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明月清风此夜 第92章 情归何处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那声音轻细而焦急,是慕容冰清而发,此刻她正寻吕宋洋而来!

    忽又传来一阵清响,那一声娇唤,又变为一声急促而轻微的呻吟。

    朱书媱轻声道:“快……快去救慕容姑娘!”

    红霞心中一惊,身形一掠,如飞奔出!

    吕宋洋心头一动,轻轻放下朱书媱,亦奔出屋内。

    两人奔至院中一看,见慕容冰清正被司徒空、与孙道天二人围困!

    站在圈外的孙道天与司徒空一皱双眉,见吕宋洋、红霞二人奔来,齐喝一声,身形一闪,扬起双掌,疾步奔向吕宋洋。

    红霞见状,亦是一声暴喝,展动身形,如飞掠去,挡住两人。

    双方交手,刀光剑影,魅影如风!

    此时庄内场面大乱!

    西北天鹰教与中原七大门派已然交手,无名岛中百余人亦加入战斗,场面一片混乱……

    日已西斜,骄阳无力,一个时辰早已过去!

    司徒空、孙道天落下败势,两人见势不妙,把手一挥,率了天鹰教徒反身扑出庭院,欲往庄门外奔去……

    范武、温如玉、石照溪三人齐声怒喝,将两人截住!

    围墙上,吕宋洋一声长啸一声,身形宛似经天长虹,飞舞而下,七大门派弟子也各挥长剑跃下广庭。

    枯荣禅师神色凝重,正以一人之力,对抗幽冥九鬼、翁仙石、韦笑笑……

    镜壶庄内,顿时一片混战,刀光剑影,纵横飞舞,血雨四溅,直杀得天昏地暗……

    吕宋洋独战司徒空。但见他突地大喝一声,身形暴长,长剑一挥,寒光闪处,司徒空惨叫半声,一颗斗大头颅斜飞数丈。身躯仆地不起!

    红霞、慕容冰清合战孙道天,两柄长剑有若交尾游龙,两个盘旋,孙道天已被斩为两截!

    天鹰教徒见势不佳,更觉卖命无益,不约而同,各展救命绝招,欲从刀山剑海之中撤身而出,挡开迎头洒来的箭雨。落荒而逃。

    跟随上官青云远赴中原的一班爪牙,哪禁得住吕宋洋等人的一轮狠杀,转眼之间,尸横遍地,已然诛戮殆尽!

    一切归于平静,一切杀戮亦自此而终结!

    随着镜壶山庄内最后一声惨嚎落下,众人顿住身形,放目四望。

    四下痛嚎之声。转为轻微的呻吟,最终被风吹去。无声无息……

    吕宋洋以剑柱地,轻轻扶起身受重伤的范武,纳剑入鞘……

    枯荣禅师放下权杖,正在清点人数。

    人群之中,有人问道。

    “上官明玉何在?”

    语声落处,便见一条灰白人影。朝内屋疾飞而去。

    突地内屋传来一阵女子沉重的呻吟!

    吕宋洋心下一惊,立时旋身,展动身形,放足朝屋中奔去!

    众人皆在为胜利而欢呼之时,突地屋内齐的传出一声吼叫。慕容冰清大呼。

    “不好!”

    飞身掠入屋内,却见吕宋洋神色黯然自屋中的走了出来。

    慕容冰清迎上前去,面上满是关切之色,轻声问道:“怎么啦,吕大哥,朱姑娘呢?”

    吕宋洋目光黯淡,凄然道:“她不见了……”

    慕容冰清看着眼前伤心欲绝的吕宋洋,心情无比复杂,此时她亦不知该说什么安慰他。

    也许此时他们两人的心境是一样的吧!

    为爱而生之人,也注定为爱而伤!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永远也无法治愈对方,这是爱情的事实。

    两人默然相对,却有各怀心事。

    相顾无言,心潮翻涌!

    静寂,又是可怕的静寂!

    静寂笼罩住芸芸众生,亦困锁住多情的人。

    静寂是可怕的,静寂的生命亦是可怕的!

    尘世之间有许多的生命,许多的感情,便是在静寂之中,悄然而逝的。

    无情的人,是可怕的!

    绝情的人,是可憎的!

    多情的人,却是可怜的!

    情路曲折,情归何处?

    此时,山庄内外,一片静寂,风轻轻吹着,将多情吹薄,吹得无情,将无情吹淡,吹成绝情!

    人命不长久,真情亦会断绝,惟有风,千百年来,吹来吹去,永不断绝!

    然而,人类却不可无爱情!

    若无爱,千古如同长夜,一片暗黑!

    众人衣袂飘飞,立于风中,神色各异!

    蓦地——

    人群之中,传来一声惊呼。

    “不好了!他们中毒了!”

    两人身形一掠,如飞奔出一看,心中一凛。

    七大门派掌门,面目之上,皆隐隐泛出黑紫之色。

    枯荣禅师面色大变,惊道:“是未央六出!”

    众人皆惊,满脸疑惑之色,齐声骇道:“未央六出?!”

    枯荣禅师缓缓道:“此毒乃是星月宫中之物,是怜星、惜月二位宫主精心所制。”

    “此物乃世间第一奇毒,只有制毒施毒之人才有解药,因为配药的药方,因人而异,若没有解药,纵使是大罗神仙,也是枉然!”

    慕容冰清柳眉紧蹙,不解道:“奇怪?江湖传闻星月宫远在西域,怎会远赴中原下毒?”

    吕宋洋亦道:“怜星、惜月二位宫主,素来不问江湖之事,他们又怎会卷入这场争斗之中?”

    他一言至此,忽又目光一闪,记起一事,道:“一个月前,我在天龙镇中,见到星月宫奴房大、房小兄弟,莫非……”

    枯荣禅师叹道:“唉,世事常变,人心不古,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刻无名岛中余孽虽然已除,但星月宫主若要卷入其中,江湖之中,恐怕仍是永无宁日……”

    群豪闻言皆神色愤然,可又无可奈何。只得站在原地,焦急不已!

    吕宋洋挺胸而出,道:“诸位英雄放心,我一定追上上官明月,取回未央六出的解药!”

    话音一落,便欲纵身掠去。

    “吕少侠!且慢!”

    人群之中。传出一声暴喝,齐的奔出五条人影。

    吕宋洋身形一顿,转目一看,五人齐刷刷的落下!

    正是铁翼、梁安、齐一刀、佘紫鸢、陈慕白五人。

    “吕少侠!我们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吕宋洋心中一喜,道:“有了五位前辈相助,那么取回解药一事,便容易办了!”

    此时众人的心皆轻松了不少,吕宋洋突地心中一动,记起一事。又自上前一步,问道:“铁前辈,不知赖姑娘如何了?她还好吗?”

    他语声轻淡,神情却十分凝重,像在向故人询问起一个老朋友的音讯。

    铁翼神色黯然,轻轻一叹,道:“赖姑娘,已不在人世了……”

    吕宋洋一听此话。心中一颤,如同霹雳击身。颤声道:“怎么,赖姑娘她怎么啦?”

    铁翼目光凄然,道:“那日少侠离开五侠镇之后,赖芳姑娘对公子,思念成疾,竟然一病不起。”

    “后来老夫自好友神医钟灵仙取得一方良药。赖姑娘逐渐好转,病愈之后,她常来到老夫住处,向老夫打听公子消息,可是公子一去。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唉……,赖姑娘对公子这份真情,当真是感人至深……”

    他语声一顿,又自发出一声长叹。

    “当时因赖三欠了孔笙许多赌债,孔笙自野人岭中受了惊吓之后,疯疯癫癫,孔家人逼迫赖姑娘下嫁至孔家冲喜,赖芳姑娘为了保全兄长,答应嫁给孔笙。”

    “可是就在孔家花轿迎亲当日,她服毒自尽了,在出嫁的前一天,她来到仙客居,将九块丝巾交给我,托我交给你,丝巾之上,其上各自绣有一首诗……”

    “她等了你九个月,可是终是虚幻一场,吕少侠年少多情,多情之人,势必无情,无情便会绝情,公子虽是无心,但无情伤人,若不能钟情,便不要轻诺,否则只会空留余恨……”

    铁翼一言至此,已然到了动情之处,他长须微颤,面上俱是伤感之色。

    一言既落,他又长叹一声,自衣怀之中取出几块丝帕,递至吕宋洋面前。

    吕宋洋双手一颤,接过丝帕,一一展开,顿觉之中大悲。

    第一方丝帕上,绣着:

    “一张机。

    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

    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第二方丝帕上,绣着:

    “两张机。

    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

    第三方丝帕上,绣着:

    “三张机。

    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第四方丝帕上,绣着:

    “四张机。

    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晓寒深处,春波碧草,相对浴红衣。”

    第五方丝帕上,绣着:

    “五张机。

    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连理枝。

    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第六方丝帕上,绣着:

    “六张机。

    雕花铺锦半离披,兰房别有留春汁。

    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第七方丝帕上,绣着:

    “七张机。

    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

    无端剪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第八方丝帕上,绣着:

    “八张机。

    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

    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第一方丝帕上,绣着:

    “九张机。

    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堆被。

    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九块丝帕之上,绣的是《九张机》,吕宋洋徐徐读来,只觉情深意长,恨意浓烈,心中掠起一阵动荡。

    “多情之人,势必无情,无情便会绝情,公子虽是无心,但无情伤人,若不能钟情,便不要轻诺,否则只会空留余恨……”

    此时,铁翼那雄浑悲壮的声音犹在耳畔回荡。

    铁翼语声虽轻,却字字如针,一针见血,扎在吕宋洋心灵深处。

    吕宋洋愣在原地,陷入一片悲痛之中……

    “至善大师,你怎么啦?”

    突地,众人之中,一声惊呼,将吕宋洋自悲痛之中拔出。

    他转目一望,但见此时至善、松鹤、镜月等人的面上,已呈现乌紫之色,几人额上汗水涔涔而落。

    那毒性似乎已经发作,几人已是虚弱至极。

    “吕少侠,事不容迟,我们还是先去追回解药吧!”

    佘紫鸢面露急色,近前一步,催促道。

    “好!”

    吕宋洋敛起伤悲,将丝帕收回衣怀之中。

    几人身形齐晃,便欲展动身形,飞驰而去。

    突地庄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老夫带来了解药!”

    话音未落,便见一个银发老者缓步踏进庄内,他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瓷瓶。

    慕容冰清闻声奔出一看,面色一喜,惊道:“爹!”

    吕宋洋定睛一看,此人正是萧月升!

    萧月升快步奔入,自掌中瓷瓶之中倒出几颗药丸,分别给七大门派掌门服下,七人逐渐恢复。

    吕宋洋道:“多亏了前辈,中原武林这场危机才算真正化解!”

    萧月升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这件事情并不是老夫的功劳,前日是神差头七,老夫奔去关外祭拜,在入关途中遇见了朱姑娘,是她将解药交给老夫,此外,她还托我带了封信给你。”

    说时,自怀中取出一封信交与吕宋洋。

    吕宋洋接过书信,心头一震,忙问道:“她到哪里去了?”

    萧月升长长一叹,面色凄然,黯然道:“她么,她已随那无名岛的少岛主上官明玉去了!”

    吕宋洋闻言,脑际顿时一阵昏眩,讷讷道:“她……她……那是为什么?”

    萧月升叹道:“她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她竟不惜以一己的幸福,换得了七大门派掌门所中之毒——未央六出的解药,她这份恩情,恐怕你我今生也难报答得了!”

    吕宋洋心中大痛,此刻方才知晓上官明玉愿意将未央六出的解药交出,是以朱书媱相从为条件的。

    他茫然而又昏乱地拆开朱书媱给他的信,噙着泪水,一字一字地读着:“……请善视清妹,莫念不祥人,今生已已矣,愿结来生缘……”

    吕宋洋喃喃道:“……愿结来生缘……愿结来生缘……”

    忽地失声叫道:“不!不!我今生就算踏遍天涯海角,也要寻你回来……”

    忽地!一双纤纤玉手,轻轻地扶住他的双肩,耳边只听一声娇唤.

    “吕大哥!”

    吕宋洋心中一阵酥暖,缓缓转头望去,迷蒙的眼泪,恰正迎着慕容冰清两道充满了怜爱的目光……

    两人默默地互相凝视着……

    夜幕渐渐揭起,黎明已踏着轻快的脚步降临大地……

    绚丽多彩的晨光之中,温暖如昔。

    只见吕宋洋、慕容冰清、温如玉,石照溪、范武一起负手立在长阶上,人人俱是满面悲哀愁苦之色。

    黑夜终于过去,日色虽已重回,但死去的人命却永远回不来了。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