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终极小县令 卷六 第365章  县令、县令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第365章县令、县令柯寒瞅了瞅眼前漂浮着的东瀛贼人的尸体和碎成一块块的船体,望着满是血色的湖水,不禁怜惜地摇摇头,随后,调头对他的从西域赶来的卫队长叹一声道:“可惜了这清清的湖水啊!兄弟们,这里,与顺风岛想比,如何啊?”

    众人不明就里,一时间就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都尴尬地目视柯寒,站在一排“一窝蜂”旁,颔首不语。

    丁缓则笑笑,道:“呵呵,一湖秋色,萧瑟……”

    “别生搬硬套了,不搭界的谱儿!”柯寒打断丁缓的话,接着笑道,“尽管景象惨然,却大快人心,呵呵,这是为何?”

    “我们都是大顺的功臣,赶尽了东瀛侵略者,呵呵,爽啊!”丁缓开心不已,望着一群队员,调侃地笑着道,“这个嘛,石总,该给我们奖赏了!”

    “我只是县令,和大伙一起做了我们该做的事情。君不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怎能为钱财而折腰?”柯寒反诘道,“丁缓,何谓‘为人民服务’啊?”

    丁缓听了这话,先是一愣,随后就赶紧解释道:“说说笑话,而已。”

    柯寒严肃认真地道:“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不要忘记‘为人民服务’这个宗旨!”

    丁缓惭愧地低头不语,梨花和一帮女工仰慕地看着柯寒。

    “好了,一起离开吧,这个血腥的场面还是少看为妙,更何况,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呐!”柯寒欣慰地看看自己的队伍,再看看多日不见的被他戏称为“爱妃”的梨花,心中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转而将白嫩嫩的书生手一摆,端着架子道,“空军,卫队听令……”

    还嬉笑着的丁缓一听柯寒发令了,赶紧将身子一挺,随他一起驾机的队员也跟着挺直了身子,守着“一窝蜂”的众队员瞅着几个姑娘入神,差点就忘了排队,在柯寒和善却又不失威严的目光里,相互对视一笑,再迅疾排好的队伍,守着自己的武器——“一窝蜂”,整齐地排开。

    “稍息!”见大伙都站好了队形,柯寒习惯地空手捋了捋没毛的下巴,然后,再猛地提高嗓门喊道,“立正!”

    好久没有和自己的队伍在一起操练了,这一刻,看到一个个小伙子有板有眼地执行着自己的口令,柯寒倍感亲切,竟然破天荒地朝大伙拱拱手,还道了个不伦不类的万福礼。

    柯寒的这个小小的动作,没有引来嬉笑,而是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兄弟们,谢谢你们的及时赶来!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这一仗,我们怕是要输了,抑或,这一刻,我们都要沦为亡国奴了!由此看来,集体的力量是强大的,不可战胜的!这是我现在最最真切的感受!”不太习惯煽情的柯寒这一刻也动了真情。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丁缓现学现用,他十分崇拜地盯着柯寒,行注目礼,扯着嗓子喊道。

    在丁缓的影响下,飞行队的队员也都齐声叫嚷起来,一时间,又影响到了卫队和梨花带队过来的实习女工,所有人都积极响应这样有力而又暖心的口号,举起右臂,重复喊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少顷,柯寒举起手来,做了个打住的动作。

    一直注视着他的队员们,这时的情绪都突然地有点激动,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对柯寒充满了崇敬和景仰,在柯寒打住的手势下,激烈而又热情地呼声竟然戛然而止。

    “圣上驾到!”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一个老太监的声音。

    柯寒和其他人一样,听了公鸭嗓子的喊叫,多少有点不自在,毕竟,那个东昌阉党,哎,害人不浅啊!

    “圣上驾到!——”老太监重复了一遍,老皇帝都已经到了面前了,柯寒却因为种种原因,愣愣地站着。

    梨花和她的姊妹们惶恐不安地站着,看柯寒如此反应,便有些替柯寒着急,这一刻,便站也不是,跪也不是了。

    柯寒的卫队以及丁缓的飞行队员们,本来就只看重石总的反应,因此,看见柯寒愣神,便也跟着装傻卖呆,哪管你什么皇上呢!更何况,这个昏君还曾经三番五次的逼迫他们可敬可亲的石总,便存心默不着声地整齐地排队站着。

    老太监正要发火,却被从轿子里走下来的皇上拦住了,笑道:“对一个功臣,怎能如此怠慢?”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柯寒,在靠近京城东郊的湖边,在刚刚发生过激战的战场,一帮小伙子无不感叹:我们可敬可亲的石总,牛啊,连皇上都这般待见?

    “子衡,我的大国师!尔,平内乱、斗反贼、抓生产、促发展、搞科研、保和平、创和谐、定大局!尔,受命于危难之中而终不悔,致力于为民造福而死不休!朕,有你这样的忠臣助工,实乃大顺之万幸,黎民百姓之福不浅啊!国兴家和,昌盛兴邦,盖因爱卿舍生忘死,不惜舍弃小家而顾大家,危急关头,亲率重兵严把国门,大战疆场,奋勇杀敌,不惜一切代价,拯救大顺于危难之中,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此前,却又饱受争议、集艰难委屈于一身,朕,惟有先罪己而后感恩,布告天下,石爱卿奇才,当受重任!”老皇帝毫不讲究,他与柯寒就面对面站着,说了一大箩赞美之词,盛赞柯寒。

    柯寒对皇帝的溢美之词并不感冒,他看了看护驾过来的李潇和张嘉栋,意思非常明了,你们二位,将皇帝带到战场上,呵呵,够可以的!亏得自己骁勇善战,把握了主动权,若是被东瀛狗贼打败,让一帮畜生占了便宜的话,岂不坏哉?!

    李潇和张嘉栋岂有不明白的?可是,站在皇帝的身后,便不得多言,唯有陪着笑脸,大赞皇帝英明,及时召回了神将,后来又自知有错,赶紧改口,称,皇帝启用了重臣,让石大人重新归位,有了用武之地,实乃国之大喜。

    卫队队员和丁缓的飞行队齐整整、直挺挺地站着。他们可从未听过同样身为武夫的人这般言语论调,不得不佩服在官场上打磨过的李潇和张嘉栋二位神捕,这些话说的,耐听,不腻,怎奈何,自己就说不上了?只有洗耳恭听了。

    梨花和她的姊妹们也是第一次看皇宫里的人相互赞颂,极尽吹捧之能,尤其,第一次看到了皇帝,更为惶恐惊喜,算是见了一次大世面了。

    这一日,梨花和她的姊妹们经历颇丰,先是被困东瀛大洋轮的恐惧,再是经历战争硝烟的洗礼,随后,心里大起大落,一度从忧到喜,再从喜到惊……这短时间的各种变化,让她们有些难以适应,唯有跪伏,默不着声,生怕搅扰了一帮谈兴正浓的政客。

    却说那二位神捕说完了好听的,随后,二人又一致建议,今日,当举国同庆,一为庆贺大顺奇兵完胜东瀛狗贼,破了东瀛狗贼的侵略梦,二则庆贺大国师神勇无比,足智多谋,单打独斗,一举平定内乱!如今,重建繁华盛世之大顺有望在即。

    皇帝大为开心,当即表示,这个建议很好!并且,自认为,对柯寒封赏的太低了,转而一想,又补充道:“石爱卿,让你做大国师,还不够体现你的功绩与才华,朕以为,当升格为公,就封你为护国公吧,当真是给了你不小的压力啊,朕,看好你!”

    这个皇帝,也并非信口开河,他爱惜地抚摸了一下自己心口的一块护心镜,然后,很果断地就摘了下来,递给柯寒。

    柯寒却微微躬身,平静地道:“微臣不敢接受此等重托!”

    李潇和张嘉栋二位神捕傻愣愣地盯着柯寒,对于柯寒的谢绝,他们大为不解,都在心里暗想:一个地方官员,做到这份上,实在不易,如今,又受到皇帝这般信赖,并委以重任,总算苦熬出头了,有这样的待见,实在是一种荣耀并充分体现了自身的价值!可是,石子衡,你咋就这般傻气?竟然如此不近人情!难不成居功自傲了?!

    皇帝也较为尴尬,拿着护心镜的手就悬在空中,进退两难。一国之君,就这般被臣子耍弄?未免太过,便也有些不悦,却因为刚封的赏,收回,那是最丢人的事。

    “微臣感谢皇上的厚爱,只是,分身乏术,便忍痛做一番取舍,这个国公抑或大国师之职,自认为,当封赏给最为合适的人选,才是真正的恰到好处!”柯寒将双手抱呈拳状,心中要为众将士讨赏了,便恭敬地对皇帝道:“眼下,大顺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刻,有更多的人才需要挖掘、发现并得以重用。如此看来,重赏一人,倒不如启用人才库来得实惠!一来,搜集到的人才将被作为永久的宝贝,岂不更好?皇帝重赏微臣一人,便是要折煞了臣,因为,再大的功劳,绝非臣一人能为之,需大伙并驱齐驾,方能彰显大顺朝雄霸之气!二来,咱大顺人才济济,怎可倚重一人?并非微臣虚伪,想要讨得圣上欢愉之心,而是,着实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才,分担种种。国之昌盛,实在要仰仗大众的齐心协力才好,安生祥和,万民拥戴啊,皇上!”

    李潇和张嘉栋分站在皇帝的两边,听了柯寒的这一番言语,甚为感动,这就看到了柯寒的虚怀若谷,便站出来打圆场,对皇帝道:“石大人所言极是,只是,皇上所赐,不可落空,你却这般推托,有损……”

    柯寒眼睛一眨,笑道:“二位,你们在非常时期,毅然坚定信念,力排众议,力保大理寺卿!即使受到打击,流放异地,仍恋恋不忘岌岌可危、遭认为破坏的大理寺!直到挣脱苦难之日,首要的就是赶回大理寺,以血肉之躯,捍卫执法者的尊严,坚守正义,信守护法之诺言,又不忘对大顺民众之承诺,匡扶正义!你们二位,备受民众尊崇,长期以来,恪尽职守、殚精竭虑,在朝廷历练多年,正义享誉京都,美德传闻天下!现如今,你二位又护驾有功,在公在私,都应当升格了!”

    皇帝这就找到了台阶,听了柯寒的一席话,当即赞道:“石爱卿虚怀若谷啊!”

    “皇上,微臣建议,不妨提李潇和张嘉栋二位神捕,由他们升任大国师和护国公,甚好!”柯寒提议道,随后,便卸了自己的担子,抱拳嬉笑道,“微臣,离乡背井已久,怀念县里百姓并家中妻儿,思乡心切呢,当务之急,便是回乡省亲,再者,我也是虚荣之人,何不趁机荣归故里呀?!”

    皇上笑笑,这才看到,跪伏在地的一帮女工,讶异地道:“她们,是怎么回事啊?”

    不等别人作答,柯寒抢先道:“她们是我同乡工场的实习工,来京城学艺,不想就遭到东瀛狗贼的垂涎欺凌,哦,她们是被东昌阉党出卖的,好在,一帮叛匪余孽已被清除。这一刻,她们也是思乡心切,臣省亲,便是要带她们一起回乡呢,呵呵,有一帮美娇娥相伴,不胜惬意!”

    皇上因为打败了东瀛来犯者,心中欢愉,便不再多问,只是,有点怜惜地道:“爱卿思恋家中亲人,乃人之常情,只是,朝中求贤若渴,还望石爱卿三思啊!”

    柯寒心中念着自己的金矿、铁矿,想着他的妻妾,想着自己的远大抱负,想着那个刚刚成立的“西旺国”……他有很多的不放心,急着要赶回去主持大局呢,按他的说法,为了维护一方和平,让天下大同,怎可贪念小小的权柄了?

    李潇和张嘉栋也是竭力挽留,便道:“大理寺卿也念念不忘和你的合作呐,盼着朝廷内外,祥和百年啊!”

    柯寒这就忽地想起什么似的,惊道:“那是,我差点忘了,大理寺卿的身体,中了邪毒,若是再不及时诊治,便要麻烦大了!”

    皇帝跟着惊道:“如此这般,爱卿可有良药?”

    “我答应过大理寺卿,要带他去看看的,这事,怠慢不得了!”柯寒故作紧张地道,“此毒,蔓延开来,便是要死人的,莫不要让京都再受创伤了!”

    “那倒是越快治好越好!”皇帝急切地道,然后,朝向李潇和张嘉栋,道,“切不可耽搁了,李潇,张嘉栋,你们快快护送石大人去大理寺,帮忙搭一把手!”

    “那倒不用,我这边不还有这么多兄弟嘛?”柯寒躬身对皇帝说道。

    皇帝不再坚持留下柯寒,他朝曾经落魄不已的那个老太监点点头,示意回宫。老太监这就嚷道:“起轿回宫喽!”

    柯寒这才长舒一口气,彻底卸了担子,拱手道:“圣上吉祥!”

    看皇帝一行人马走得远了,柯寒立即对卫队和丁缓道:“走人。”

    丁缓惊疑地道:“那个大理寺卿,真的要带走吗?”

    “他的寒毒,已无大碍,出来时,我已帮他把寒毒逼了出来,只需调养一番便好。现在不走,你傻啊?”柯寒冲丁缓笑了笑,再转身来到梨花跟前,拉起梨花,然后,还不失殷勤地对一帮女孩子扯道:“姑娘们,咱们回家吧!”

    丁缓已经将飞行器发动起来了,三架土飞机,根本就带不了多少人。

    柯寒吩咐,姑娘们分散开来,坐在随行卫队的马车上,自己则将梨花托上马背,随后就跳上去,腾出右手,猛地一甩手,狠狠地拍着马屁股,大喝一声:“走!”

    土飞机在上空盘旋了一圈后,就“呼”地一声远去了。

    丁缓他们一行要先行一步回去,做好迎接大王的准备呢,他们的在岛上成立的“顺旺国”,就等着这个大王回去剪彩呢。

    至于龙泉缫丝场,在怀柔道长第一次与她的领导人秀儿接洽生意时就已经被暗中保护起来了,估计这一刻,秀儿和柯寒的另外几位爱妃,也会因为一笔大生意而被接着赶往顺风岛的途中了,梨花她们的实习工作完全是个意外,那就是,秀儿想要扩大生产规模的产物。

    柯寒回京都,算是完成一个心愿,还了大理寺一个人情,尤为意外的是,还帮助朝廷打败了侵略者!

    以后的日子里,或许还会有其他需要帮助的地方呢?因此,这一次,便是要竭力相帮了。

    柯寒一挥手,赶着马儿狂奔起来,后面的卫队这才跟着行动,而负责“一窝蜂”的队员则断后,任何胆敢阻挡或者追截的人员,都会受到最为热情的接待!

    通往西域的官道上,尘土飞扬,雄鹰展翅,追随一队人马,远去……

    (全本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