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婚斗一豪门恶妻 正文 第49-52章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049秦家父子

    秦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秦穆杨坐在那宽大的棕黑色办公桌后面,嘴里叼着顶级的古巴雪茄,双手翻看着今天最新的财经报纸,脸上的笑容遏制不住的扩大开来,最后索性朗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

    “叩叩叩……”敲门声在外面响起。

    “进来。”秦穆杨朗声应道,中气十足。

    秦浩开门进来,见父亲笑容满面,道:“什么事让您这么高兴,在外面就听到笑声了。”

    将报纸往桌上一丢,秦穆杨笑道:“‘泰和’的股票又跌了。美国‘维森’原本要和‘泰和’合作的计划也临时被取消了。”

    秦浩拿过报纸翻看,不禁笑道:“这对现在的‘泰和’无疑是雪上加霜啊!”

    “呵,那女人确实够狠!”吸了口雪茄,将那白烟缓缓吐出,秦穆杨半眯着眼说道。

    秦浩不解,微皱着眉,疑问道:“爸说的是林静?”

    秦穆杨看了儿子一眼,说道:“现在‘泰和’这样的情况‘维森’不和他们合作是正常的。但是两家公司合作的话在没有确定前大多都是私下秘密进行的,怕的是太过高调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是为了防止最后合作谈不下来而不会太失面子。之前‘泰和’和‘维森’要合作的事几乎没人知道,当然我想甚至连‘泰和’里面的很多董事或者高层也不清楚此事,那么现在‘维森’昨天才说要终止取消合作,而现在报纸马上就已经见报了,速度如此之快,很显然是有人故意放风出去的。”

    “你觉得这个消息是林静放出去的?”秦浩讶然,太过意外了。

    “这女人城府极深,手段也够狠辣。”秦穆杨说道,突然有想起什么,冷笑,又道:“程泰和要是底下有知,知道自己辛苦一辈子打下的江山给人这样卖了,估计会气得跳起来。如果当初他要是同意同我们合作,那也不至于如此,程泰和精明了一辈子,临死前却看错了人,下错了注,真是悲哀!”秦穆杨如此说道,语气里无不透露着嘲笑和鄙夷。

    秦浩沉默,他以为林静只是跻身豪门从而成功上位,却从没想过她的手段如此之狠辣。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文件,突然想起自己本来的目的,对父亲说道:“广州那边的工厂出了点意外。”

    “什么事?”秦穆杨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

    “一部分经销商反应,说广州的工厂最近有一批货的质量好像出了点问题,大不如以前。”秦浩边说道,将手里的文件递上前去。

    看了下资料,秦穆杨说道:“这件事你派人去跟进下,不过现在目前最重要的是收购‘泰和’的事,你去安排下尽快跟林静见面,答应她的条件,以泰和之前的股价把差额补给她,我要尽快从她手上拿到‘泰和’的股份。”

    “可是这会用很大一笔资金,那对公司……”

    秦浩还想说什么,却被秦穆杨抬手打断。“林静可以把股份卖给我们,自然也可以卖给其他人,‘泰和贸易’现在的情况的确是不怎么样,但是它毕竟是S市里最大的贸易公司,有着很完整的贸易结构体系,而且泰和在国外的市场和客户同样是不容小觑的。”顿了顿,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泰和现在之所以会这样,不是它本身的原因,而是外界因素造成的,程泰和的突然离世是一个原因,而众人对林静的能力质疑和不信任是另外一个原因,所以,只有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来领导‘泰和’,那么‘泰和’还是以前的‘泰和’。而我,我们‘秦氏’,就是这有能力的人。所以以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们入主‘泰和’是最佳时期。”

    “但是突然抽去动用这么一大笔资金,对公司会非常不利。”秦浩顾虑的说道。

    “没人会知道。”秦穆杨摇头,无比自信的说道:“我相信到时候我们宣布正式入主‘泰和’,那么‘泰和’的股票一定会因为这个消息而疯涨,还有,你最近去趟美国,亲自和‘维森集团’谈谈关于合作的事,到时候我要这两个消息一起宣布。”

    像是被解了惑,秦浩露出了笑,点点头,“爸爸考虑的周详,我知道了,我会全都安排下去。”

    050那些回忆

    车子缓缓在‘泰和贸易’的大楼门前停下,抬手看了看标晚上八点一刻,他知道她还没走,对于工作,她向来认真,更何况现在这样的情况!

    从车子暗格里取出一根烟点燃,裴尚宁有抽烟,但是并没有烟瘾,不过最近似乎抽的有些猛了。

    白色的烟雾轻轻吐出,一圈一圈上升飘走。似乎太过了解她了,知道即使自己打电话给她让她出来她也不会出来,她总是喜欢甚至习惯把自己的软弱隐藏起来,总是骄傲的拒绝别人的帮助,即使她真的伤的很重跌的很惨!

    裴尚宁回忆着,第一次见她还是在大学的校园里。她很漂亮,而在大学那样的环境和氛围中,越是漂亮的人越是惹人注意。第一次听说她是在寝室里,同寝室的一个男生喜欢她,但是被她的冷漠给冻到了,回寝室后只嚷嚷说她是冰山美人,一点都不懂情趣,大有愤愤不平之意。他没在意,听过就算。

    直到有一天,学校的公告栏里她的照片被人贴上,旁边洋洋洒洒几篇文章全是写她的,似乎有人调查过,就连她是孤儿,是私生女等这样的事也全都搬上来,赤果果的瘫在了众人面前,文章上甚至还透露说她能进这所大学是靠关系的,说她被某富商包养着等等。他不知道这些是否属实,也没有兴趣研究,但是对于那贴这公告的人,他打心里有些不齿。

    转身准备离开,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站在他不远处的她,只见她双眼盯这公告栏,两侧的手死死的紧握着,甚至,他还看见了她那逗留在眼眶里,倔强的不肯落下的眼泪。那一刻他的心没由来的一紧,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他竟然心疼,心疼一个并无交情,毫不相干的人,甚至冲动的想上前给与她安慰,只是在他迈开脚步的同时,她先骄傲的转身,仰着头,直直离开。

    再次遇见是一个星期后,那天他拿研究报告给教授,离开的时候正好在花坛一角看见几个女生围着她在哪。他没有听见她们说了些什么,只见一个女生凶狠着表情,上前手一扬,一个巴掌狠狠的煽在了她的脸上,隔着距离,他清晰的听见那记耳光大的有多重,心一下就被揪疼了。还没待他反应过来,那边原本站在一旁的几个女的一起上前,抓着她头发就是拳打脚踢。

    “你们在干什么!”没想也没顾的就朝她们喊道,大步朝他们跑去。

    那为首的女的见他跑来,几乎就是一瞬间,那满脸的凶狠一下化作了娇弱,指着自己手上稍微被她抓破了皮的手说,“学长,你看,她欺负人家。”

    “就是,学长,这个女人太恶毒了。”一旁的几个女生也附和着说道。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他今天真的算是见识到了,刚想开口,却被身后的笑声打断。

    “呵呵。”她一脸狼狈的坐在地上,头发凌乱,脸上还挂着一个红红的大掌印,低低的笑着。

    “你笑什么!”那女人又是一脸凶狠的冲她吼道。

    “呵呵,你不是说我是狐狸精转世吗,不是说我到处勾人被人包养吗,不是说我身子不干净浑身都是性病吗。”她低笑着,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对,你说的都没错,全部正确,我不仅是男人的玩物,不仅浑身性病,你还说落了一项。”

    “什么?”

    她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嘴角挂着笑,缓缓的一步一步的朝她走去。

    “你……你想干嘛?”那女人被看的有些换乱,一步一步的往身后褪去。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那说落的一项是什么。”她淡淡的说道。

    那女人狐疑的看着她,最后将耳朵探到她嘴边,也不知道她对那人说了些什么,女人听后霍的一下弹开,指着她,“你你你你你……”慌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只见她淡淡的笑着,看了看她的手,说道“我建议你赶紧去医院验验伤,可千万真的被我——”

    “住口!不许你说。”不给她说完,那女人恨恨的说道。

    她耸了耸肩,无所谓的闭了口。

    那女人也没多留,带着哭意转身就跑了。一旁的那些虽然不清楚状况,但也跟着跑开了。

    他好奇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到底说了什么,能让那女人一下就慌乱着跑开。但也仅仅只是好奇,他并没有多问,看着她红肿着脸一身狼狈的样子,说道:“我送你去医务室。”

    她盯着他看,许久,开口道:“你知道我刚才跟那女的说了什么吗。”

    他摇头,她是在那人耳边说的,他自然没有听到。

    “我告诉她说我有艾滋病,这样你还想送我去医务室吗。”她淡淡的说道,表情始终冷漠着。

    他看着她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她也没再多说多问什么,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转身准备离开。

    “医务室在后面。”身后,他冲着她的背影说道。

    她一顿,愣愣的回过头,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他,眼里多了丝不解,和疑惑。

    他也不说话了,只是上前,扶过她朝校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裴尚宁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看了看手表,将手中的烟掐灭,打开车门朝大门走去。

    裴尚宁坐电梯上来,果然还见她坐在办公桌后面翻看着资料,桌上文件叠了厚厚一层。他觉得她最近又消瘦了,他了解她一旦忙起来总是会忘记了吃饭,忘记如何好好的照顾自己。何况现在她的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

    “叩叩叩……”裴尚宁敲了敲门,算是礼貌,也算是对她的提醒。

    直觉的以为是肖秘书,林静头都没抬的说道:“进来。”但是手上的动作突的一顿,她记得一个小时前她已经让肖秘书先下班回去了!猛的抬头,只见裴尚宁挺拔的站在门口,深邃的眸子正直直的盯着她。

    “你……怎么过来了?”林静有些意外的问道。

    裴尚宁看了看她那满桌的文件和资料,再看了看她,“准备在这过夜。”

    明明该是疑问句的,他却说的一脸从容,半点疑问的语气都没有。

    其实要忙的都已经差不多了,白天的时候秦浩打来电话,说想进一步安排合作的细节,如果说上一次和秦穆杨见面她成功了一半,那么她知道这次她该是大获全胜了,秦家父子完全按着她设好的局走,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只是她习惯了小心,谨慎的把一份一份资料再三都确认过,她要保证万无一失。

    “没有,准备回去了。”林静摇头,淡淡的微笑,她想她是知道是他为何而来的,不能说没有感动的,只是这样的好,她还有勇气去接受吗?

    “那一起吃个饭吧。”裴尚宁邀约。

    “我……”林静才开口,却被他打断。

    “我不接受拒绝的话,你该知道,我既然上门来了,那么就没有给你拒绝我的机会了。”看着她,说道:“林静,被把我推开那么远。”

    林静语塞,想说什么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是无奈的点点头。

    程旭刚下飞机,没有回家,直接让车子开去了公司,他想知道公司现在到底是什么样一个情况。车子才到公司门口,还没来得及下车,只见林静和裴尚宁并肩从公司出来。下意识的皱眉,这么晚了他为什么会在公司,现在又打算去哪里?没等程旭来得及多想,只见林静上了裴尚宁的车,然后扬长而去。

    程旭皱眉,脱口就对司机道:“跟着前面那辆车。”

    051错过三年

    程旭连自己都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刚刚看着林静和裴尚宁两人一起出来,然后又一起上车,他几乎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跟着过来,现在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随着裴尚宁的车来到了一家意式餐厅,跟随着他们进去,背对着在他们后桌坐下。这家餐厅的椅子很独特,椅背高高的,这样一脸相连的前后两个位置上的客人相互看不到面,却可以比较清晰的听见声音。

    现在这样做算是什么?程旭这样在心里反复的问自己,可是得到的答案自己都觉得可笑。他知道自己这是大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但凡是男人,都容不得见不得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有点什么,哪怕一点都不爱着。

    林静不止一次提醒着质问他,她是他什么人,而他总是下意识很自然的说,你是我老婆。可是他什么时候有把她当作老婆,且不说感情,他何曾有想过真的要跟她一起生活,不可否认的,他甚至想过要摆脱这段空有法律上名义的婚姻,然后义无反顾的大步朝蓁蓁走去。可是现在他却在跟踪她!

    他知道他该走的,可是鬼使神差的他一点没有起身离开的,喝着服务员送过来的饮料,程旭一双耳朵下意识的听着身后的声音。

    林静沉默着,一手捧着杯子,一手若有似无的在桌子上画着什么。

    “明天和公司的董事商量下,下个星期,裴氏会注入资金到泰和,按排个时间一起出席下两家公司合作的新闻发布会。还有,你们泰和几家供应商和我们裴氏也有业务上的往来,到时候你联系下,我们一起去拜访,我相信他们还是会给裴氏面子的。”裴尚宁开口说道,对于泰和的情况他时刻都关注着,不为别的,仅仅为了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帮到她。

    林静抬头,看着他,摇摇头道:“真的不需要这么做,我说过这些事我都应付的来,情况并没有外界看起来这么糟糕,其实我——”没待她说完,裴尚宁直接打断她。

    “我知道你要强,但是别一再的推开我。对我来说你从来不是毫无相干的人,在你委屈,难过,困难的时候我都可以给你依靠,但是别把自己逼得这么坚强。”裴尚宁看着她,深邃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复杂,语气该是包容的,然而此刻听来更多的像是祈求,奢望。

    倚靠!……她知道他能给她,三年前知道,现在也知道。如果三年前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者她没有亲眼见到,也许她还会让知道倚靠着他,但是现在,她没有勇气了……

    “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不接受你的帮忙是真的没有必要,不是逼自己坚强,是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喝了口水,林静避重就轻的说道。

    另一侧的程旭有些云里雾里的听着,心想这裴尚宁待林静还真的是够意思,竟然愿意为了她拿出一大笔钱来帮助泰和。不过就这么听来,他们的关系怎么有点怪怪的,和传言的并不一样。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不该是这么陌生的两人。”就这样想着,另一侧又传来裴尚宁那略有些低沉的声音,语气里透露着的是无奈。

    “时间在变,人也在变,你不再是三年前的你,我也不再是三年前的我,自然就变了。”林静缓缓的说道。

    “你还在介意三年前的事。”

    “没有。”林静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裴尚宁咄咄的问着。

    “过去的事我不想在说。”

    “说到底你就是不相信我。”裴尚宁冷笑,有些凄楚。

    “是我亲眼所见,你要我怎么相信。”林静有些激动,当初亲眼看见他和另一个女人躺在床上,这还要她去相信他什么,怎么去相信他?

    “可是你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林静撇过头,不去看他。解释不过是给已经发生的事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让大家可以心安理得的再一起继续下去。可是发生的始终已经发生了,并不能当粉笔字直接擦掉就可以当没事发生过。说她胆小也好,说她怯懦也罢,对于爱情,她真的害怕。且不说母亲为此赔了自己的一生,当她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赤果着身子躺在床上的那一幕,那种感觉,现在想来心头似乎都还在隐隐作痛。

    两人沉默,许久裴尚宁才缓缓开口,解释当年的一切:“那天我接到你的短信,说要我去酒吧找你,有一个女生过来找我,说是你的朋友,说你去了洗手间让我等一下。我没有在意,随便点了杯酒,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酒给人下了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有些站不住了,我想离开,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再等我恢复意识过来的时候,就见到你站在我面前,旁边还睡着一个我根本就不认识的女人,我还没反应过来,你就已经转身不见了。”

    “我……我没有。”林静瞪大了眼,摇头说道:“我没有约你去酒吧,我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是一张房卡,随后就收到了你的短信,说让我去那里找你……”

    “一切都太过巧合和诡异了,后来我查过,这一切原来都是你当初研究所的同学为了报复你而设的局。只是这一切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却狠心的丢了封信,彻底的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裴尚宁苦笑的说着当年的一切。

    “怎么会……这样!”这迟了三年的真相对于林静来说一时根本难以消化。

    轻叹一声,裴尚宁伸手握住她的,她别扭的想抽回,却被他紧紧握住。

    看着她,一字一句真切的说道:“时间变了,我们也变了,人不能活在过去,有些事情发生了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磨灭他什么,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忘记,遗忘掉那些不快乐的记忆,别让那些回忆来折磨我们。给我个机会也当给自己一个机会,小静,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052月晕而风

    “小静,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裴尚宁这样问道,那深邃的眼眸定定的锁着她,对视着,她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在他眼中的倒影,那么清晰,那么明显。

    林静猛地撇开眼,没有勇气再继续同他对视着。原来他们都说错了,有些事在变,人也在变,但是他的眼神没变,她还是像三年前一样容易迷失在他那温柔的眼神里。强装镇定的说道:“我……我已经结婚了。”

    “那个所谓的婚姻有人在意吗,程旭爱着秦蓁蓁,你难道真的喜欢程旭?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嫁进程家,但是我相信一定不是为了爱。所以,小静,别再用这样的借口来搪塞我,你知道的,对你,我从来不会轻易放手。”看着她,裴尚宁笃定的说道,认识两年交往三年,他是了解她的。

    她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对周身的事物总是有着本能的戒备和防卫,接近她,直到走进她的心,这个过程他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而且他知道她其实是惧婚的,当初交往的时候他也不曾一次说到他们的将来,说到婚姻,但是对于这些话题,她总是模糊着一带而过。他可以感觉得到,对于婚姻,其实她本能的有着畏惧的。

    林静抽回手,撇开视线,不敢去迎接他那灼热的眼神,“我不想说这些,现在我只想把公司弄好。”现在虽然知道一切不过是场可笑的误会,但是那一幕真实的发生在她的眼前,曾几何时午夜梦回全都是那不堪的画面,心痛,不是一点点。

    爱情,早在三年前她就不敢再想了,她知道这样对他不公平,但是对于感情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有勇气去接受。

    “好,我可以给你时间。三年前我们是因为误会而分开,三年后我不会让我们再错过。”看着她,裴尚宁定定的说道。

    林静没有接话,沉默的吃着面前的食物,虽然有些食不知味。

    餐厅门口,程旭看着那远去最终消失在夜色里的车,回想着刚刚在餐厅听到的一切。

    传言说泰和新任总裁勾搭上裴氏新一代的船王,却殊不知原来他们曾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

    传言说泰和新任总裁为了公司的利益,不惜爬上裴尚宁的床,以此为代价换取那临时紧迫的船期,却殊不知原来裴尚宁愿意无条件帮忙却被她一再的拒绝。

    原来,传言真的只是传言……

    林静回到家,衣服也没换就直直的倒在床上,脑袋里,耳边回想着的全是刚刚餐厅里裴尚宁说的一切,原来三年前真的是误会,可是再重新开始,她还有勇气吗?

    虽然知道了三年前的一切全都是误会,但是她清晰记得母亲死的时候有多凄凉,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十几年的感情,最后甚至甘心见不得光的当那男人的地下情人,可是最后呢,依旧抵不过权利带给他的一切。这样的感情且不能长久,叫她还能对爱情抱有什么幻想——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程旭一脸疲倦的站在门口,手上还提着行李,看着她的表情是一脸的复杂。

    林静皱眉,还没等她开口,程旭没有没脑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转就走了,林静自然不不知道原来自己个裴尚宁在餐厅的同时程旭就坐在他们后面,她自然也不知道程旭这句没头没脑的对不起是为之前对她和裴尚宁和父亲之间的一切的误会所说的抱歉。

    “有毛病吧?”林静砸了砸嘴,随手再重新将门关上。也机会在林静关上门的瞬间,那放在床上的手机应声响起了,那来电显示是秦浩来的电话。

    翌日上午,程旭和同白经理去林静的办公室汇报这次出差的结果。白经理据实将情况同林静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是不是要将我们同‘威森’合作的消息放出去,这样对于我们公司的股票应该会有所回升。”

    闻言,林静抬起头,看着他们说道:“不要,这个消息暂且保密,就连公司的同事和股东都不要说起,就当如报纸所说,我们真的和‘威森’签约失败了。”

    “为什么?”程旭不解,反问道,“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我们的负面消息,再这样下去,股民会对我们‘泰和’完全失去信心的。这个单子不仅仅的上千万的大单,而且以美国‘威森’的影响力,对我们股价回升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林静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知道和‘威森’合作失败的消息是谁放出去的吗。”

    “你怀疑是有人故意放消息出去来打压我们?”白经理问道。

    “呵呵。”林静轻笑,“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打压我们,那是多此一举,没有人会傻到去浪费这个时间。这消息是我放出去的。”

    “什么!”程旭和白经理不约而同的一声惊呼,他们猜测这个消息这么快就被曝光了,应该是同行的别的什么外贸公司所为,却没想到曝光这个消息,让公司股价一跌再跌的根本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现在公布这个消息还不是时机,会白白浪费了这个消息原本的价值。”林静笑着,一脸的深不可测。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程旭下意识的问道。

    “快了,就快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