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重塑国魂 外篇 西线无战事 四七二 万里江山万里红(五)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慈禧死了?连同那个大清王朝,一起埋没在了历史的尘埃当中?而这一切的执行者,居然是昔日的不二忠臣岑春煊?

    听闻这个消息,何绍明第一反应就是迷茫。也不知是哪位哲人说的,现实往往比小说还要离奇。谁能想到老大帝国的最终归宿,竟是这般?而后心中竟自然而然地松了口气。这一口气,既有结束使命感的如释重负,又有避免直面慈禧的因素。

    推翻满清,这是何绍明从穿越一开始就既定的目标。这个老大的帝国,已经从根子里透顶,完全靠着外力与惯性支撑着,而后逐渐演变成列强控制中国欺压中国的得手工具。如此王朝,即便重来一遭,何绍明依旧会如此抉择!

    而令人纠结的问题是,灭亡满清之后,如何处理满清遗老遗少?大阿哥不过是个没成年的孩子,这个皇帝当得有名无实。自个儿理直气壮地逆而夺取,最终面对着一帮子孤儿寡母,心里如何且先不说。如何妥善处理呢?轻了,难平众怒,重了,没准就背上骂名。正是两难之下,岑春煊这一手,倒是帮了自个儿一个大忙!

    慈禧死了,大阿哥也死了,整个满清官僚体系已经崩塌,覆巢之下无完卵,爱新觉罗家的遗老遗少现在还能剩下多少都不大乐观。自己一手创建的共和国,无论实力与威望,天下已无抗手。只是,取而代之之后,面对的依旧是个烂摊子!积弱百年不用说,北方还好些,三年的时间,连番的清洗,政治格局已经稳定。而在整个南方,各地督抚只表明归心,可真正要将他们消化到共和国政治体系当中,还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说不定还要流血。还有正在崛起的革命党……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一群即可爱又可怕的人!一无所有之时,他们可以抛头颅洒热血为革命献身;可真到功成名就之时,他们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迅速腐化!速度之快,就算前清的官僚都自叹不如!这是一群萌芽、幼稚、有些偏执的革命者,如何妥善处理,更是重中之重。

    几大问题纠结在一起,这个国朝可真是个烂摊子!不但要消耗大量的时间、精力,一个不好,还有可能引发流血……

    不但如此,环顾宇内,西方列强们正在日新月异……国势不进则退,打赢了日本,清除了满清,何绍明身上的担子不但没有减轻,反倒愈发沉重起来。可不论如何,日本完蛋了,可以肯定,只要自己再掌控这个国家十几年,就断然没有‘九一八’,更没有举国哀鸿。满清完了,提前了整整十五年,老大的帝国多了起步的十五年。整个军事体系走在了世界的前头……没了日本鬼子,更不会有其它鬼子了吧?

    “咳咳……大总统,张香涛老先生已经在等您了。”杨度咳嗽两声,轻声提醒道。这位大总统什么都好,就是总会不经意的走神。

    “恩……”何绍明结束了沉思,起身往客厅就走。

    何绍明随着大军进了江宁刚刚十几个小时,比他远上两百多里的张之洞,已经轻车从简赶到。如此匆忙,一为表忠心……张之洞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个人,更是牵扯着整个湖广前清官僚体系,乃至于数个封建大家族的荣辱。如今新朝已定,如何对待大家伙,一切都是未知。此时能攀上关系,自然最好。与这个无名有实的皇帝走得近了,将来大家伙的日子总会好过一些。

    甫一进大堂,何绍明便见一青衫矍铄老者,正规规矩矩站定当场,满头华发,脖颈后头依旧留着稀疏的辫子,正摇摇向自个儿拱手。何绍明连忙几步上前,握住其双手道:“香涛先生果然信人……我军昨夜进的江宁,不想天明便见到了先生。久闻先生湖广举措,可谓中国民族工业尤其是重工业的先行者。当真幸甚!”

    “惭愧……”许是张之洞已经得知了杭州事变,千言万语只汇做一声惭愧。

    二人的手彼此握着,一双手强健有力,一双手枯瘦布满了褶皱,就仿佛是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的交接一般。

    如同家常的闲聊,二人落座之后,彼此都带着恭敬,左一句右一句地聊着。从过往到现在,再到搌布未来……

    茶换了几轮,张之洞突然开口道:“大总统,如今广东革命党势大,不知岑春煊一事……”

    何绍明大笑:“香涛公……我跟你说了这么许多,还不明白?这共和国虽然是我一手缔造的,可她并不是一个死物,更不受我何绍明控制……我们苦苦奋斗,给了她生命力,她自己自然就会生出思想。一个国家的意志已定,不需要我这个领头人再做什么,只要超出她的规则,必然会群起而攻之!”

    何绍明的话,仅仅是在两天之后便被证实了:

    公元1897年10月13日,北京日报头版头条发表评论员文章《欲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文章中指出,满清帝国虽然已经随着慈禧西去而轰然倒塌,但其余孽仍存,共和国现阶段的战争已经结束。但另一条战线上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共和政府不但不可松懈,反而应该加大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投入,以防止满清余孽反攻倒算……

    同日,参议员张庭知发表重要广播讲话《警惕封建势力渗透共和国政权》。张庭知说,目下统一战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政府必须要警惕。不能为了一个名义上的统一,而将南方各地的政权全盘收拢。这不但会给政府的工作带来极大的不便,更会导致政权割据,乃至于出现军阀。

    10月15日,国会两院通过《军政分离法案》,严禁军人参与政坛。再次明示,军队是属于国家的。不能控制在政党或者个人手中。

    同日下午,修改《国土防卫法案》,修改之后,共和国从下一个财政季度起将持续增加对国家安全局的预算投入。

    16日,政务院总理唐绍仪提出的《关于抽调朝鲜之国防军进驻江南各地》的提案,获得一致通过。朝鲜八个师国防军,将在一个月内至少撤出五个师,进驻江南各地。

    17日,政务院发出声明:欢迎南方各地革命者参与共和国政局建设……

    连番的重拳出击,尤其是各个法案的确立,直接将江南各地督抚以及广东的革命党逼到了死胡同。确如何绍明所说,这个国家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她会自主地排斥一切挡在自己面前的绊脚石!

    18日,广东临时革命政府发表声明:愿意参与共和国建设!两广革命者,在交出军队之后,联合组建政党,参与新一届的共和国竞选……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