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402女生寝室 第37章 最后的真相(4)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至于袁曼曼的死,裴翰文之前已经交代了。袁曼曼是个心胸狭隘、比较轻佻的女孩,当她通过李婧,见到了裴翰文之后,便喜欢上了裴翰文。而且一直瞒着李婧和裴翰文暗中来往。但是,袁曼曼因为在裴翰文面前,经常说苏薇薇的坏话,从而引起了裴翰文的不满。而袁曼曼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依旧时不时地说一些苏薇薇的闲言碎语,最后导致裴翰文起了杀机。”

    “而当我问到他为什么要将被害人的眼珠挖出来,并且作案后要将尸体移至五楼时,他的回答也能令人感觉出他精神上的问题。他说之所以要挖出被害人的眼珠,就是觉得这些人既然看到了叶乔的坠楼而不去搭救,那么,眼睛对她们来说也就毫无用处。而袁曼曼死后也被挖去了眼珠的原因,裴翰文竟然解释为,他觉得袁曼曼的眼睛漂亮,所以才挖出来收藏。”

    “简直是个变态狂!”李副局长气得手都有点哆嗦了。

    “至于裴翰文为何要将被害人的尸体弄到五楼,他解释说因为叶乔是从五楼坠落摔死的,因而被害人也要死在那一层。”

    “前段时间,当裴翰文得知沈超离开国内,回了阿根廷之后,他便在网上冒用沈超的网名,诱骗苏薇薇去了那栋小楼。并将马娟、吴萌萌和袁曼曼的眼珠放进了沈超家的鱼缸里,企图让苏薇薇误认为,沈超就是那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小小年纪,竟然如此阴险狠毒,简直令人发指!”李副局长突然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

    8

    三天后的傍晚,苏薇薇出院回到了学校。当她走进寝室后,见陶紫和夏梦溪都在。

    “回来了。”夏梦溪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苏薇薇的跟前说,“你这几天去哪了?我跟陶紫一直在念叨你呢!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请假回家了?”夏梦溪冲着苏薇薇挤了挤眼。

    “啊,是、是的。”苏薇薇明白了夏梦溪的意思,说道,“我大伯得了重病,可能快不行了,我爸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见我大伯最后一面。”

    “哦,原来是这样。”夏梦溪关心地拉着苏薇薇的手问,“那你大伯现在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唉,看来是真的不行了。”苏薇薇叹了口气,偷眼看了一下陶紫,对夏梦溪说,“我临回来的时候,我大伯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爸担心影响我的课程,所以让我回来了。”

    “哦,这样啊。”夏梦溪慨叹一声说,“真的是世事难料呀,希望他老人家能够好起来。”

    苏薇薇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下,看着半躺在床上的陶紫问:“陶紫,这几天过得好吗?”

    “还好。”陶紫看了苏薇薇一眼,“家里都好吧。”

    “嗯,都挺好的。”苏薇薇躲开了陶紫的目光,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那就好。”陶紫盯着苏薇薇看了一会儿说,“吃饭了吗?”

    “吃、吃过了。”苏薇薇愣了一下,“在火车上随便吃了点儿。”

    “那你就早点休息吧,刚坐完火车,一定很累了。”

    陶紫的眼神,让苏薇薇感觉浑身不自在,心虚的她听到陶紫的话之后,急忙拿起洗漱用具,如释重负般地向洗漱间匆匆走去。

    当她从洗漱间回到寝室的时候,发现陶紫已经盖着被子躺在了床上,夏梦溪则不见了踪影。

    苏薇薇看了一下桌子上的小闹钟,发现才刚刚8点。

    “陶紫,今天怎么睡这么早呀?”苏薇薇走到了陶紫的床边。

    “有点不舒服,犯困。”陶紫躺在被窝里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

    “夏梦溪呢?”

    “不知道,整天神出鬼没的,谁知道她又去了哪儿。”

    见陶紫并不想跟自己多说,苏薇薇也不再言语了,遂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由于这几天一连串发生了许多事,苏薇薇也觉得有些筋疲力尽,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苏薇薇做了一个梦。甜蜜,温馨,可以说是自从认识沈超以来做的第一个美梦。在梦中,她与沈超手挽着手,走进了一个类似于庄园的地方。阳光温暖,春风和煦,满目尽是姹紫嫣红、形态各异的鲜花。在一座水池旁,沈超揽住了她的腰,送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苏薇薇闭上眼睛,任由沈超的唇在自己的嘴唇上游走。这种异样的感觉,苏薇薇还是头一次体味到,她的心跳在沈超粗重的呼吸中变得越来越快,她禁不住张开了因激动而紧咬的牙齿。

    沈超那滑腻得如游鱼般的舌头不失时机地钻进了她的口中,苏薇薇顿时觉得浑身一阵麻酥酥的,她急忙吐了一下舌头,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可当她睁开眼睛时,发现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沈超,而是满目泪水的陶紫!

    “你干什么!”苏薇薇吓得急忙用手去推陶紫,陶紫不防,身子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薇薇此刻似乎才真正明白了,她急忙从床上下来,穿上鞋不顾一切地向门外跑去。

    “薇薇,你别走!”陶紫在地上用手抱住了苏薇薇的腿。

    “别拽我!”苏薇薇用力将陶紫的胳膊甩开,头也不回地向楼下跑去。

    苏薇薇一口气跑出了学校。当她坐上出租车时候,才发现自己兜里一分钱也没带,甚至连手机也忘了拿。

    对司机说了要去的地方,然后默不作声地坐在了后面。这时的苏薇薇,连连祷告沈超千万别出门。

    出租车停在了小楼的前面,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苏薇薇,等着收钱。

    “师傅,您能等我一下吗?”苏薇薇轻声地冲司机说,“我、我出来得急,忘了拿钱,我去叫人把钱送出来可以吗?”

    “可以。”司机看上去很善解人意,笑了笑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谢谢师傅。”苏薇薇急忙打开门下了车。

    苏薇薇走到小院的门前,连续摁着门铃。

    院门开了,沈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了?”沈超看到苏薇薇衣衫不整地站在门口,浑身哆嗦得不成样子。

    “兜里有钱吗,先把车钱替我付了。”苏薇薇没有回答沈超的话,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出租车。

    “好的,你等着。”沈超走过去付了车钱,然后跑到苏薇薇的身边,搂着身子发颤的苏薇薇走进了院子。

    当沈超听完苏薇薇的叙述之后,似乎并不是很吃惊。

    “其实,那天陶紫来我家时,当她对我说完那番话之后,我就感觉出了一些什么。”沈超给苏薇薇倒了杯热水,让她喝下之后说,“在国外,这样的事情早已屡见不鲜了。”

    “那陶紫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呀。”苏薇薇有些担心地看着沈超。

    “应该不会吧。”沈超想了想说,“虽然同性恋者对于自己所爱的人,比正常人要来得更猛烈、更排他一些,但你们俩毕竟没发生过什么,充其量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暗恋而已,还不至于达到那种疯狂的程度。”

    “希望如此。”苏薇薇轻轻地靠在了沈超的身上,“刚才看陶紫趴在我脸上的样子,可真把我吓坏了。”苏薇薇说着,用力地朝地上的垃圾桶里吐了几口唾沫。一想起刚才自己竟然被陶紫深吻了,苏薇薇就觉得胃里一阵难受。

    “你说,刚才你做了梦,梦见我吻你了是吗?”沈超把苏薇薇搂在怀里小声问。

    “是的。”苏薇薇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可是,梦毕竟是虚幻的,而真正吻我的人,竟然是陶紫。”

    “那我就真正地吻你一次好吗?”沈超低下头,用手托起了苏薇薇的脸。

    苏薇薇没有说话,而是瞪着眼睛看着沈超。

    “女孩被男孩吻,通常都是闭着眼睛的。”沈超一看苏薇薇的样子,禁不住笑出了声。

    “不,我就要看着你吻。”苏薇薇执拗地望着沈超,“谁知道我一闭上眼睛,会不会又是别人在吻我呢。”

    “那好吧。”看着苏薇薇可爱的样子,沈超忍住笑,把嘴唇轻轻印在了苏薇薇的唇上。

    而与此同时,沈超用手拂下苏薇薇的眼睑,两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9

    “我说过的,你要是再纠缠薇薇,我就杀了你!”突然,陶紫的声音出现在了沈超的背后。

    苏薇薇急忙睁开眼睛,她看到陶紫手里正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并且已经高举在了头顶。

    “小心!”苏薇薇尖叫了一声。而沈超此刻也反应了过来,可是,还没等他转过身,陶紫的匕首就已经落了下来。沈超的身子猛然向前一窜,陶紫手里的匕首,深深地刺入了沈超的左肩头。

    沈超疼得一咧嘴,但并没有喊出声。而陶紫此刻已经再次举起了匕首,脸上呈现出睚眦欲裂的失控表情,像疯了一样,朝着沈超再次扎去!

    沈超一个趔趄,身子登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躺在了地上。

    “薇薇是我的,谁也别想把她从我身边抢走!”陶紫对躺在地上的沈超凄厉地喊叫着,手中的匕首闪着寒光,向沈超当胸刺去!

    苏薇薇一看不好,拼了命地冲到陶紫的跟前,用手紧紧地拽住了陶紫的胳膊。

    “你这个贱人!”陶紫一挥手,照着苏薇薇的脸上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耳光清脆响亮,把苏薇薇打得眼冒金星。当苏薇薇捂着脸回过神来的时候,陶紫的匕首已经再次向沈超刺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了陶紫的面前。没等陶紫看清,来人抬起腿,照着陶紫当胸一个侧踢,力道之猛,把陶紫整个人踢出去有三四米远。

    陶紫惨叫一声,整个人痛苦地蜷缩在了墙角,手中的匕首也抛在了一边。

    眼看着沈超就要被陶紫的匕首刺中,没想到情况突然出现了逆转。苏薇薇抬起头向这个及时出现的人影看去,禁不住失声喊了出来:“夏梦溪,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梦溪没有回答苏薇薇的话,而是走到陶紫的跟前,从后腰上取下一副手铐,将陶紫的双手铐了起来。

    “裴翰文已经被抓了,辛桐也落入了法网,可我为什么还留在寝室呢?其实就是为了防止陶紫做出过激的举动。”

    夏梦溪说完,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没多久,门外响起了警车和救护车的笛声。

    清晨,熹微的阳光洒在了校园的各个角落。苏薇薇走出学校,看到沈超正站在银色的奥迪车旁,举目朝这边望着。虽然他脸上的墨镜将他的目光屏蔽在了自己的视线中,但苏薇薇此刻依然能感到,在沈超的眼中,一定有一股温婉和亲切正投向自己。

    在京兰市福利院的院子里,苏薇薇和沈超站在杜雨晨的轮椅前。阳光暖暖地洒在三个人的身上,杜雨晨眯起双眼,嘴角动了动,看着自己面前的苏薇薇和沈超,咧开嘴含糊不清地喃喃着:“地狱……”

    “沈超,他为什么说地狱?”苏薇薇看着杜雨晨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冷不丁冲沈超问道。

    “还记得我曾经画过的那幅油画吗?”

    “哪幅?”

    “一个男人背着石碑,站在一池沸水边。”

    “是的,我记得。”苏薇薇道,“可你不是说,连你自己都不知道那寓意着什么吗?”

    “我现在似乎明白了。”

    “那幅画究竟代表着什么?”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杜博文。”沈超拉起杜雨晨的手说,“杜博文把你抛弃了,所以,他就必须下地狱,是吗?如果是的话,你就点点头。”

    听了沈超的话,杜雨晨的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目不转睛地看着沈超,然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这就对了。”沈超回头对苏薇薇道,“其实我一直对那幅画的内容不理解。我琢磨了很久,后来又查了一些资料,最后我认为,杜雨晨之所以用自己的意志,迫使我画那幅画,其目的就是希望杜博文能够下地狱。”

    “那幅画就代表地狱吗?”

    “如果按民间的说法,地狱共分十八层,而第十一层地狱,名为石压地狱。资料上说,若在世之人,产下一婴儿,无论是何原因,如婴儿天生呆傻,残疾,或是因重男轻女等原因,将婴儿溺死,抛弃。这种人死后打入石压地狱。用方形大石碑将人压在沸水池中,永不得超生。”

    当苏薇薇和沈超走到福利院门口时,突然看到杜雨晨挥舞着双手,嘴里“咿咿呀呀”地冲他俩喊着什么。

    “他在喊什么?”苏薇薇拽了一下沈超的胳膊。

    “从口型上来看,我认为他似乎在说‘谢谢’。”

    10

    “我决定要拆了这栋小楼。”沈超搂着苏薇薇站在小楼的客厅里,环顾了一下四周说,“它给太多的人,带来了太多的伤害。”

    苏薇薇仰起脸看了看沈超,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墙上的那幅油画:“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

    “什么事?”

    “陶紫第一次来小楼找你的时候,她对我说,她站在小楼的门口,有一种灵魂出窍感觉,并说看到你在小楼里作画,而且还详细描述出了画的内容,就是杜雨辰和叶乔的那张结婚典礼照片。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陶紫她真的有特异功能,还是这栋小楼,真的有灵异的存在?”

    “或许二者都有可能。”沈超看着油画说,“但最大的可能,我觉得陶紫无非只是想在你面前装出一副怀春少女的样子,让你认为她真的是一个有着美丽幻想的纯真女孩而已。而她之所以能准确描述出画中的内容,只能解释为是一种巧合。因为,在很多情窦初开的女孩心中,都有一个浪漫的情节,只不过这个情节被陶紫利用,并且误打误撞上了而已吧。”

    一辆大型的推土机停在了小楼的前面,站在远处的苏薇薇看着眼前这栋白色的小楼,扭脸对沈超问道:“你真的决定要拆了它吗?”

    “是的。”沈超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我将在这个地方,建造一栋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