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祸国糨糊 第57章 番外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今日柳陵郁不高兴。

    笑还是那般笑,说话还是那般说话,可九疑就是觉得他今日不高兴。

    柳承情坐在饭桌上左看看右看看,最终做了最正确不过的选择——闷头吃饭,今日的爹爹不是纸老虎,是真老虎。

    柳陵郁夹起一筷子木耳,还没吃到嘴里就觉得一旁有道过于灼热的视线盯在自己的脸上。微微抬了抬眼,他放下筷子,面向九疑道:“明夷,你在看什么?”

    “没有……没有……没有!”九疑连连摆手,立刻低头吃饭。

    柳陵郁又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重新拿起筷子。新鲜的木耳嫩滑柔软,经过精心烹饪后味道更是鲜美异常,他眯了眯细细长长的凤眼,道:“明夷的手艺越发好了。”

    九疑嘿嘿笑了两声,装模作样谦虚道:“陵郁喜欢就好。”

    柳承情恶寒了一把,心道:“娘,其实你是可以自夸的,我们都不会介意的。”大家都那么熟了,你这么矫情……何必呢!

    九疑故作羞涩低垂了眼睑,不料一瞥就瞧见自家那臭小子撇嘴不屑的表情,立刻伸手拧上柳承情的耳朵,喝道:“死小子,你这么看不起为娘的手艺番外欢情荡漾三月春就别吃!”

    “哎哟——娘!疼!耳朵要掉了啊!”臭小子龇牙咧嘴,漂亮的杏眼里顷刻水蒙蒙地罩上一层雾气,好不可怜。

    “你还好意思装!看为娘不教训你!”九疑说罢便作势要打。

    柳陵郁看着眼前这一对母子,眉心挑了挑,却是忍住了开口训斥的念头。

    论察言观色柳承情敢说第二这世间没人敢称第一,他立刻知道不好了——爹爹今日真是不高兴了。“爹——救我!娘的手劲儿好大!”不高兴没关系,只要能救他便可。

    “你个臭小子,还敢让你爹救你?你这眼里就没有为娘是吧!”九疑摁住扑棱个不停的柳承情,一巴掌就拍上了他的屁股。

    “啪!”好一声脆响,当真是清脆响亮!柳陵郁眼皮一挑,眉峰又近几分。

    “爹啊!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你看娘这么打我也不救我!”柳承情嗷一嗓子号开了,泪珠滚滚,大有一泻千里之势。

    九疑知道他那是做戏,心道:“你这臭小子……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早死了一万遍了!”一边又要扬手。

    “行了!母不母,子不子,成何体统!”柳陵郁最见不得自家儿子哭,那双杏眼里水光潋滟,哭得人心肝儿都跟着发颤。虽说他知道这小子是装的,可……看着那小胳膊小腿这般扑棱,他自己也觉得九疑这怒发得不是时候。指了指身旁的凳子,柳陵郁沉声道:“你给我坐下!食不言寝不语!”

    九疑撇了撇嘴巴,心不甘情不愿地丢开手里的柳承情,坐回了位子上。

    “承情,去祠堂站着吧,一个时辰。”柳陵郁也不偏袒,既然柳承情不喜九疑的手艺,那就搁着吧,不尊其母,自当惩罚。

    这若是平时,柳承情可能还要讨价还价一阵子,可今日的爹爹明显的火气正旺,不然怎会连娘亲都训?故而他头一低,乖乖地退下了。

    自家孩子一走,柳陵郁偏过头对着九疑,道:“有你这么做娘的吗?下手那么狠,你想打死他啊!”他看得分明,九疑那一巴掌用的是“拂柳风”,面上的确是轻飘飘的,可打到人身上……那可是能将皮肉下的经脉给震断的。

    “我忍他很久了!”九疑十分不满,她自己的儿子,打在手里能没数吗?

    哪有柳陵郁说得那么严重,也就是声音大罢了,实则是不太疼的,要不然那小子还想哭得出来?连气都别想喘!“你就知道惯着他!你看看他那副德行,越大越不把我放在眼里!”

    “但凡你有几分为人母的觉悟他也不至于每次都跟你叫板!”柳陵郁头疼,这叫什么?这叫什么?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我——”九疑又要反驳。

    “你什么你!别拿你那副江湖调调教坏了他!否则我轻饶不了你!”柳陵郁一拍桌子,细长的凤眸里闪过一道寒光,刺得九疑浑身一个激灵。

    好一阵死寂。

    “……我就是这副江湖调调,比不得你这翩翩佳公子矜贵……”九疑低垂着脑袋,这一句说得委屈极了,连嗓音都跟着颤抖,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你就知道教他那些有的没的诗词歌赋,你是指望柳家出个状元郎还是什么?”她委屈兮兮地看着柳陵郁,漆黑的眼睛里闪亮亮的全是泪水,“你就不知道替我在承儿面前留几分面子!”

    柳陵郁的头更疼了:“面子,我替你留面子?我给你留的面子你还不是自己丢得一干二净!”都做了七年的娘了,还以为自己是行走江湖的侠女呢!

    “你从来都不帮我……”九疑继续指控。

    柳陵郁白了她一眼,冷哼道:“我不帮你他这会儿就在这儿看你的笑话!”亏她说得出口!

    “我不管!我是他娘!他怎么能这么目无尊长!”九疑今天还就抗上了。

    柳陵郁斜斜地瞥视着她,细细长长的凤眸里闪烁着一丝意味不明,良久,他牵了牵薄薄的唇角,笑了:“你这招声东击西还真是用上瘾了是吧?”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九疑继续装。

    “你心里头怕什么你自己清楚。”柳陵郁不看她了,不慌不忙地端起碗,把最后几口饭吃完了才叹了口气道,“不就是幅春宫图吗,你就是不留神给他看了又怎么样啊?”还在我跟前使小心思让我罚他,好不追究你的过错,你那脑子还真是好使。

    九疑这回没词了,都被当面揭穿了,这戏没法儿唱了!

    “你让我把他打发去了祠堂,自己就算受罚他也看不得了,你这一招还真是寓意深长啊!”柳陵郁不咸不淡地道出九疑的打算。

    九疑低头。

    “今天我出门的时候站在门口的那人是来找你的吧?你现在长本事了,不但偷着去买春宫图,还打算爬墙犯事儿啊!”柳陵郁狠狠地盯着九疑,秀美绝伦的脸上寒霜满满。九疑偷偷瞥了他一眼,迅速把头埋得更深。

    这时柳陵郁已经站起身立在九疑身边了,他伸出食指挑起那人的下巴,凑近道:“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

    美人呵气如兰,尽管面色荫翳,可九疑还是止不住内心狂跳,白面上迅速布上一片潮红,“我我我我我我错了……”

    她朝后让了让想避开柳陵郁的气息,却不料柳陵郁的左臂已是揽住了她的肩,令她后退不得:“错了?错了就算了?你好像忘记你上次偷逛妓馆后我跟你说的话了啊!”

    “没没没没……”面前的美人容色倾城、气息温热,可就是眼神冷酷,九疑一边想要调戏一边怕得要死。

    “没有就好。”柳陵郁一把拎起九疑,把她放在饭桌上,道:“这么着吧……上次是让你把每个妓子都亲了个遍,这次咱们就玩儿点儿新花样,好不好?”

    他说话的语调越发柔和了,身子也靠得越发近了,说话的时候唇角几乎就贴着九疑的耳朵,弄得九疑心痒至极却又不敢乱动。

    伸出舌头舔了舔九疑红到快要滴血的耳垂,柳陵郁轻笑了一声,道:“这还没开始你就这样了,后面的还怎么玩儿啊?”

    九疑现在只想买块豆腐撞死自己,你偷藏什么不好?偏偏藏了春宫图,这不是存心刺激他吗?!

    “别这么呆愣着啊,教了你多少次了,这腰要韧,不是硬,放软些。”说罢,柳陵郁右手滑向九疑的腰际,就那么游移了几番。九疑立时瘫了,浑身都使不上劲儿:“你你你使诈!”

    柳陵郁闷声笑了两声,又舔了舔九疑的耳垂,轻声道:“我可不止会使诈……”右手灵活宛若灵蛇,顷刻就解开了九疑的衣裳,“春宫图里有一出‘秀色可餐’,恰是在饭桌上玩儿的,今日我就如了你的愿……”细细长长的手指挑开女子中衣的带子,柳陵郁舌尖下移,在九疑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蜿蜒濡湿的痕迹。

    此刻九疑的中衣已被褪了下来,露出匀称的手臂和圆润的肩头。柳陵郁旧时是开妓馆的,对于女子的身段之妙最是清楚,此刻瞧见那原本白皙的肌肤上染上淡淡的绯红眸色渐深,吻上九疑精瘦的锁骨,细细舔舐啃咬,为那一片绯色中更添上几分艳红。

    之后的事情自是不消说的,九疑在柳陵郁手下那就是待宰的羔羊,之所以偷看春宫图为的不过是想要寻个法子扳回一局,谁知……法子没寻着,人就已经瘫在了柳陵郁手下。

    身上的男子面如白玉,他那长长的流瀑般的白发垂在身侧,映着雪一样剔透的肌肤,白得恍惚。九疑痴痴地看着柳陵郁,不自觉地伸出手抚上了那张轮廓柔美、五官精致的脸。“陵郁……陵郁……陵郁……”她一下又一下地抚着柳陵郁的面容,从额到眉眼到鼻尖到下巴,然后到喉结到胸口,连绵不绝,小心翼翼。

    柳陵郁看着身下人的眼眸,那么浓的黑,黑得看不到里面的情愫,可他分明感受到那里面灼人的热度。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他是那样用力,似是要将这人彻底地揉入骨血,不分你我。

    九疑随着他的动作起伏,如同一叶扁舟,整个天地只有眼前这个男子,他的面容,他的发丝,他的身体,那种酥麻的快意自下而上如同电流一般通向四肢百骸,刺得心神都跟着颤动。

    “陵郁……我爱你……”一声浅浅的叹息随着一道爆裂的华彩倾泻而出,柳陵郁埋首九疑的颈窝,于唇齿间轻声道:“阿九,我已等了许久……”

    来年开春,柳陵郁怀里抱着哇哇大哭的柳承欢去找九疑。

    九疑懒懒地躺在软榻上,听见推门声就开始装睡。

    柳陵郁走到她身边,推了她一把,道:“行了,别装了,承欢要你这个娘呢!”

    “我才不要他!”九疑皱着眉头推开柳承欢,埋怨道:“怎么又是儿子!

    有一个柳承情我就受够了!你还让我生!”顺手掐了一把柳陵郁,九疑别开头去,不理会哭得死去活来的柳承欢。她肠子都快悔青了,柳陵郁明明答应他不让她再生了,可还是多出这个大胖小子。

    柳陵郁见她不疼爱亲子,自知理亏却还是不能纵容,只道:“说了是惩罚,你要怨就怨你自己,别迁怒承欢。”

    九疑扭头,却看到被柳陵郁托到眼前的柳承欢,不由自主便接过了襁褓。

    孩子生下来都快一个月了,她都没有仔细打量过,此刻一见,只觉得这孩子比之柳承情幼年还要漂亮许多。看看柳陵郁,又看看柳承欢,九疑问:“他……真的是小子?”

    柳陵郁无力道:“你说呢?”

    九疑掀开襁褓,看到柳承欢的下身,不禁傻了:“我竟然生得出这么漂亮的小子?”

    柳陵郁抚额,道:“他困了……”

    九疑这才呆呆地看着怀里的小东西狠狠地亲了一口,喃喃道:“有个比丫头还漂亮的儿子也不错……”

    柳陵郁听闻,拨了拨九疑的额发,笑道:“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

    九疑白了他一眼,兀自抱紧了怀中人。

    远远地,柳承情朝这边跑来,亦是一脸欢喜……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