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战争之王 第六卷  和平之殇 第六十九章  别了,酋长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狗上校和周吉平几乎是同时端起了杯子,一饮而尽,李东这次又是个晚了一步的陪客。

    “你那老一批的人怎么样?还剩几个?”年长者看似随意的问道。

    “没几个了。”狗上校叹息了一声道:“当年那一批里,老左现在干得最好,在四川干特警呢。他那手狙击的活儿,到哪都吃香。据说现在职务还不低,副队长吧?”狗上校不太确定的道。

    “不错,没给咱们部队丢人!来,干一个!”年长者继续举杯,狗上校、周吉平、小龙继续相陪,李东、古迪里等人继续手忙脚乱。

    老左就是左边龙,是当年队里最出色的狙击手。

    一杯酒落肚,年长者招呼在坐的几人吃了几口菜。很显然,这位老军人很擅于掌握局势,也很懂得调节饭桌上的气氛。也正是因为有了他的存在,狗上校的情绪都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

    稍稍沉了一沉,看狗上校的眼神又有些发直,年长者又恰到好处的发问了:“我记得你们部队里有个蒙古族的战士,叫什么来着?好象摔跤特别好。”

    “呼日嘎,牺牲了。”狗上校的眼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头也低了下去。

    “牺牲了?”周吉平浑身一震,当时就傻了,他万没想到呼日嘎已经牺牲了。

    “是怎么回事啊?说说看?”说这话时,年长者的神情却没有什么变化,显然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情,问这个只是为了让这边的周吉平知道。

    “前年去XJ执行任务,在一个公交车站附近巡逻的时牺牲的。”狗上校神色黯淡的道:“那时候巡逻分队遇上了一个可疑分子,呼日嘎主动过去检查,结果就和那个家伙动起手来了。那个可疑分子见事不妙先是跑,见跑不掉的时候就把包打开想朝公共汽车站上冲。呼日嘎追上他死死的扭着他,不让他靠近汽车站,还大声向战友喊:‘他包里有炸弹!’”

    “那个可疑分子一见被发觉了,一边大声喊着“放开,不放开就把你一起炸死”之类的话,一边一个劲的和呼日嘎扭打,拼了命的想靠近汽车站。可呼日嘎就是不放,那个人高马大的可疑分子最后也没能挣脱呼日嘎的手。等战友们把汽车站上的老百姓都疏散了以后,那个家伙一看目的落空,就引爆了包里的炸弹……”

    狗上校的介绍相当简短,但当他说完以后,他座位附近凡是能听懂中文的人全都沉默了。就在刚才,还有很多人认为狗上校这些人说话粗声大气,有些无礼。只是碍于这些人气质剽悍,才不愿意惹上麻烦。而如今听完狗上校的这段叙述,很多人都改变了对狗上校等人的态度,原来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人民卫士啊。一时间,很多人看向狗上校等人的目光都多了些崇敬的味道。

    讲述完呼日嘎牺牲的故事,无论是讲述者还是听众,整个餐厅都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只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外国人对现场的突然变化感到有些莫明其妙,或者纷纷四下张望寻找餐厅突然安静下来的原因,或者是向就近的中国人询问缘由。狗上校和周吉平等人似乎都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好半天都没有一点动作。

    “啊哈嘿,啊啊啊嘿依嘿……”

    在一片宁静之中,狗队长忽然低声吟唱了起来,唱的正是蒙古族有名的《赞歌》。只是他的嗓子实在不怎么样,只能勉强学个样子而已。

    “来,为我们的呼日嘎喝一杯,祝他一种好走。”年长者再次举杯,又是狗上校和周吉平等人一起做陪。

    一杯饮罢,几人刚刚把酒杯放下。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男人提着一个酒瓶,手里拿着一个空杯子走到了狗上校那一桌的旁边。在他的后面,跟着一个中国人,看起来像个翻译。

    这个外国男人一过来,先是对着狗上校等人点了点头,然后就是叽里咕噜的一大套。后面的翻译马上过来翻译道:“这位是来自克罗地亚的米尔科维奇先生,是一位专业的摄影记者,是来参加这次奥运会的。米尔科维奇先生曾经参过军,是一位优秀的特种兵,退役后才从事起摄影记者的工作。刚才他听到了各位说的话,知道各位也是军人,这才想过来和诸位交流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噢,也是军人,还是特种兵。那这应该算是同行,来,握个手吧。”狗上校热情的站起身来,向米尔科维奇伸出了手。米尔科维奇见状,赶紧把手里的酒杯和酒瓶放下,与狗上校握手。

    这两人的手一握在一起,也不知怎么的立刻就较上了劲儿。也许这就是男人,或者是军人的习惯,下意识的情况下总想在同行面前证明自己。反正两人这次握手的时间格外的长,两人经过几次明显的发力后,这才松开了手。至于谁占了上风,只有他们自己在知道。不过从态度上讲,人们估计米尔科维奇稍稍吃了点亏才对。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和狗上校握过手之后,米尔科维奇继续要求着。

    “坐这儿,这恐怕不妥吧?我们是现役军人,和阁下这个前军人接触多有不便啊,更何况你还是个记者?”狗上校有些傲慢的拒绝着,显然是占了点小便宜。也不知这话仅是对米尔科维奇说的,还是夹枪带棒的讽刺周吉平的。

    “哦,我们不说部队上的事情,我现在也不是个记者。只喝酒,可以吗?”米尔科维奇对付着,仍旧不肯离开。

    “光喝酒,不说事情,那不成了斗酒了吗?万一你喝醉了,岂不要说我们中人不讲好客之道?”狗上校斗起嘴来也是半点不落下风。

    “不,不,不,没关系。我看你们都是非常出色的军人,所以就非常想认识你们,至于其他的我真的没有想过什么。尤其刚才在听到你们那些战友的故事后,我也想起了我的军营生涯,这可能就是军人的一种共鸣吧。我的采访期就要到了,我想在临走之前,让自己的中国之行更有意义一些……”米尔科维奇滔滔不绝的讲道。

    看到这个米尔科维奇确实是想结交一些中国朋友,而且并无任何其他想法。那个年长的人当场拍板,请米尔科维奇坐了下来。接着,这几个语言不通,国籍和身份各异的汉子便肆无忌惮的喝了起来。只是每一次举杯,周吉平都会看到狗上校的目光越过米尔科维奇看向自己。他知道,狗上校表面是在和米尔科维奇碰杯,实际上却是在和自己对饮。

    自从米尔科维奇出现以后,狗上校等人的话语少了不少。大家除了说些祝世界和平之类的话,便是一杯一杯的喝酒。先是米尔科维奇的洋酒,然后是狗上校这桌的五粮液……

    三瓶白酒,三个人喝,几乎是一人一瓶。那个年长些的人又摆出一副年纪大了,不便相陪的态度,所以大多数酒都倒进了米尔科维奇和狗上校的肚子。终于,当酒差不多见底的时候,米尔科维奇和狗上校两人都支撑不住了。

    此时,只见那个年长者向小龙等人使了个眼色,小龙等几人立刻就把狗上校架了起来,向餐厅外去了。只是在拐出餐厅的瞬间,周吉平的目光才和小龙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人来到喝得晕头转向的米尔科维奇身边,把他架起来同样走了出去。只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周吉平注意到他们同那个年长者几不可察的互相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互相是认识的。

    这下周吉平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吉平向李东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可李东也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显然他也是一无所知的。

    所有人都走了,只有那位年长者稍在了最后。只见他不慌不忙的结完帐,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在周吉平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遍,目光中满是好奇和关怀之意。终于,年长者也转过身去,悄然离开了。

    直到第二天,周吉平才从李东那里了解道事情的全部。那个年长者是一位将军,狗上校的直接领导。至于那位突然冒出的克罗地亚记者,只不过是将军临时从某国使馆借用的武官,目的只是为了控制一下狗队长的情绪和嘴,让他在警醒之下不会做糊涂事。从结果来看,将军的目的达到了。

    自从“克罗地亚记者”出现以后,狗上校很好的控制了他的嘴,除了喝酒外,没有做过任何不当的事情。至于最后架走克罗地亚记者的中国人,则是外交部派来监督整个会见情况的人员,事先连李东都没得到通知。

    这就是军队,即使是干到狗上校这种职位,上面仍旧有几位直接领导关心着监督着。让狗上校可以从容的犯狗脾气,说诨话,事后这些直接领导就会出来替他收拾残局。应该说这是种幸运,但也是一种不幸。不过对周吉平来说,不管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他都顾不上了。因为蒙塔亚访问团派到各处去的工作人员已经陆续的返回了。周吉平现在要忙着开会、总结、沟通,忙得不亦乐乎。

    总体上,蒙塔亚代表团的这次考察学习还是很有效果的。至少收集上来的情况看,许多工作方向已经确定了。比如公路建设上,调研的代表提出在蒙塔亚建设一纵一横一斜三条公路的构想,拟初步解决蒙塔亚的公路交通问题;在经济作物的种植和可持续发展上,调研人员接受了中国方面的建议,利用蒙塔亚的气候,大力进行经济作物的种植。尤其要优先发展欧洲及中东有所需求的作物,就近打开市场。

    重新集结起来的蒙塔亚代表团经过再次与中方接触,陆续敲定了很多援建及合作项目,项目内容包括了蒙塔亚生活的诸多方面。很快,蒙中双方签署了蒙塔亚经济援助协议及蒙塔亚经济发展纳要,一应工作随即正式展开。

    蒙塔亚代表团再次分开了,但这次所派出去的人员都有了现实性工作内容。比如,有的人将直接南下,陪同救援物资和公路机械施工队乘船返回蒙塔亚。有的人则继续等在酒店,等待中方挑选的各专业援助专家聚齐。有的则先期返回蒙塔亚,将整个谈判结果报告给议会。只有蒙巴顿夫妇等人算是“不务正业”,看到大部分事情基本完成的时候,这对年龄相差悬殊的夫妻直接从北京起程,飞赴法国举行他们的Lang漫婚礼去了。

    直到北京奥运会结束,蒙塔亚访问团这次北京之行的全部工作才算尘埃落定。周吉平等人带上中国政府派遣的二十多名经济、农业、矿业等行业的专家,从首都机场乘机直飞欧洲。他们还需要从那里乘机转飞坦桑尼亚,然后再转船才能到达蒙塔亚。

    坐在即将起飞的飞机里,周吉平百感交集。上次离开中国的时候,自己只是一个打工者。而这次离开的时候,他的身份已经确定为蒙塔亚的国家公职人员。至于自己的身份,却已经成为了永远的过去。

    飞机在跑道上快速的滑行了起来,脚下的大地被抛到身后,然后又渐渐的模糊……周吉平的眼睛也渐渐的模糊……

    别了,母亲!别了,战友!别了,我的祖国!别了,我的故乡!

    我将在万里之外遥祝你们幸福!

    我将在万里之外的那个国度实现我的梦!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