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俏妞斗夫记 第40章 爱劫难逃(2)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我向来识相,从不爱蹚浑水。我讪笑了一声,瞅着他们二人,“呃……我有个好提议……你们要不要坐下喝喝茶,聊聊天?”

    我一声说罢,众人都神色奇特地看着我,可那两人却纹丝不动。

    真是,怎么这么不给面子?我迟疑了一下,也不管了,便往门外退去,“没关系,我这就招呼小二去!”

    杨修齐这边的人认识我,杨修齐不拦着我,其余人也不敢拦着。我退着退着退到门边,在众人的瞩目之下退出了大门。总算是逃离了危险地带,我微微松了口气,叹了一声。一眨眼间,楼道里亮着的灯笼忽然一齐全都灭了。

    怎么回事?我蓦地一惊,警觉地看向上方。耳边却是一连串嗖嗖之声,有人冲了出来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

    “啊……”搞不清状况,我吓得尖叫。声音方出来便被那人捂着嘴巴憋了回去。

    “嘘,是我,快走!”

    “啊?”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小王爷拉着我的手便往走廊跑去,而身后只听得阵阵厮杀声。楼里原本有许多客人,这灯火一灭便都乱了,而现在又是厮杀打斗,简直像炸开的锅,一团乱。

    我跟着小王爷摸黑往前,却是没头没脑什么都不清楚。我边逃边问他,“你要带我去哪儿?”

    他一边对付着来袭的对手,一边照顾着我说道:“离开这里。”

    “你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杨修齐为什么还要追杀你?”

    他顿了一顿,看着我说:“你以为呢?皇帝做事滴水不漏,素来都是斩草除根的,我只要活着对他就有威胁……”

    迎头一阵凉风,我吓得赶紧缩脖子。他却快速地把刀子接了下来,将我护在身后。听得如此我忙指着自己问他,“那我呢?你跑你的拽上我干什么?”

    他转过头来阴森森地一笑,“不拉着你跑你会被追杀吗,不被追杀你会愿意跟我走吗?”

    我不,你这浑蛋……

    我深深地为认识了这么个男人感到内伤,难道你死也要拉着我给你做垫背吗?

    “小心!”我手抚着额头,大感头疼之际,左半边便感觉到一阵凉意,小王爷一掌帮我打开了来人,拽着我进了一间屋子。

    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都有些不适应。屋子里光线不明,也不是很看得见里面的情况,耳中只听到外面打斗趋于激烈的厮杀拼砍声。

    一路逃跑费了些力气,我靠在门板上喘着气。小王爷一把将我拽开,急急地往里走去。

    喂,你当我还是原来那个健步如飞的凌飞燕啊,我可是孕妇!我手扶着腰很有意见,边走边埋怨道:“你让我歇会儿行不行?肚子痛啊!”

    “这里不安全,我送你去安全的地方!”他说着停了下来,扭动了一个什么机关。

    轰隆一声响后,一扇石门缓缓地开了。屋内黑暗,而那石门之内却更为黑暗,只从外看就觉得伸手不见五指。

    我一阵好奇,也就不叫了,探出头去朝里面看得出神,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问道:“怎么还有密室?”

    小王爷没有回话,只是牵着我的手走了进去,提醒着我脚下有台阶,小心。顺着他的指引我走了一阵,他却忽然不肯往前了。

    “顺着这条通道往前,直走便是出口,到了出口有人接应。”他深叹了一声,对我说道。

    “啊?”听这意思似乎他不打算和我一起走,那我一个人还能去哪儿?

    “把这个带上,他们看到自然会安顿你。”说着他又往我手里塞了一个金属牌子,沉甸甸的,我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材质。可这一下,这情况似乎越来越不对了。我一把拽住他的衣袖,很是好奇道:“你让我走,那你呢?”

    他沉默了一阵,拍了拍我的手背,“天亮之前我没有回来,他们会带着你出城。好好带大孩子,记得他要姓赵!”

    怎么跟生离死别似的,咱们不是才重逢吗?

    我忍不住追问:“喂,你要干什么?”

    他又是沉默了一阵,抱住我的脑袋,在额头上烙下了一个吻,“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

    “可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却转身离开了。

    黑漆漆的通道,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听到他越走越远的脚步声,却一点都看不到希望和尽头……尾声

    人的一生势必要经历很多很多的事情才能成长,譬如跌倒了才会知道怎样爬起,受过伤了才知道欢乐的难能可贵。我的这一生虽没有过跌宕起伏,经历的这一切却也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三月刚到,天气已经变得异常温暖,院子里的花开得如火如荼。听说城里来了个说书先生,讲了个十分有趣的关于女飞贼的故事,一夜之间红遍了姑苏城。

    想我曾经也做过这个行当,听到那二字感到万分之亲切,便十分想要见识一下。夫君说我喜欢让人请来便是,在家中开那三日三夜的大宴,听到我腻为止。他如此一说我便不高兴了,听书这东西和听曲、赌钱都是一个道理,众乐乐才叫乐!

    选了个好日子,我把孩子交给了奶娘,拽着夫君便去了问月楼,想要一睹那先生的风采。夫君起先不同意,可我坚持要去,他也只得放下架子作陪了。

    问月楼是姑苏城中一家老字号的饭馆,专做地方菜肴,也算得上远近驰名,时而有那说书的唱曲的名角客串跑堂,所以生意比别家更兴隆一些。

    我们到那儿时,那先生已经说开了,楼里坐满了人。只听得他醒木一拍,娓娓说道:“上回说到女飞贼凌飞燕和郑小王爷一番斗智斗勇,输得身败名裂。小王爷戏挑佳人,赢得满堂喝彩……”

    我这一口水刚喝下,硬生生地被这几个人名给呛得喷出来了。凌飞燕?我?小王爷?夫君?

    我偷偷朝着夫君瞄去,原本很是不屑的他却似来了兴致,悠然自得地摇着扇子点着头,还不忘给我递了一条帕子。

    我说:“喂,听到自己被说书的当主角你就不觉得很冷吗?”

    他眉头微微动了动,却是回答得文不对题,“回去记得添件衣裳!”

    “却说那杨穆云早有计划,只待小王爷主动入瓮,偏不知佳人有心舍身搭救……”过了许久,又是一声醒木敲响,终于传出了结束语,“各位客官,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今日到此为止,多谢捧场!”

    我如获大赦地拍了拍自己的心肝,有种找个地洞藏起来的冲动。这故事里的事情七七八八也算真实,可我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浑身满是鸡皮疙瘩。

    “下次,我再也不来了!”我飞快地奔出了问月楼,站在大街上喘着气。夫君却是兴致大好,优哉游哉地摇着扇子,脸上也有了少见的笑容,盯着我看了又看,好像没见过一般。

    “你看什么?”我瞪着他,不满地问。

    “当初,咱们就是这么认识的吧?”他独自回味了一阵,摇了摇头。

    “少跟我提当初,不认识你我就不会认识杨修齐,也就不会走到哪儿都倒霉。”我埋怨了他一阵,心头却一顿,忙看向他,“他怎么把杨修齐改成杨穆云了?有本事也别改啊!”

    尾声“你我都是死人,所以被人拿来编成了故事。你别忘了杨修齐现在可是当朝右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夫君摇了摇扇子,轻笑了一声。

    “什么右相,还不是被你坑成了穷鬼一个!”

    夫君却是几不可闻地发出一声讥笑,回头瞟我,“又和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他技不如人!”

    好吧,你总是很得意。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跟上了他的步伐。

    说到这个,我时常情不自禁地想到多年前的那些事,想到夫君被杨修齐算计时那落魄的样子。

    还记得那晚我摸着黑从通道里走了出来,回身只看到漫香楼方向有着漫天火光。那火势熊熊,映得半壁天空都是红色的,隔着河岸依旧能听得到对岸的哀号阵阵。

    我出生时八字多金,却忌火,我娘在世时让我离火远些。我不相信命理之说,然而似乎我好几次都差点命丧火中,便将这相克二字体现得淋漓尽致,以至于我现在只要看到大火总有着极为不祥的预感。

    我焦急万分地看着河岸那头,握紧了小王爷给我的东西。出来我才看清楚那是一块金牌,上面有着他们赵家的家徽,金灿灿的牌子在火光下亮闪闪的。想来这是他的信物,给我证实身份用的。

    哔哔两声响,一连串烟花上了天在空中爆开,花火却又似流星般点点消散。信号打出,暗处接应的人便全都出来了。一看到信物他们便要带着我走,我让他们去救人,结果我还没说完话小腹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完了,完了,不会要生了吧?

    那一行训练有素的男男女女瞅着我都傻了眼,手忙脚乱地将我抬上了马车,并将我载回了一心居。

    我娘说孩子天生就是来捣乱的,这话我赞同,不然这孩子早没动静晚没动静,怎么就在他爹出事的时候他却要来了,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我痛得死去活来,翻滚到了天亮,强留着一丝意识地拽着身边的稳婆,“回来了吗?他回来了吗?”

    那婆子一脸茫然,拿着湿布傻愣愣地看着我,外面都是脚步声,一群人都和我一样,急得坐立不安。

    见到这情形,我很是无力地松开了接生婆。天亮了,我等的人却没有回来。

    “啊——”那阵阵剧烈的疼痛又将我的意识给拉了回去,疼得我只能哀号。

    那会儿二表妹生孩子时我就觉得,世上要有什么声音比杀猪还难听,那肯定就是女人生孩子时的叫声。真是没有想到,一个转身也轮到我了。真是很想此时咬上某人几口,让他和我一起疼,可惜,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生这个孩子,我要死要活地干号了两天,小王爷的手下们没有将我丢下,而是一直守着。我不曾想过他们知道这孩子是小王爷的,但是他们没有丢下我,这份恩情我心领了。

    熬到第三天清晨,我抱着将死的心理使上了最后一把劲。

    哇一声啼哭,孩子终于生出来了。我奄奄一息地望着稳婆手中抱着的孩子,看着她的笑脸,可她说什么都已经听不清了。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做个贼,做个成功的贼,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走到哪里都有无数人仰望,然后功成身退,和大表姐一样找个如意郎君,这一辈子也就无憾了。

    我为了我的伟大志向奋斗了半辈子,结果前半个没完成,后半个直接送我去见了阎王老爷。我恨哪!

    一声哀号,我猛地睁开眼睛,耳边传来孩子阵阵啼哭。我扭头看向身旁被包裹得像小粽子一样的孩子,却看到了一张充满笑容的熟悉大脸。

    “还活着呢……”我有些吃惊,憋了半天,有气无力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们都活着!”小王爷轻轻拨开我额前的发丝,乐不可支地看着孩子,“女儿脸像你,眼睛像我,鼻子也像我……”

    他这一说我才知道,原来自己生了丫头片子。亏得杨二少左一声儿子右一声儿子地叫唤,活生生地把我家丫头叫成了小子。

    小王爷说得神乎其神,说得我忍不住看去。孩子张着嘴巴在嗷嗷大哭,一张嘴就占了脸一大半,至于眼睛鼻子,我实在没看出来哪里像他,哪里像我。而那皱巴巴的小脸,完全没遗传到我和小王爷半点。

    我不高兴地一声嘀咕,“真丑!”

    “丑也是我女儿!”小王爷嘿嘿地笑了,抱过孩子就晃了起来。大概是没有经验,抱的姿势也是相当怪异,却是小心翼翼生怕碰伤了她。

    而后的几天,孩子除了吃奶,其他时间几乎都在他怀里待着。很难想象,小王爷这么一个自视清高的人却会对着一个只会哇哇乱叫的孩子傻笑,有时候孩子尿了他一身,他却还很开心,一点都不见恼意。

    人家都说,女儿和爹亲。看着他们俩那样我便在想,看来不需要等到孩子长大,我便已被他们父女俩给挤出去了。

    静养了几日,我身体稍稍恢复了些,小王爷带着一大家子离开了扬州城。过城门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那些守卫单挑着孕妇查。我因为抱着孩子,也就混了过去。

    小王爷带着我到了姑苏。他早先在姑苏已买下了宅院。我整日照顾着孩子,甚少知道外面的消息。有时候无聊也会问他,他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可是他却爱理不理地瞟我,至今不肯回答。这事在我心中就好似一个解不开的谜,一直憋到了京城传来了消息。

    春后杨修齐进了京城,小皇帝对他又是封赏又是嘉奖,并留他做了京官,还给他过世的夫人封了个“一品诰命夫人”。

    他去世的夫人,也就是指我啦!

    这事也挺离奇,就和小王爷不肯道明的那一晚一样,我完全不知情况。隐约听得坊间传闻,说杨二少在漫香楼缉拿叛军余孽,叛军挟持了我,在乱斗之中我中了暗箭摔下了漫香楼后面的大河里,三天之后被人找到,却已和腹中的胎儿命丧九泉,面目全非,无法辨认。

    好事被人拿来说我不介意,可是被说成是死人我真是好一番恼火,这多晦气呀!我一听到这话便是要找那说话的人理论,小王爷却一把拽住了我,问:“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不好吗?你还想着杨修齐来追你?”

    一番话说得我憋了半晌,只好愤愤地捶桌子。

    当然,也不完全是坏消息,有一件事也让我感慨了一下。

    师父他老人家因为在亭州从秦佑之手里把小皇帝弄了出来,小皇帝感念他的恩情,不顾他人反对封了他一个“盗帅”的称号,就是盗贼中的元帅,还打了一块金牌给他,不管他怎么偷,全都免罪。一下子,师父的形象高大起来,荣升为盗贼中的典范,无数人敬仰的神人,让我又眼红又嫉妒。要知道,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秦佑之的,听说他没有等到处决,自己弄来了一包毒药,在过年前的一夜自尽了。

    想他也曾经权倾朝野,门客若千,到最后却死得凄凉,连替他收尸的人都没有。

    可悲!可叹!

    听到这些事情,我现在只觉得和我离得很远,老是想感慨。

    杨修齐在小皇帝的扶持之下,渐渐地成长了起来,一跃成为当朝第一权臣。还记得以前,他说过他不喜欢这些,他喜欢的是自由自在不受约束,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帮助他大哥,保护家里的人。可惜,他的那个梦想永远化作了泡影。

    小皇帝喜怒无常,明里对他恩宠有加,暗里却是处处设防。也不知是谁放出了消息,说他得到了前朝的宝藏,小皇帝又开始对他产生了猜忌。为了表明忠心,杨二少不得不拿出了家中财物给小皇帝赈灾用,硬是把自己坑成了穷鬼。

    想自由的没有自由,想要权势的最后却得了自由。看着某人,我不由得一声惋惜:“杨修齐,他是个好人!”

    “哼!他只是无能!”某人很不以为然一声冷哼,摇着扇子道。

    “他那会儿对我可是真的好!”

    “那是因为他从来都没得到!”

    好吧,你总是有理由!瞅着他那不屑的样子,我眼珠子转了转便上前缠住了他的胳膊,“你说,前朝宝藏那消息是不是你放出去的?”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真是你啊?我就知道,别人和他没仇……”

    “他多番陷害我,我只是给他一个教训!”

    “你这教训可真够狠的……”

    “哼!”

    “阿呆……”

    “是夫君!”

    “呃……夫君……”

    “嗯?”

    “我饿了,你回去给我做蛋炒饭?”

    “嗯!”

    “夫君……”

    “又怎么了?”

    ……

    (完)广西人民出版社征稿函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