众人木头似地呆了半天,只盯着老叟飘忽的背影悠悠消失在茫茫白雪中,这才醒过味儿来,纷纷惊叫道:“这老爷子真乃奇人也!”

    “什么奇人,我猜是活佛?”

    “二成不像凡人,八成是个神仙!”

    “神仙?我看他倒像是个怪人!”

    “怪人?”

    “……”

    一个时辰后,那位老叟钻进一座山林中,辗转绕过几片树林,拨开一处荒草后,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一处孤坟前。再见这位老叟泪光微闪,说道:“师父,我又看你来了!”说罢,抬手在墓碑上一抹——

    只见墓碑上刻着七个血红大字,上写道:恩师白世宝之墓!

    ……

    诗曰:

    有名多无能,

    有能多无名;

    说假全是假,

    说真全是真。

    (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