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地师之命格 第288章 比翼双飞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一月后。

    一朵又厚又黑的乌云密密的遮住了月光,大地上一片漆黑。

    皖南的靠山村寂静无声,只有偶尔阵阵夜风拂过,微微激起树叶簌动之音,在寂静中有节奏的轻响着,好似为村西的那对璧人喝彩。

    今日便是朱晨逸与张小花的洞房花烛夜。

    朱晨逸与张小花本就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在经历众多磨难之后,终于修成正果,二人指天为媒,结为夫妻,比翼双飞,同心同德。从此鸳鸯侠侣,逍遥天下,比翼双飞。

    张小花坐在大红的喜床上,指尖轻抚着木质的床沿,心中十分期待,又有些许紧张。虽然和哥哥已经相识很多年,可今夜过后,就要成为他的女人,心中不免有些紧张。眉眼含笑,羞红了双颊。鲜红的喜帕挡住了视线,也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过来。

    虽然是指天为媒,他却坚持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

    夜色将晚,屋内龙凤花烛光影摇曳,异常喜庆。

    房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阵微风扶起喜帕的一角,只见朱晨逸面带笑容,一身大红竟穿出了几分妖妖魅惑的感觉,俊朗异常,张小花一时间竟错愕当场。

    他快步走到床边,轻轻的掀起丝制的盖头,指尖传来细滑的触感同手背拂过小丫头脸庞的触感竟如此相似。

    她,肤如凝脂,眉目如画,面若桃花,一笑一颦,夺人魂魄。一头乌黑秀发半盘半散,柔桡轻曼,妩媚纤弱。樱桃小口,嘴角含笑,巧笑嫣然,惊为天人。

    张小花朱唇轻启,柔声唤道:“哥哥!”一声娇羞的暧昧的声音,让朱晨逸顿时乱了分寸。转身间,拿过交杯酒,倒入两个早已准备好的雕花小杯里,将一只杯子递给了张小花,口中道:“丫头,嫁给我你后悔么?”

    “此生无悔!”

    小花接过酒杯,但看杯中酒水竟只有半口而已,不禁笑出了声。原来哥哥是怕她一杯酒下去,醉了便浪费了这今宵苦短。

    朱晨逸转身坐到床边,挽过小花的手臂,二人深情凝望。

    这酒入口甘甜,喝下去竟如此辣,张小花微微皱眉,双侠绯红,睫毛在夜风中颤抖,他的心也随着颤动。

    他静静地凝视,默默的靠近。

    感觉,那片烛光摇曳太过浪漫。

    没有任何激情荡跃,只是寂静的心动。朱晨逸放下手中酒杯,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顺势将娇躯抱入怀中,温柔的亲吻着那抹嫣红,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张小花微闭凤眼,手中的酒杯顺势滑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而朱晨逸却恍若未闻,温润炽热的唇,轻轻的印了上去,辗转厮磨寻找出口,将张小花嘴里未能下咽酒水纳入口中,舌尖传来另一种甘甜。丫头的唇异样柔软,醉倒在温柔乡里。

    朱晨逸右手掌轻轻的托住她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那盈盈一握的腰身,两个人更加贴近。

    张小花嘴里传来的是纯男性的味道,淡淡的酒香,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温柔极致,缠绵悱恻的吻,将她化作一滩春水醉倒身下,杏眼半眯,媚眼迷离。

    二人在唇舌来往中越发感到胸口渐渐发热发烫,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激起的莫名的不安与躁动,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这种吻简直是场灾难,耗尽了双方体力!

    还未等小花反应过来,朱晨逸伸手取下她头顶的发饰,一头如墨的青丝滑落下来,划过他的手指,心下感到非常幸福能拥有这样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他的结发妻子。

    随着他的动作,张小花身上的大红喜服从肩上滑落,露出如凝脂般细滑的肩膀,春光半露。朱晨逸早已觉得胸口发烫,喉咙发紧。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娇躯,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发泄无边的。房间里的温度极度攀升,喘息声,娇喘声,空气中弥漫着小丫头身上迷人的味道。

    夜色撩人,屋外浓墨重彩的黑夜,北风呼呼的吹着,院内是一片梅林,梅花傲雪,含苞待放。

    张小花的娇喘声,声声入耳,那样的魅惑,那样的催发激情。朱晨逸早已把持不住,欲火焚身。低吼一声,一把扯下那遮掩娇躯的屏障,映入眼帘的是魅惑无边的酮体。

    感受到朱晨逸的狂野,张小花微微一怔,浑身颤抖,只见洁白耀眼的娇躯,细细的手臂,丰满圆润的胸部尖上两点樱红,平坦白皙的小腹……朱晨逸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在身下,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眼睛,细腻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开来。张小花的娇喘声,更加急促,娇躯微微的颤抖。

    “丫头别怕,我爱你!”一句温柔的话,在耳边传来,小花手臂绕上朱晨逸的脖子,含羞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朱晨逸吻遍了小丫头的全身,留下一片片娇艳的吻痕,最后终是停留在胸前那处最为柔软,最为吸引人的两处浑圆处,辗转厮磨,小丫头早已嘤咛出声,化为一滩春水,承欢身下。

    再也无法控制满溢的,朱晨逸身体早已烈火焚身,痛苦不堪,可还是极力的忍耐着,这是张小花的初夜,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而伤了她,直到张小花的身体也如他一般滚烫。这才将身子猛然一沉,张小花痛呼一声,热泪夺眶而出。

    他没有任何动作,紧紧的抱着她,温柔的吻去眼角的泪水,亲吻那魅惑的双唇,辗转缠绵。

    小花的身体如被撕裂一般,痛的全身颤抖,全身瞬间布满的细密的汗珠。

    “丫头,我爱你,深爱你……”耳边传来温柔的爱语,一遍遍,一声声,甜蜜入心。

    屋内红烛摇曳,帐内阵阵喘息。屋外风云变幻,风雪交加,这可冻坏了在窗下偷听的纯阳子一干人等。纯阳子摇摇头,气愤的说道:“真看不出师弟平时威风八面,雷厉风行,在床上竟像个娘们一般,磨磨唧唧……”屋内从张小花一声痛呼后竟再无半点声音,这可急坏了偷听墙根的诸位,皇上不急太监急,此话真是说的入木三分。

    “你懂个屁,这叫怜爱女人懂么?”白云飞扭头瞪了一眼纯阳子,轻声道:“女人第一次都会疼,朱兄弟这叫体贴,温柔,你懂么?”纯阳子白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又没结过婚,碰过女人,你懂个屁。”

    就在两人争论女人第一疼不疼的问题之时,从旁忽然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朱兄弟不是射了吧?”纯阳子和白云飞扭头望去,只见九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摸了上来,爬在门缝中偷窥。

    屋内,红色的纱帐如云如烟,从屋外看不清是一人还是二人,一声声的娇喘,****声不停的传出。

    张小花许是被压得久了,想动下身子,谁知这一动,他的分身竟又进去了半分,痛的一声****随口溢出。朱晨逸下身早已涨的发疼,再加上这小丫头的紧致让他进退两难,她这一动,让他再也按耐不住,疯狂的律动起来。屋内,红色的纱帐如云如烟,床上看不清是一人还是二人。

    ****声,娇喘声,压抑的呻吟声,不停的传出……

    不知几番过后,屋内渐渐平息下来,此次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

    窗下的众人顶着一双熊猫眼,面面相觑,朱晨逸这厮果然厉害,竟能折腾一整夜,羡煞了众人!

    小丫头初尝,被折磨的早已昏睡了过去。朱晨逸伸手揽过她的娇躯,看着她红肿的双眼和双唇,娇躯上遍布吻痕,衬着肌肤更加白如凝脂。疼惜的抚摸她的脸庞,脊背,轻轻的拍她入睡。

    从此,不管天涯海角,他们终于可以相守一生,再也不分开!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