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龙腾血明 外传 第40章 未完待续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哎呀。”范星竹一声惊呼,手中的文件被撞得散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范局长。”来人连忙去捡地上的纸张。

    “是小张啊,这么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啊?”

    “嗨,别提了,刚刚得到消息,说一个村长因公殉职了,总编让我过去采访呢。”小张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哪个村长啊?还是因公殉职?夸大了吧。”范星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报社啊就喜欢小题大做,也不知道这村长是怎么个因公殉职法,是关心村里的小寡妇累死在寡妇的床上?还是为了促进国家酿酒业的发展奋不顾身牺牲在酒桌上?

    “这次可不是夸大呢,我只是赶去打个前站,收集第一手资料,听说我们的总编还有县里电视台都准备过去呢。”

    “哪个村啊?”范星竹心脏猛的一跳,强笑道。

    “哪个村我没怎么听清,不过听说那个村长是刚来半年多的大学生。”小张也是匆匆忙忙接到的采访任务对于背景还真不是很熟悉。

    范星竹脑子嗡的一下,“是不是碾石村,那个村长是不是叫朱泊风?!”

    “对!就是碾石村,那个大学生村长也确实叫朱泊风,原来范局长也知道了啊。”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前几天还好端端的,又怎么会因公殉职,你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范星竹怎么也无法相信朱泊风竟然会“因公殉职”!她多想从小张的嘴里听到刚才所说的话都是玩笑,但是直觉告诉她,恐怕这是一个事实,那个一腔热血又有些邪气的大学生真的就这么离去了。

    “你不是刚回来吗?怎么又要去啊?那个小山村到底有什么魅力让我们的闻悦大小姐魂牵梦绕啊?”YZ大学医学院中,一名短发女生对闻悦说道。

    “哼,保密!”闻悦讳莫如深的说。

    “谁还不知道呢,哎呀,学长,不要嘛。”短发女生学着闻悦昨夜的呓语,声音诱人。

    “你还敢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闻悦又羞又急,作势扑了过来。短发女生格格一笑跑开了,一边跑一边笑着说:“学长,不要嘛,哈哈哈哈。”

    此刻的闻悦一颗心早已回到了山青水绿的碾石村,笨学长,臭学长,这么长时间不见想我了吧,我就是让你知道本姑娘并不是不能没有你的,让你也知道珍惜眼前人!哼,明天,明天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把你吓一大跳。只是不知道这冥冥之中,谁将会被谁吓一跳。

    “费老,不就是一个旅游服务的小CASE吗?事情清晰也有照片,至于您亲自来吗?”一辆白色的采访车上,二十五岁的年轻记者李飞从副驾驶座上扭过头来,讨好得对正在后排闭目养神的《扬子晨报》的主编费祎说道。

    “你小子懂什么?这次可是齐豫集团的公子交代下来的,如果做得他满意了,以后报社的赞助可就非常可观了。”费祎老气横秋的说道。

    “那是,还是费老想得周到,齐豫集团可是资产过亿的集团公司呢。这个田然旅游开发商要倒霉了。对了费老,怎么以前就没听说过这个什么田然旅游开发公司呢?”

    “放心吧,我早查过了,刚刚注册不长时间。注册资本五千多万,应该没有什么背景。”作记者的首先要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人惹不起。和齐豫集团比起来,田然旅游开发公司无论是背景还是注册基本的确都要逊色一些,至于怎么取舍那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怪了,碾石村应该正在动工啊,怎么会这么安静呢?”下了车扭动了以下颠簸得有些酸痛的老腰,费祎小声自语道。

    “费老您看,村里人都在那呢。”顺着李飞手指的方向,费祎看到几百口老老少少都集中在村委会的小院中,静悄悄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这碾石村强买强卖,搞个人崇拜,贩卖假货,恃勇行凶,殴打旅客,现在再添一条古里古怪,我看以后谁还敢来!走过去拍几张照去。”

    “这位大姐你好,我是《扬子晨报》的记者,我们接到投诉说碾石村农家乐经营不规范。请问哪一位是负责人?”

    “桑叔叔,你一定要救活他。”田甜眼中没有一滴泪,语气平淡的吓人。看得林怡萱心中发毛,走过去握住闺女冰凉的手,“甜甜,你哭出来吧,别憋着,哭出来吧。”

    田甜惨然一笑:“妈,我不哭,坏人最怕我哭了,我不哭,我要他醒过来。”说罢挣脱林怡萱的手走到张三艳的身边,把她僵直的身体扶到椅子上坐下来,从始至终,三艳儿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躺在床板上的朱泊风。

    田农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于朱泊风他非常看好,却没有想到飞来横祸,怎么就出了这档子事。自家女儿和自己一样是个倔种,怎么才能劝解啊。

    “怪事,怪事,没有了脉搏和心跳应该可以确诊死亡了,只是为什么一天多了他的身体却没有僵硬呢?

    “那是不是说我老公他还有醒来的希望?”田甜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急急的问。

    “很难说啊,这样的病例从来没有见过,需要送到医院检查一下才能确定。”其实桑医生的话有很大一部分安慰的成分,毕竟没有脉搏和心跳已经可以确诊为死亡了。

    一直没有哭的田甜喜极而泣,“三艳,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朱泊风还有希望,还没有死!我不哭,不能哭。”可是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怎么也止不住。看得屋里的人心里酸酸的。

    “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是记者,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李飞色厉内荏的声音传了进来。

    “老秦,去看看怎么回事。”田农皱了皱眉头。秦先生出去了一会便回来了,附在田农的耳边低语了一会,田农皱了皱眉头,厌恶的说赶紧打发他们离开。秦先生正要离开,但是李飞的声音愈发高亢:“不要以为他一个大学生村长有什么了不起,以为钻到这山沟沟里就能当土皇帝了?真打了我们,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我叫你妈的嘴臭。”陈默双目充血,冲着李飞就是一记老拳,可怜文弱的李飞哪里撑得住,惨呼一声飞一般的摔倒在地,嘴角已经崩出血来。

    村民们一见陈默动了手也往前凑了凑,小宝丫先冲过去对着抱头呼痛的李飞一边踢一边骂:“不许说叔叔坏话,不许说叔叔坏话,叔叔是好人。”

    老成持重张朝文老泪纵横,这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外乡人竟然在这里造谣生事,连朱泊风死了都不让他安宁!张朝文越想越恼,不由恶向胆边生,抓起靠在墙边的锄头,大喝一声:“都让开,我夯死这个吃屎的狗东西!”

    “老村长!”一声娇喝阻止了张朝文,原来是田甜从恰好从房中走出,白皙的脸庞没有一丝的血色,目光冷厉如冰竟然让人不能逼视。

    “田老师啊,都怪我啊,是我没有看好朱村长啊,我一大把年纪了,老天要收也该收我啊。”张朝文一屁股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费祎、李飞两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看那意思似乎是那个叫朱泊风的村长出事了。

    “你们是哪个报社的?”田甜扶起老村长,瞪视着费、李二人,虽然声音不高,却让两人平添了一股寒意。

    “我,我们是《扬子晨报》社的。”李飞说起话来竟然有些结巴。

    “是谁让你们来的?又是谁让你们说那些话的?”

    “怎么?既然敢做还怕被报道吗?”面对一个年轻的女人,李飞的胆气渐渐状了,记者的脾性又回了来。

    “是齐豫集团的公子提供的线索。”李飞年轻,费祎可是老奸巨猾,不管如何这篇报道是写成了,回去之后自己再到医院缠上几圈纱布就更有说服力了。齐豫集团的粗腿也算是抱上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那么可犯不着在这里争这一口闲气,万一这些村民发起疯来,吃苦的还是自己。

    “父亲!”田甜转向田农。

    “我明白了。”田农郑重的点点头,“老秦,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要让齐豫集团成为历史!”

    “好大的口气!”李飞小声嗤笑道,齐豫集团资产过亿,岂是你说吃就吃的?何况又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转而一看费祎,他的老脸上竟然一点血色都没有,双目呆滞,嘴唇不住的打着哆嗦。

    “费老,您不舒服吗?”李飞问道。

    “他竟然是田农!”费祎颤抖的说道。

    “田农?田农是谁?”李飞好奇道,难道比齐豫集团的老板还要牛叉?

    “田农是谁?他的资产超过万亿,齐豫集团和他比起来连蚂蚁都算不上……”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了齐浩民的脸上,对于这个宝贝儿子,齐源礼第一次下这么重的手!

    “爸,我知道错了。”齐浩民捂着脸跪了下来。

    “已经晚了,齐豫集团已经不复存在了。我辛辛苦苦一辈子挣下的家业竟然因为你争风吃醋转瞬间丢得干干净净,你,你去把那个陆菲菲叫来,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把你迷成这样!”

    “爸,您见不到了,她已经去找朱泊风了。”

    推荐好友佳作《诗仙》:诗心少年走人间,拄杖倚剑修成仙。吟诗练法两不误,一朝驾龙入九天。一个不能修炼仙法的少年,却意外的继承看上古时期众大儒的道统,以诗为武,以词为决!以赋为心,以曲为情!漫漫修仙路上,且看这一文弱少年是怎样玩转修真界,大闹众仙殿,勇闯神魔禁区!最后登上顶峰!让后世万代赞诵!

    推荐好友力作《重生之一世风云》:他曾经追随岳飞英勇杀敌,他曾是敌军的一个噩梦。可因为被污谋反而断送了自己美好的一生,可灵魂穿越,附在一个无所事事的公子哥身上,从此命运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且看主人公如何展开他的一世风云。

    推荐好友力作《傲剑九天》:——一次意外的遭遇,一个神秘男子,一次次惊心动魄的较量,一次次在死亡边缘徘徊,一场时间久远的阴谋……——傲天,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年,却如何屹立巅峰亘古不变?——神魔大陆,风云涌动,强者纷现,且看一个瘦弱的身影如何走出自己的道路!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