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GreenApple禁忌的诱惑 第24章 彼方的挚爱(完结)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夜,路灯的光投射在少女身上,将地面那孤单的影子越拉越长。

    兰怀抱着柯南的背包,低着头默默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到底……是为什么而来呢……?]

    她两眼无神,在心中喃喃念叨着这句话。一阵冷风吹来,兰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地拥紧怀中的物件。

    ——是了,她是来送背包的。

    但是玄关没锁,所以她便顺利成章地走进屋去,却在推开门的一刹那望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新一……?]

    她呆呆地看着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可他却匆匆而去,全然未有留意到她的存在。

    倏地回过神来,兰急忙拔腿跟上新一的脚步。

    在通往地下研究室的阶梯上,她清晰地听见一名女性剧烈的咳嗽声,混杂着新一焦急的声音。

    ——不过具体在说些什么,却听得不甚清楚。

    兰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她在虚掩的门边停下脚步,轻轻探出头去,通过那一线缝隙往室内窥视。

    下一秒,她浑身一僵,脸色倏地变了。

    那英俊的少年侦探此时正半跪在研究室散满玻璃碎屑的地板上,一名金棕色头发的美少女正仰面躺在他臂湾中,看上去仿佛遭受过暴行般衣衫褴褛,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无比暧昧地暴露在他眼皮底下。

    新一一手搂住少女裸露的香肩,一手轻捏着她柔嫩的脸颊,两个人的唇瓣,此刻正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兰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几乎站立不稳。她踉跄着倒退一步,急速转身,自认狼狈不堪地逃离了那儿。

    新一没有察觉到门外的异常,他缓缓松开怀中的人儿,担心地问道:“你感觉好点了吗,灰原?”

    哀侧头捂住嘴,咳嗽了两声,接着用力点了点头。

    “是吗?那就好……”新一松了口气,将手中半空的玻璃瓶朝地上一放,道:“你刚刚脸都憋紫了,而且又咳得那么厉害,怎样都没办法把中和剂喝下去。我看你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不得已只好……”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一面扶她站起一面低声说:“对不起,灰原……”

    “不用……”哀止住咳嗽,背转身去,淡淡道:“救生员没必要为了人工呼吸而向溺水者致歉吧?”

    “是……那样子没错……不过我还是……”新一窘迫地抓了抓头,依然道:“那个,实在很抱歉,灰原。”

    “……”哀没再开口,而是轻轻绕过地上的玻璃碎片,径自离开了地下研究室。

    ********************************************************************

    毛利侦探事物所。

    兰回到家里,将柯南的背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接着走进自己的房间,背倚着门默默地发呆。

    [……新一他……和别的女孩子……接吻了……]

    她低着头,将手紧贴在自己胸口,长久长久的,一直没有挪开。

    [……但是……为什么……]

    兰缓缓抬起头,眼中浮动着怅然若失的柔波,脸上却露出了些许困惑的表情。

    [……为什么我的心里……居然一点都不难过……?]

    月光下,矮桌上的花瓶里,朵朵娇娆的红玫瑰正热情绽放着明艳动人的微笑。

    ********************************************************************

    米花医院。

    快斗坐在病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当天的晚报。

    “啊啦?”忽然,他双眉紧簇,将报纸凑近眼前,读道:“……为期两周的展出即日结束……宝石将于28日上午运送回国……28日?!”

    “唰”的一声扔下报纸,快斗扭头瞪向一旁的某人,沉声呵斥道:“寺·井!”

    “啊、是!”被唤到名字的老者忙不迭地跑来,问:“出什么事了吗?少爷。”

    “这是怎么一回事?!”快斗重新抓起报纸,伸手戳着那条新闻,语气不悦地抱怨道:“我跟你说过对这块宝石势在必得的吧?可它明天就要被运送回国了,而你居然没有更早一点的提醒我!”

    “可、可是少爷……”寺井搓着两手,十分无辜地接口道:“我一周前就提醒过你了,当时明明是你自己说……”

    快斗眯起眼,脸上阴云密布,反问道:“——我说什么了?”

    “你……你明明说,已经被另一颗更有诱惑力的瑰宝吸引住了,所以决定放弃那颗展出中的宝石。”

    “我说过这样的话?”快斗托起下巴,寻思道:“更有诱惑力的瑰宝?那会是什么?水晶?珍珠?还是钻石?”

    寺井碍于前车之鉴,偷偷咽了口唾沫,没有搭话。

    “啊~算了算了!”快斗往床上一靠,心情低劣地小声嘟囔起来:“住在医院里实在无聊得可以……什么事都不能做,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有。真是闷死人了……要是青子那家伙……”

    “哎?”寺井一愣,诧异道:“中森小姐她不是上周就离开日本,和白马警视总监的儿子一起去伦敦渡假了吗?”

    “什……”快斗呆了呆,猛然从床上蹦了起来:“你说什么——?!!”

    寺井吓了一大跳,惊诧地看着快斗,愣愣地问:“……怎么,少爷你还不知道吗?”

    “这是真的么……?”快斗倏地一下坐倒下去,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喃喃道:

    ——“青子她……跟白马……”

    ********************************************************************

    毛利侦探事物所。

    兰闭着眼睛,静静地伏在咖啡色矮桌上。

    [为什么……只要呆在这里……就会感觉很温暖呢……?]

    仿佛被一股安定而柔和的力量轻轻包裹着似的,连之前心中残留的些许失落感也烟消云散了。

    兰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可她觉得非常舒服,宁愿一直就这样维持下去。

    一片寂静的黑暗里,隐约听到一点几乎细不可闻的流水声。

    兰起初并未在意,直到伏在矮桌上的脸颊陡然碰触到一片潮湿,她这才陡然警醒。

    [……水……哪里来的……?]

    探手摸索了一阵,依稀判断出潮湿的根源来自不知何时产生了细小裂缝的花瓶内部。

    轻轻叹了口气,兰掏出手帕擦了擦沾到脸上的水,然后捧起花瓶径自走向厨房。

    先将那一大束火红的玫瑰从瓶中取出,兰略为迟疑了一下,虽觉有些可惜,但还是动手将它们喂给了垃圾筒。接着拿起抹布返身回屋,将潮湿的矮桌擦干以后,再折回厨房考虑着怎么处理那个龟裂的花瓶。

    是跟玫瑰花一起就这样丢掉,还是修补一下再继续使用呢?虽然家里好像很少有养花的机会……

    兰想了想,一时还无法定夺。干脆先拿起花瓶,将内部剩余的水倒向洗碗池。

    然而,就在倾倒的过程中,出现了“叮”的一声轻响。

    兰一愣,停下手边的动作,将花瓶放置一边。却见白瓷质地的洗碗池里,赫然静卧着一小粒青绿色碎片。

    “这是什么?”兰眨了眨眼睛,没有多想,伸手便将它拈了起来。

    碎片与指尖接触的刹那间,倏地发出了一阵耀眼的光芒。

    兰眼前陡然一片天旋地转,记忆的闸门骤然开启,无数的声音、无数的画面争相蜂拥而出。

    “很遗憾。我不是工藤新一。”“我真正想要的是……这世间最美的天使——兰小姐,你的芳心。”“我并不习惯对女性动粗……尤其是对你……”“夺走了你的初吻?我当然会负起责任。”“兰小姐,你真可爱……”“遵命,Mydearangel……”“我是认真的!兰小姐,请你相信我!”“——你喜欢就好!”

    “啊……啊……啊啊啊……”兰抱着头跪倒在地,双瞳穿透了眼前的现实,不断映照出过往的种种。

    我·为·你·而·来

    ——她看见他用唇形向着这边无声地说出这句话。

    叫我快斗~叫我快斗~叫我快斗~

    ——她看见他挂着一副饶有趣味的笑容,负着两手一步步向自己逼近。

    怪盗基德绝不会轻易放弃相中的猎物!

    ——她看见他满脸笃定的神情,信誓旦旦地发布着“偷心宣言”。

    “你……是谁?”兰颤抖着闭起眼睛,冲着那幻境中人喃喃问询道:“……你究竟是谁?”

    [如果……我以黑羽快斗的身份来约会你,你会答应吗?]

    真挚的语气。

    [……不要逃避我,好吗?]

    温柔的恳求。

    ——以及那深邃的眼瞳中,隐含着的一抹伤痛。

    “呜……啊啊啊……”兰拼命摇晃着脑袋,似乎竭力想要摆脱掉这些促使她心烦意乱的幻觉。

    [……兰……]

    她听见他梦呓似的低唤,以及无限迷醉的轻笑声。

    [……你好美……]

    身体在发热,心脏跳得好像要破胸而出一般。兰控制不住地抱紧双臂,红着脸喘息起来。

    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她到底是怎么了……?

    [啊……太好了……]

    耳边忽然响起一声放下心来的长叹,兰睁开双眼,骤然忆起了那个人怀抱的温度。

    [你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基……”她茫然地望向前方,嘴唇机械地张合,努力向外挣着音节:“……基……基……”

    [谢谢你,兰。]

    “……基……基……基……”她伸出两手,极力在空气中摸索着只属于他的气息。

    [你是我亲爱的天使。]

    “基德——!!!”她脱口叫了出来,混沌的大脑陡然间一片空明。

    下一秒,漫天的红光遮蔽了视野。兰睁大了双眼,震惊地望着远处那个蹒跚而行的白色身影。

    他脸色惨白、汗湿重衫,一条右腿鲜血淋漓。却兀自咬紧牙关,拼命挣扎着往前行进。

    “啊……啊啊……”兰颤抖着捂住嘴,两行清泪潸然滑落。

    怎么会的?她居然忘记了……那样深爱着她的人……她居然忘了他!!!

    眼前的幻境逐渐消逝,兰垂下两手,泪流满面。

    ——“快……斗……君……”

    倏地从地上站起来,兰火速转身夺门而去。

    她一口气奔到大街上,朝着四面八方歇斯底里地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

    “快斗君——!快斗君————!!快斗君————!!!快斗君————————!!!!!!!!!!”

    她好不容易才寻回了只属于彼此的记忆,可是骤然遗失的挚爱如今究竟身在何方?

    ********************************************************************

    天亮了。

    兰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挨、摇摇晃晃地漫步在空旷的街头。

    直到此刻她才终于发觉,自己对快斗的了解,远没有他对自己的了解来得深厚。

    他住在哪里,电话号码是多少,转到帝丹高中之前都在哪儿上学,有什么朋友,喜欢或讨厌什么东西……

    差不多有关于他的一切,她全都一无所知。甚至于他的生日……

    兰仰头长叹一声,痛苦地抿住嘴唇,满心愧疚地回忆起5月20日那天,快斗为自己精心筹备的生日惊喜。

    ……那样的温柔……那样的浪漫……那样的体贴入微、关怀倍致……

    是了,自从那天开始,几乎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得到——他的爱,无处不在。

    [……兰……]

    闭上眼,依稀还能够见到他深情的笑脸。可是待到再睁开时,那人却复又消失不见。

    ……不,其实他,从她失约的那一刻开始起,便注定无法再回到她身边。

    明明早有预感,为何那时仍没有坚持等下去的?

    如果等下去的话,兴许那人便不会像现在这般突然消失,兴许她便不用遭遇失去他的痛楚了。

    虽然只是兴许……

    ……但为何那时……竟没有一直等下去的……?

    兰颤抖着捂住脸,懊悔得哭了起来。

    ********************************************************************

    自那之后,转眼便过了半个月。

    午休时间,兰独自一人倚坐在中庭的大树下,仰头注视着蔚蓝的天空。

    得知柯南被父母接走的消息后,隔天,新一便重返帝丹高中。也不知是园子她们事先知会过了,还是同学们彼此间心有灵犀;总之在面对新一的时候,有关黑羽快斗的任何事情大家都绝口不提。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可是兰比谁都更清楚,眼前的“仿佛”终究只是表象罢了。她和新一之间,已经永远无法再回到过去。

    ——全都是因为那个人的缘故。

    那个突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神秘身影,那个柔情似水又热情如火的阳光少年,那个填满了她内心的空洞又顺便连整颗心也偷去的邪魅怪盗。他……早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成为她生命的全部……

    可他就那样不见了。悄无声息的,退离了她的身畔,再也没有回来。

    永不衰竭的红玫瑰,恰如我对兰小姐的爱情。

    可如今,玫瑰枯萎了,他为她悉心编织的爱情童话破灭了。除了彼此间美好的回忆,她究竟还剩下些什么?

    太阳暖暖地照射在身上,适宜的温度令人有些昏昏欲睡。

    [快斗君……我好想你……]兰悲伤地耸拉着眼皮,满腹思念凝结成惆怅。

    忽然,一双手蓦地伸出,从身后一下子蒙住了她的眼睛。

    “啊!”兰低呼一声,瞌睡虫通通被吓得跑光。她抚住噗噗跳的心脏,随口问了声:“……是园子吗?”

    对方不声不响,显然她并未猜对。

    “那就是真由香?伊藤?”兰实在猜不到,不禁烦躁地拉下对方的手:“别闹了!我现在没那个心情玩!”

    “我说你啊~”他轻轻叹息一声,无可奈何地看着她,道:“居然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兰忽然一僵,难以置信地慢慢转过头去。

    他一袭若雪的白衣,风度翩翩地矗立在那儿。冲着呆愣的她挤了挤眼睛,十足调皮的一笑。

    “快斗君……”兰喃喃叫出他的名字,跟着伸手一拂被风扬起的长发,拧眉叉腰道:

    ——“拜托~怪盗装扮时别做出这么孩子气的表情来好吗?看起来真的很不搭调耶……”

    “不行吗?”他不满地鼓起腮帮,口气近乎撒赖:“我是怪盗基德没错,但同时也是黑羽快斗啊~”

    “是~是~”兰伸手抚额,故作头疼状,脸上却绽开了一朵甜甜的微笑:“我知道了,快·斗·君~”

    像是为她的笑容所心折,KID微微脸红。他轻咳一声,用两手将她圈定,柔声道:“呐,兰,你知道吗?”

    兰满足地依偎在他臂湾中,抬头应了句:“嗯?”

    ——“能够爱上你,真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

    KID深深凝视着她,目光中满满全是柔情。

    “这份感情是如此美好,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失去。”

    她回望他,却在那眼瞳中寻到了似曾相识的伤痛。

    “兰,听我说吧。”

    他悲哀地微笑着,宛若凝聚了整个生命的力量,缓缓对她吐露出一直无缘倾诉的心声。

    “兰,我爱你……”

    倏地张开双眼,她从梦境跌回到现实。

    茫然失措地环顾四野,身边却再也找不到他的笑容他的怀抱和他发自肺腑的真情告白。

    兰呆立半晌,陡然从鼻腔往外哼出一声冷笑。

    ……耀眼的阳光原来当真是会晒出心绞痛的。

    她仰面向天,嚎啕大哭。

    ********************************************************************

    黑羽宅。

    快斗轻轻阖上行李箱的盖子,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机票。

    ——飞往法国的单程航班。

    名义上是为了追逐那颗曾在宝石展上错过的猎物,实则只是不想再面对身边曾经熟悉而如今陌生的环境。

    青子和白马一同去了伦敦之旅后便音讯了了,红子自他入院那天起也已孤身前往异地。

    剩下他一人形单影只,成天枯守着一颗莫名焦躁的心,郁郁渡日。

    这实在不符合怪盗KID的为人准则。

    所以……

    快斗将箱子放到地上,抽出顶部的拉杆。他长出一口气,振作精神举步迈向大门。

    该走了。

    ********************************************************************

    尾声

    十字路口。

    熙来攘往的人流中,混杂着滚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快斗拖着行李,一边漫不经心地观望着过往的路人,一边不疾不缓地走着。

    迎面而来一位长发少女,她身穿天蓝色制服,清丽脱俗一如那纯净的白兰。

    少女的目光带着些许黯然,在不经意间轻挑眼帘,映入了思念中人的身影。

    她的脚步倏地僵住,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似的,一动也不动。两眼目不转睛地凝望着他,仿佛终其一生都不愿再挪开目光似的,深深地、死死地将那个身影锁定在视线内。

    他对此浑然不觉,径自与她擦身而过,随即便没入茫茫人海之中。

    空气中,陡然响起少女声嘶力竭的大叫。

    “快斗君——————————!!!!!!!!!!”

    行人闻声纷纷一惊一愕,沸腾的人潮在一瞬间陷入静止。他亦然。

    快斗回转身,眨了眨眼睛,不解地望向那名眼中迅速盈满泪水的长发少女。

    她用双手掩住脸,飞快地抹去所有悲伤的痕迹。下一秒便换上崭新明亮的笑容,张开双臂向他扑去。

    快斗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个紧紧拥住自己的少女,理应将她推拒的手不知怎的就是动弹不得。

    兰将脸伏在他温暖的怀抱当中,微笑着潸然泪下。

    终于……

    终于找到你了……

    我亲爱的怪盗……

    [全剧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