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机关算尽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放逐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人分三六九等,所以有人是位高权重,有人则是人微言轻,说话的分量截然不同。

    方怡书劫了粮草一事,暂时告一段落,而子书和晓昭两人,还在前往海山城和天明皇城的路上。

    海山城和天明皇城,原本就不在同一条线上,按理说,准备求见正王的子书,应该从齐都城,一路北上,过平城,直抵天明皇城,而求见章明的晓昭,则应该向东过阳城、加瑞尔城,到海山城。可出了齐都城之后,子书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决定和晓昭同路,绕上数千里的路,从到海山城之后,再转向天明皇城,求见正王邓力。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稍释他心中的不安。

    子书和晓昭两人,一路欢声笑语,全然不知方怡书截了物资的事儿。两人并不急着赶形成,这一趟“公差”,更像是公费旅游。

    说着笑着,十几天后,大半个天明皇朝的江山,都被子书和晓昭两人当成了消遣心情的风景,给欣赏了一个通透。带着愉悦的心情,两人一直来到了加瑞尔城北百里,通往海山城的阳关大道上,突然,一支有些奇怪的商队,截住了两人的去路。

    子书和晓昭两人知道来者不善,渐渐收敛的笑容,从各自的马上跳了下来,牵着坐骑,缓步朝着挡住去路的商队走去。

    突然,商队中跑出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到了晓昭和子书面前,深施一礼,十分干练的说道,“两位,我家主人有请!还请两位赏格薄面!”

    “你家主人是谁?”子书上前一步,十分警觉的问道。

    “我家主人的姓名不便透露,两位过去就知道了!”这家丁的神态依旧十分恭敬,对着子书和晓昭,长揖不起。

    晓昭和子书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一两秒钟之后,会心一笑,随后子书淡然的说道,“还请劳烦这位小哥,前面带路。”

    时间不长,两人跟着家丁,一直来到车队的正中央,一架异常华丽马车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看着这马车,子书和晓昭心中的猜想已经基本坐实了。这车内的所谓商队主人,明摆着是冲着两人来的,这人,也正是晓昭和子书的目标。

    “车内的大人物,是否方便露个面,不知道挡住我们两兄弟的去路,有何贵干?”子书对着车内高声喊道,一点尊敬主人的意思都没有。

    “我家主人说了,以两位的聪明才智,应该猜得到我家主人的身份!只是还要确认一下两位的身份。”车内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生,凭借她说话的内容判断,这个女人并不是这“商队”的主人。

    一听对方放出这样的话来,子书心里不由得一笑,既然对方要玩,自己当然也要陪下去,于是高声回应道,“告诉你家主人,我们兄弟两个不过是路人甲、乙,你们主人找错人了。如果没别的事,我们兄弟先走了。”说完,子书拉起晓昭就向着商队的外围走去。

    “只怕两位不是简单的路人把!”这次,车内传来的不是刚才那个清脆的女声,而是一个刻意捏着嗓子说话的男生。

    “如果我们不是路人,那尊驾也不是什么寻常的商人吧。”子书回过身来,对着车内高声说道。

    “哦?你凭什么说我不是商人?”车内那个掐着脖子说话的声音再次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好笑,实在好笑!你们见过什么样的商人,还穿着官靴?”子书笑完之后,声音突然变得凛利了起来。

    随着子书的话音一落,几乎所有站在这华丽的车帐外的商队随从,尽皆开始有意无意的找一些东西隐藏自己的双脚。

    一两秒钟过后,车帐之内的男生再次响起,只是不再是捏着嗓子说话,而是变成了一个子书和晓昭都十分熟悉的声音。

    “好一个路人,目光如此犀利。两位,里面请!”

    “既然尊驾知道我们不是路人,又何必卖这么多关子呢?”子书说完,当先一步跨上了车帐,站在了纱帘的外面。

    “子书寻不愧为子书寻,果然够犀利。”车内的声音开始越发的爽朗。

    “呵呵,章明也不愧是章明,果然会玩。”子书一边笑着说着,一边挑开了眼前的纱帘。

    在纱帘被挑开的一霎那,章明那张俊朗的脸,出现在子书和晓昭的面前,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个显得十分精明的婢女。

    晓昭紧随子书,跨进了章明的车帐。和子书一样,见到章明,晓昭也不行什么礼节,兀自和子书并肩坐在了章明的对面。

    八个人,一个跑龙套的,剩下三个人六只眼睛,各怀心事的相互交流着。

    良久,章明终于开口了。

    “两位,看你们的行程,必定是要去海山城把!”

    “正是!”晓昭抢先答道。在章明面前,他比子书有分量。

    “去海山城,也必定是为了见孤王吧!”章明自信的笑着说道。

    “正是!”晓昭继续说道。

    “那不知道,两位找我又什么事?”

    “那还要问东王殿下,半路截住我们,有什么事?”晓昭不回答章明的问话,反倒先将了章明一军。

    “我?”章明突然被晓昭这么一问,顿时僵在了原地,他没想到晓昭会这么咄咄逼人,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好半天,章明才勉强的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找两位做什么?”

    章明的话一出口,晓昭也不禁一愣,他还真没想过章明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主动找上他们。心下奇怪的时候,晓昭也不由自主的把目光转向了坐在他身边的子书。

    子书看了一眼晓昭,然后平静的看了看章明,随后缓缓的说道,“你不过是为了劝我们哥俩退出天下这个舞台而已。”

    子书的话一出口,又轮到章明惊愕了。但转念一想,子书等人要是猜不到他章明要做什么,那才是奇怪。于是,章明稍微平复了一下,便缓缓的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我的理由只有一句话,听不听由你们。”

    “你是说要我们遵循当初的承诺?以你为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说我们意在天下百姓,而不是什么皇位,你信么?”晓昭有点无奈的说道。

    晓昭话音一落,子书便接着说道,“我知道东王殿下,不会相信我们没有权取天下的意思。毕竟那是天下人都想坐的位子。不过,还请东王殿下不要这么急着动手。让我们四个人,再多为天下百姓做点事情。不然的话,换几任皇帝,天明皇朝,依旧是昨天的天明皇朝。”

    “好吧!我倒是先听听你们的理由!”章明说完,用一个十分舒适的姿势,躺进了自己的椅子里,饶有兴致的看着子书和晓昭。

    子书一看章明这个架势,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口风一转,略显犀利的说道,“章明,如今的天下,四分之三落在我们手里,西部塞外的沙漠,北部的草原,也是我的盟友。而且你也知道我手底下还有一支二十万的农民军,天下百姓站在我身后,你又用什么和我争天下?”

    子书的话一出口,晓昭不禁一愣。他原以为子书会说一些什么和解的话,能在章明那得到一些理解,争取一点改革的时间。虽然章明的表现不是那么积极。可子书也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的针锋相对。

    听了子书的话,章明的表现依旧很平淡,似乎这一切还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见子书和晓昭两人都不说话,章明终于开口了,“子书寻,晓昭,现在不是战场,是官场,是权术的时代。你们都只是杀伐战场的将军,不适合这里。”章明说着,脸上依旧带着那种欣赏玩物一般的笑容。

    “那又怎样?仅凭这一点,你就可以压倒我?”子书的表情依旧昭示着一种锋芒毕露的自信。

    “不是凭借这一点,只是想给你们找个台阶下!”

    “那还是算了,如果东王殿下没有别的见教,我们哥俩先撤了。”晓昭适时的接过话茬,说完便作势起身。

    章明看着两人要走,不禁又是一笑,随后用十分平缓的语气说道,“拥有了大半个江山,不想当皇帝的人还没有。不过,别忘了,你们是四个人,将来有一天,谁来坐这个皇位?子书寻?晓昭?依鸣?还是那个总装备部长汪鹏?”

    章明的话一出口,子书和晓昭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住了离去的脚步,但也仅仅是一顿,随即两人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章明所在的车帐。

    晓昭和子书两人也不知道是否还要继续向海山城方向前进。似乎,章明的出现,使他们的一切行动都变得没有必要了。晓昭和子书两人兵马前行,又走了七八里路的样子,回头早已经看不见拦在路中央的商队。终于,子书率先开口说道,“咱们还有走下去的必要么?”

    “是啊!似乎不必了!”晓昭也显得很失落。

    “不!我是说,咱们真的有必要继续走下去么?”子书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明显,他说的路,意有所指。

    “子书,你是说……”

    “章明说的话,有道理,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了!”说完,子书无奈的叹了口气。

    “也许你是对的吧!如果你真的已经决定了,那就做吧!别后悔就行。”晓昭说完,也是一声叹息。

    “你见我做什么后过悔?”

    “那将来呢?”

    “其实我早就想过了,只是这一天似乎来的有点太快!”子书又是一声叹息、“子书,你不是开玩笑的把!”晓昭一听,似乎子书是动了真格的,当下就急了!

    “不开玩笑。我真的想过了。”接着,子书从怀里掏出了两封密封完好的信,然后接着说道,“这两份信,是我准备咱们两个走后,交给章明和邓力的!”

    “看来,你是在说真的?等会?你说我们?”晓昭越发觉得子书的话,有点不对劲。

    “哈哈哈!当然啦!你认为,我真的会把心思交给天下百姓,不给咱们自己留条后路么?上次我和依鸣从天明皇城回来,四个摄政王的位子,只给依鸣申请了一个。将来天下怎么样,就由他去吧!就算章明想乱来,邓力和刘谏也不会由他的。”子书的表情突然变得轻松了起来,似乎全部身心都得到了解脱一样。

    “这么说,你是来真的了!”晓昭说完,眼神里撇过了一丝落寞。

    “是真的!我也累了,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再问你,你会跟着我么?难道你不担心真的有一天,咱们四个会因为一个皇位变得如章明所预料的那样?人生一世,还是多捞点实在的好。”

    “你想好了么?想好将来要靠什么吃,靠什么喝了?有谱?”晓昭继续问道。

    “当然,你忘了三年前,我刚回罗浮的时候,咱们干的是什么?你觉得,我们现在能有一支多大的运输队?”子书笑着说道,神情异常的轻松。

    “五千人!”晓昭十分麻利的答道。

    “好!不过,这次是来次大的,你就说吧,你跟着我还是不跟着我?”子书说完,便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晓昭,看着晓昭俊美绝伦的脸。

    间隔了几秒钟时间,晓昭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一个月之后,晓昭,子书,以及他们的家人,消失在了天明大陆之上……

    又过了三个月,天明王朝,再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文修武治,文武各有了半壁江山……

    天明历二百二十四年四月,军权尽皆落入了冥王依鸣之手,政治牌,则顺理成章的落到了章明的手里……

    同年五月,正王邓力,驾鹤西游,临终前,邓老爷子将东王章明叫到了病榻前,亲手送给章明一只小巧的锦盒,只有一个锦盒,空空如也的锦盒……

    五月,晓昭再次现身罗浮城,而他的身后,跟着一支满载草原特产的车队……

    (全文完。这本书短了点,只有五十万字。谢谢www。qb5200。Com读者们对我的关注和支持,临表涕零,我会继续努力,写出更为精彩的作品,期待关注。)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