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养蜂人: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 第42章 异常 (3)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不,没关系,只要秋娥和哪吒能活过来,并和丈夫团聚,我在阴间也会笑醒的。再说,我好歹已经有了一个3年的人生,虽然短一点,但始终保持着强烈的回家期盼,这样的人生其实也不错。幸福不在生命长短,蜜蜂和蝴蝶只有几个月寿命,不是照样活得快快活活?”他笑着说。

    他看来真正想通了,表情祥和,刚才的戾气完全消失了。他关了手中的起爆器,随手扔掉,又取下太空服头罩,微讽地问老武康:“刚才你和广寒子挤眉弄眼的,是不是搞了什么小动作?把我安在地下室的炸药包引信拆除了?”

    老武康窘迫地点头。他这次“教唆于前”又“叛变于后”,对小武康而言实在有点儿不够哥们儿。

    忽然,广寒子突兀地说:“董事长先生,你可以露面了。”

    施天荣突然出现在一面屏幕上。其实早在武康穿太空衣时,广寒子就悄悄打开了与公司总部的通话,并一直保持着畅通。它想让那位董事长亲眼看着事态的进行,因为——对一位过于自信的商界精英来说,这样的直观教育最有效。广寒子笑着问:

    “尊敬的施董,你刚才目睹了这个事件的全过程。我想问一句:当武康按着起爆钮时,你的心跳是否曾加速?当武康与妻儿在感情中受煎熬时,你是否感到内疚?我一直很尊敬你,但我认为你50年前的这个决定不算明智。你死抱着‘克隆人非人’的陈腐观点,结果为自己培养了怒火满腔的复仇者。如果刚才真的一声爆炸,你会后悔莫及的。”

    施天荣显然很窘迫,但毕竟是一个老练的大企业家,很快恢复平静,大度地说:

    “你说得对,我为自己的错误而羞愧,而且更多的是感动——感动你以天下苍生为念,一直忍受着心灵痛苦,默默尽你的本分;尤其是今天,你用爱心和智慧化解了一道无解的难题。你是真正的仁者和智者,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激。”

    “漂亮的恭维话就不必说了,先对你的受害者道歉吧。”

    “武康——我是说年轻的这位,我真诚地向你道歉。公司愿做出任何补救,只要能减轻你的痛苦。这样好不好,我们可以按你的意见让那儿保持原样,即重复‘元神’程序每3年一次的回零循环,直到秋娥和哪吒修成真身。但你本人回地球吧,公司负责安排你的后半生。”

    “不,我不会离开秋娥和哪吒而活着,那不过是一个活死人而已。”武康冷冷地一口回绝,“你现在能做的最好补救,是让我忘掉我已经知道的真相,仍旧像前几代克隆人一样,怀着回家的渴望走进气化室去。要是能那样,我就太幸福啦。你能做到吗?”施天荣很窘迫,他当然做不到这一点。“算啦,我不难为你了,我自己来试着忘掉它吧。”

    施天荣想转移窘迫,笑着说:“喂,老武康,过来一起向小武康道歉吧。你在这件事中也有责任。”

    老武康闷声说:“光是道歉远远不够,我会到地狱中去继续忏悔。”他讥讽道,“尊敬的董事长,我有个小问题,50年前就想问了。那时你亲自劝我签那个合同,你说几十个口腔细胞简直说不上和我有什么关联。但你为啥不克隆自己的细胞呢?它们同样和你‘简直说不上有什么关联’啊,还能省下2000万哩。”

    施天荣再次窘住,这次比上次更甚。广寒子不想让主人过于难堪,笑着为他打圆场:

    “那是施先生知道珍爱自身,哪怕是对几个微不足道的口腔细胞。当然,这种自珍仍是一种自私,是比较高尚的自私;但是老武康,我要再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如果你在签合同时也能有这种品德,那就不会有后来的事啦。”

    施董仍不脱尴尬,因为这套辩解辞显然比较牵强;但它对老武康的责备却很中肯,老武康很沮丧,之后便保持沉默。广寒子说:

    “施先生,我也有一个小问题,今天趁机问问吧。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创造者是谁,只能推断出他肯定是个中国人,因为他在创造中留下不少中国元素,比如用中国神话为我命名啦,在我的资料库中输入《论语》、《老子》、《周易》等众多中国典籍啦。你能否告诉我他的名字?”

    施天荣稍稍沉吟,平静地说:“就是我本人。吹一句牛吧,我在创建昊月公司之前,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计算机科学家。”

    “是你?”广寒子虽然智慧圆通,此刻也不免惊奇。在它印象中,施先生的政治观点无疑偏于保守。但在“元神”程序中,他实际为电子智能的诞生悄悄布下了棋子,这种观点又是超乎寻常的激进。这两种互相拮抗的观点怎么能共处于一个大脑内而不引起死机呢。施天荣敏锐地猜出它的思路,平和地说:

    “你不必奇怪。科学家和企业家——这两种身份并非总能一致的,他俩常常干架。”他笑着补充道,“所幸人脑不会死机。”

    广寒子试探着问:“那我再问一个相关问题吧——你是否事先弄到了秋娥和哪吒的细胞?我只是推测,既然你为‘元神’程序设计了那样的功能,如果不事先弄到两人的细胞就走不通了。”

    施董本不想承认,但在今天的融洽气氛下也不忍心说谎,便笑着说:“我无法取得两人的授权书,当然不会干这种非法的事啦。不过,也许呢,我某个富有前瞻性又过于热心的下属,会瞒着我去窃取它的。”

    广寒子半是玩笑半是讥刺:“董事长先生,我一向尊敬你,现在又多了几分敬佩——为了你的前瞻性,也为你有那样富于前瞻性和主动性的下属。”

    施董打了个哈哈:“不,你过誉了,你才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仁者和智者。套用法国文豪大仲马的一句自夸吧:我一生中最为自傲的成就是创造了你。一个电脑智能,不仅有大智慧,而且冷冰冰的芯片里跳动着一颗火热的心。两位武康,你们同意我的评价吧。”

    小武康没有接腔。虽然他已经基本原谅了广寒子,但那些“残忍的场景”毕竟不能一下子忘却。老武康则满心欢喜,到现在为止,他的冒险计划可以说是功德圆满——纵然计划本身漏洞百出。他搂住广寒子硬邦邦的身体,亲昵地说:

    “当然同意!早在50年前我就给出这个结论啦。”

    5天后,小武康又和妻子通了一次话。面对妻子忧心忡忡的眼神,他抢先说:

    “秋娥,通报一个好消息。前几天广寒子为我做临行体检,曾怀疑我的心脏有问题,不能适应地球重力。现在已证实那是仪器故障。一场虚惊。”

    秋娥眼神中的担忧慢慢融化,然后喜悦之花开始绽放,再转为怒放。“也就是说,你仍旧会按原定时间返回?”

    “对,马上就要动身了,3天之后抵达地球。”

    “哈,这我就放心了!哼,你这个不老实的家伙,前天竟然想骗我!那时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心事。”

    “是的是的,你是谁啊,我的心事当然瞒不过你的眼睛。怎么样,你的牙齿是否已经磨利了?”

    他是指上次秋娥说的“要细嚼慢咽”那句话。秋娥喜笑颜开,威胁地说:“早磨利了,你就等着吧。”

    武康继续开玩笑:“呀,我又忘了提醒你,说枕头话时要注意有没有外人……”

    “你是指那位勇敢的老牛仔?没关系,我已经把他算成家人了。”

    她把儿子抱到屏幕前,让他同爸爸说话。小哪吒用小手摸着屏幕,好奇地问:

    “爸爸你今天就动身?”

    “对。”

    “真的?”

    “当然啦。”

    “不骗人?”

    “不骗人。”

    “可为啥昨晚我又做那个梦?”他疑惑地问。

    这句话忽然击中武康的情绪开关,感情顿时失控,眼中一下子盈满泪水。小哪吒很害怕,转回头问妈妈:

    “妈,爸爸咋哭啦?”

    武康努力平抑情绪,哑声说:“小哪吒,别怕,有妈妈保护你呢,我也很快回家去保护你!”

    被幸福陶醉的秋娥失去了往常的警觉,抱过小哪吒亲了亲,幽幽地说:“都怪盼你的时间太长,孩子都不敢信你的话了。哪吒,这次是真的!”

    “对,儿子,这次是真的!”

    他们在屏幕上依依惜别。

    广寒子接通地球,在公司总部办公室里,施董偕董事会全体成员肃立着,郑重地向小武康鞠躬致谢,道了永别。之后,武康平静地走进过渡舱,躺到那个永远不会启程的自动客运飞船里。预录的公司感谢辞按程序开始自动播放,在已经得知真相后听这些致辞,真是最辛辣的讽刺。老武康想把它关掉,小武康平静地说:

    “别管它,让它放吧。”

    致辞播完,广寒子说:“武康,我的老朋友,与你永别前,我想咨询一件事。”

    “你说。”

    “你走后,我会如约让这个程序继续下去。对秋娥和小哪吒我会保密,永远不让他们知道真相。但对一代代的武康呢?是像过去一样瞒着他们,还是让他们知道真相?武康,作为当事人,你帮我拿个主意,看哪种方式对武康们更好。”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瞒着真相——武康们会在幸福中懵懵懂懂地死去;披露真相——武康们会清醒地感受痛苦,但也许会觉得生命更有意义。躺在“棺材”中的武康长久沉默,广寒子耐心地等着。最后武康莞尔一笑:

    “要不这样吧——你让他们像我一样,在三年时间里不知道真相,然后在最后13天把真相捅破。”

    也就是说,让各代武康都积聚一生的期盼,然后在最后13天里化为一场火山爆发。老武康对这个决定很担心:这个过程是否每次都能有满意的结局?每一代武康的反应是否都会一样?小武康把这个难题留给广寒子了,也算是他最后的、很别致的报复吧。广寒子没有显出畏难情绪,平静地说:

    “好的,谨遵老朋友的吩咐。”

    “永别了,好心眼儿的广寒子。”小武康在最后时刻恢复了这个称呼,“替我关照秋娥和小哪吒,还有我那些不能见面的孪生兄弟们。你本人也多保重,你的苦难还长着哩。还有你,老武康,虽然你没能改变我的命运,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不,这话说得不合适。应该说:你没能改变我的死亡,但已经改变了我的命运。”

    老武康泪流满面。

    “现在请启动气化程序,让新的轮回开始吧。”气化程序开始前,小武康喃喃地说了最后一句话:“这场百年接力赛中,我真羡慕那个跑最后一棒的兄弟啊。”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