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考古密档1血将军庙 第十五章 血鼠复仇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高长胜用手电照了照铜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可能是雨太大了,打在铜棺上发出的。

    他正想回去,突然听到这个漏斗形大坑的底部有响动,他用手电照了照,没有什么东西。他又照了照白天发现的那个带血的洞穴,这个洞穴深得很,白天已经挖下去很深,但是没有见底,也不知道这个洞穴里有什么。

    雨水哗哗地流进这个洞穴里面。这时天空打了一声闷雷,然后一个斜向下的闪电把大地照亮了,高长胜猛然发觉在远处有一个人影,闪电过后,一切又陷入黑暗之中。他用手电照了照那个方向,什么也没有,可能是刚才看错了吧。

    他向着帐篷走去,这时他看见自己的帐篷外站着一个人,手电光打了过去,一看是林颖。但是林颖的表情显得十分恐惧,他刚想问林颖怎么了,忽然林颖大喊道:“长胜,快跑,你的身后有一双眼睛!”

    高长胜听后一惊,赶忙向上跑去,因为他的手里没拿着火枪,可是地面非常湿滑,跑了没有几步,一下子跌倒在地。他一回头,那个东西发出吱吱的叫声,在手电光的照射下,眼睛发出绿幽幽的光芒!

    他看了出来,这是今天的“血鼠”同类,但是这个的体形明显比和大黑搏斗的那个大了许多。它浑身也是血红色,在雨水的冲刷下,那些鲜红的液体把土壤都染红了。高长胜突然想到,它身上沾着的就是蟒蛇的血液!

    血鼠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向着高长胜凌厉地扑了过来,高长胜的身体素质也非常好,瞬间敏捷地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血鼠扑了一个空!

    高长胜翻身的瞬间,把雨衣刷地一下子脱下来。以白天那只的凶猛程度判断,如果只是一只血鼠,他相信自己能对付得了,要是这个血鼠扑上来,他就用雨衣罩住它。可惜高长胜想错了。

    他和血鼠对峙着。这只体形巨大的血鼠突然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咯咯地叫了几声,忽然一转身,向着林颖非常迅速地跑去。高长胜见状,几乎歇斯底里地狂呼道:“颖,快跑!”

    可是林颖早就吓得呆住了,哪里还有力气跑?高长胜想追上血鼠也是不可能的,大血鼠猛然一跃,扑向了林颖的脖颈。

    一道闪电划过,林颖看见血鼠的大嘴吓得大叫了一声。忽然,一个黑影迅速向血鼠扑过去,直接和血鼠一起滚入坑下,高长胜一看是刘俊毅。

    刘俊毅在泥水中打了几个滚,和血鼠分开了。

    高长胜抄起雨衣,直接想盖住这只血鼠。

    “高所长,小心,你背后还有一只!”刘俊毅喊道。

    高长胜一回头,不知道何时又从那个洞里出来一只,可是他看到这只血鼠,整个人马上呆住了。如果把前两只称作小血鼠的话,那么这只就可以称为鼠王了,它身上的毛直立着,整个身体肥硕得像一头半大的豹子,尾巴足足有两米多长,像一根绳子一样,几颗尖锐的牙齿已经突出在嘴外,嘴里还在不住地往下滴血,看来是刚才吃了什么东西。

    雨水冲刷在它的身上,两只尖牙外露,它一抖毛,随即扑向高长胜。它的动作特别迅速,高长胜根本就来不及闪避。

    忽然间传来“砰”的一声,接着高长胜看到有一摊血水在雨中爆炸,有几滴溅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个血鼠王翻滚出老远。

    原来是赵明路开枪了!

    无疑,血鼠被击中了。

    “它死了吗?”刘俊毅擦了一把脸上的泥水,有些惊恐地问道。

    高长胜一看,刚才被击中的并不是血鼠王。在赵明路开枪的瞬间,刚才那只小点的血鼠用身体把血鼠王撞在了一旁,而它身体几乎碎裂,小血鼠成了枪下的牺牲品。

    “不,不,它没死,我们快去拿枪!”高长胜说着向坑上跑去。

    血鼠王在地上翻滚了一下,直接一跃,从后面把高长胜扑倒在地。紧接着,它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向拿着枪的赵明路。

    砰的又一声枪响,赵明路又冲着血鼠王开了一枪,但是这次只击中了它的尾尖。此时鼠王已经到了赵明路的跟前,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血鼠重重地扑倒在地。这只血鼠的力量非常巨大,它的前爪扣着赵明路的双肩,他根本无法动弹。它的眼睛里里充满了血红色,在闪电的照射下极为可怕,接着血鼠用身体一掀,把赵明路整个人扔到了这个大坑中。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此时,惊慌中的林颖已经拿出火枪,她知道自己瞄不准,喊了一声:“长胜,接着!”

    血鼠突然转头,跃到空中,把枪用尾巴一挂,甩出了老远。

    血鼠王站在林颖面前,林颖双腿颤抖,害怕得条件反射地向后退着。血鼠突然间用两只后脚站起来,头部几乎和她的颈部齐高!

    林颖惊叫了一声,血鼠并没有直接咬住她的脖子,而是用尾巴一卷,顺势把她也扔到了坑下!

    林颖滚了一身泥水,这只鼠王看着在坑下的四个人,发出一种奇怪的叫声,或者说是奇怪的笑声。

    高长胜刚才被血鼠扑了一下,背部已经酸麻,赵明路刚才被摔得几乎昏迷。

    血鼠王走到今天被杀死的那只血鼠身边,之后又看了看那几乎被枪打碎了的血鼠,嘴里发出一种声音,听起来异常凄厉。看来它是想为这两个血鼠报仇,把高长胜他们四个人当作猎物了。可是这只鼠王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林颖呢?它究竟想做什么?

    这时鼠王突然咕咕叫起来,在黑夜中,这种声音让人感到头皮发麻。高长胜扶着满身是泥的林颖,她惊恐地看着这只血鼠王。不知道它究竟想做什么。

    “你们看那边是什么?”刘俊毅大喊着,几个人一回头,看见从洞中又出来十来个血鼠,它们的个头比较小,有的嘴里还叼着一条蠕动的小蛇,几口便吞了下去。

    血鼠王看着高长胜他们。林颖紧紧地抓着高长胜的衣服,周围数十双绿幽幽的眼睛盯着他们四个人。

    “高,高所长,我,我们该怎么办…”刘俊毅结结巴巴地说道。

    高长胜捡起淤泥里的一支木棒,攥在手里,说道:“等会儿我攻击那只最大的,然后你们趁机可以逃跑就跑。”

    然后他贴着林颖的耳朵边上说道:“颖,等一会儿我会主要护着你,只要一有机会,你就跑出去。”

    瑟瑟发抖的林颖刚想说什么,突然血鼠王向他们冲了过来。高长胜手持木棍,摆出迎战的架势,血鼠王看着高长胜的样子,从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似乎在嘲笑这个不自量力的人类。突然它双腿一蹬,从高长胜的头顶上跃过去,直接扑向林颖,尾巴一卷,即把林颖甩了出去。其他血鼠并没有上前,而是像在旁边观战一样。

    高长胜扑了过来,血鼠又扑向刘俊毅。血鼠的攻击实在太快了,他想躲避,可是行动在血鼠面前显得如此迟缓,血鼠两米长的尾巴一扫,把他重重地扔了出去。

    但是血鼠王只是围着高长胜转悠,好像是在让他欣赏着这一切。

    扔了几回,三个人全部死死地晕倒在这个坑中。

    雨越下越大,雷声轰鸣,天空中不断地打着巨大的闪电。血鼠王咯咯地叫着,高长胜愤怒了,他向着血鼠王扑了过去,血鼠王可能是玩腻了,这次直接一跃,用尾巴缠住了高长胜的脖子,然后一带,高长胜的身子飞了起来,“啪”的一声,他的头撞在了那具铜棺上,身体也磕在了棺边。他感觉到腰疼得几乎像折了一样,几乎昏厥,冰凉的雨水冲刷在他的脸上,才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高长胜用尽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向着林颖走去。

    血鼠咯咯地叫着,又要发动攻击。忽然,一个天空的闪电竖着向地面劈了下来,直接打在那具铜棺上。高长胜因为离铜棺比较近,也受到了一些电击,浑身瞬时感到一阵酸麻,整个身子像棉花一样瘫倒在地上。

    高长胜瘫软在泥土上,意识变得有些模糊。

    头部微浸在水里,他隐约地感到,血鼠王正在用舌头舔着自己的脸,它嘴里的腥臭味时不时地飘入自己的鼻孔。

    这一切他都不在意了,只是微微地抬起头,慢慢地爬向林颖。

    血鼠王跟随了一会儿,然后一下子跳到他的背上,它似乎在欣赏着这个人类最后的挣扎。

    高长胜半个身子陷在湿润的泥土之中。血鼠王的喉咙里又发出咕咕的声音,几只小血鼠跑到林颖身旁,伸出细长的舌头,舔着她的脸部,似乎正在闻着即将到口的食物的滋味。

    高长胜隐隐感觉到,死亡已经离他不远了。

    血鼠王空中一跃,跳到林颖身旁。小血鼠一哄而散,它用鼻子嗅了嗅林颖的味道,然后一下子用锋利的牙齿咬住她的衣服,猛地一扯,林颖上身的衣服被撕下半块。

    看到血鼠胡乱撕扯林颖的衣服,高长胜猛然站了起来!人在将近死亡之时,往往能爆发出一股能量。

    看着突然站立起来的高长胜,血鼠王似乎也大吃一惊,但是随即它用粗壮的尾巴一抽,高长胜的身体向前飞去。

    他只感觉到胃里有什么东西向上翻涌,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来,这个硬汉彻底地倒下了,倒在了林颖的身边。

    他抓住林颖的手,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牵手了。

    或许,等到明天早上有人赶到的时候,这里只剩下四具残缺不全的肢体。

    他感觉到腰部一阵剧痛,知道是血鼠在啃食自己的身体。

    这时,血鼠群突然集体叫了起来。高长胜隐约听到铜棺那里传来某种声音,好像是那些青铜锁链相互撞击的声音,哗哗的。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看着那两具铜棺。果然,那些铜棺间的锁链在剧烈晃动着,擦出许多火花。血鼠的注意力从这几个人身上转移开了,全部围向了这两具铜棺。

    还有几只小血鼠跳上铜棺,用鼻子四处闻着。

    忽然,又一个巨大的闪电垂直打在那具铜棺上,巨大的能量把那几只血鼠崩出了很远,四处弥漫着一股焦肉的味道。

    显然,血鼠再聪明,也不知道铜棺这个金属物会吸引闪电。闪电击过之后,那些锁链摇晃得更剧烈了。

    铜棺上也似乎附着上一层明亮物。过了一会儿,整个青铜大棺上笼罩着一层红幽幽的光芒,好似已经燃烧起来!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