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玉碎) 正文 曾是惊鸿照影来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黄昏时分,落日照在海面上,碎成粼粼的金浪,半天里的云霞,玫瑰紫渐渐单薄成拱璧蓝,徐徐渗入胭脂红……宝蓝底的天幕上,这里一抹,那里一缕,流动的华光冷凝下来,像是泼溅的水彩,渐渐干涸。晚风吹来,仿佛能吹起一层细粉,风里夹着海的咸腥,热哄哄像小孩子的嘴,又潮又湿胡乱印在人身上。

    天气这样热,天花板上的电扇虽然转着,吹出来的风也并不叫人觉得凉爽,那嗡嗡的低沉声音,反倒叫人觉得像蚊子一样在耳畔滋扰,令人只是心浮气燥。碎发腻在额前,衣服汗湿了,粘在身上格外难受。面前小小的一盏通讯灯又亮了,她重复着重复了无数遍的说辞:“你好,这里是总机,请问你要哪里?”

    对方只答:“枫港。”

    她反问:“请问要枫港哪里?”见鬼——她总不能将线直接接到枫港总机那里去吧,听那漫不经心的腔调,就知道不怀好意。果然不出所料,对方反问她:“小姐,你是新来的?”

    这样的搭讪,三天来她已经遇上十余次了。唇角不知不觉牵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千篇一律的开头,接下来就要问她贵姓贵庚是否可以到海滩上散步等等等……这样热的天气,实在没心情应付这群无聊的登徒子。她重复了一遍问话:“请问要枫港哪里?”

    “枫港官邸。”

    恬不知耻,三天来他们什么招都用上了,最好笑的一次甚至有人要她接总部。这一个更绝,难为他们想得出来,枫港官邸?她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他:“先生,你没有权限要求接往枫港官邸。”

    他哧哧的笑起来,她就知道,他们不过是无所事事,才以骚扰新来的她为乐。这帮家伙,用家宜的话说,见到新人就像苍蝇见了臭鸡蛋。呸!她又不是臭鸡蛋。身清玉洁不露破绽,看他们如何下得手去。

    只听他一本正经的问:“我是5579也不行吗?”

    听那口气,简直像是5579有什么特权似的。条例规章她背得滚瓜烂熟,一张口就答他:“5字打头的话线无权接往二级以上安全级别。5579先生,请您挂线。”不由分说伸手就将话线收掉,可惜他们脸皮都比城墙厚,碰钉子也不会自觉没趣。

    第二天是她轮休,她出去买了东西回来,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偌大的饭堂里只有她一个人,真是难得的清净。可惜天公不作美,偏偏有只苍蝇比她还要晚,端着饭菜从她身边过去,又晃了回来。她虽然埋头苦吃,但傻瓜也知道他要说什么。果然,他一开口就问:“你就是新来的叶钦薇?”她听出来他的声音来,就是昨天那个5579,想不到不肯死心。拜托,能不能用新鲜点的桥段?虽然打听出了她的名字,还是用这没创意的陈词滥调来纠缠不清?

    叹了口气,她敢打赌,这几日她叶钦薇三个字,是全基地上下的头号热门话题。这种礼遇,叫人“受宠若惊”到一触即发。她闲闲的放低筷子,打量了面前的苍蝇一眼。还算是一表人材,做登徒子真是浪费。她问:“接下来你是不是要问,你可不可以坐这里?我现在就告诉你,不可以。”

    他笑起来,偏偏就大喇喇的坐下来:“你说不可以我就不能坐?这是饭堂又不是你家客厅。”

    她连翻白眼的气力都省下了,恬不知耻,不用和他一般见识。反正不理他,看他能怎么样。谁知一餐饭吃完,他也没再说一句话,倒叫人微微意外。她走到水池前洗碗,他也走过来洗碗。只见他将碗中接满了水,左摇摇右晃晃,哗一声倒掉,然后就将碗放回架上。看得她终于忍不住一时嘴快:“你洗好了?”

    他说:“当然啦,不然还要怎么洗?”

    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样子洗碗,她敢打赌连碗里的油花都还没来得及涮掉。她还真没见识过:“今天晚上看到它长霉的话,那你一定不要太奇怪。”

    他脸微微一红,说:“对不起,我以前没有洗过碗。”

    没想到他还会脸红,她问:“你是飞行的?怎么到这边来吃饭?”飞行驾驶员有专门的饭堂,他迟疑了一下,说:“不是,我也是地勤。”

    她问:“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吃饭?”

    他老老实实的答:“其实我吃过了,但是看到你进来,所以也跑进来了,只好又叫了一份再吃——真是撑死我了。”

    她哧哧的笑起来,没想到他说实话。看他那样子,一脸可怜的无辜。想到那满满一大碗饭菜,老天,他不要撑出胃病来才好。

    只听他问:“听说你今天休息,可不可以请你到海边去玩。”

    她想了一想,说:“行,下午三点钟,你在沙滩上等我。”

    嘿!她一定会去——才怪!

    三点钟的太阳,晒也晒死他!

    又是黄昏,从小小的窗口望去,海是墨黑的底,西天上只剩了最后一缕余晖。大地吐纳着一天的热气。窗外棕榈树的叶子,在夜风里轻摇如扇,

    谁知一接班接到的第一通电话,就是愤怒的气急败坏:“叶钦薇,你放我鸽子!”

    哦哦!这声音真有几分耳熟,难得他没有被晒死。她一面极力的忍笑,一面镇定自若的反问:“我只叫你在沙滩上等我,我又没有说我会去。”

    “叶钦薇!”咬牙切齿的怒火几乎要沿着电话线燃过来:“你竟然耍我,让我在烈日下像傻瓜一样等你足足三个钟头?!”

    三个钟头?老天,他竟然没有中暑昏倒?好笑之余涌上的那一丝微微的歉疚,却被身旁同事的目光打乱,她已经违反规定了。她连忙说:“请问你到底要哪里?”

    “我哪里都不要。”听来他已经气晕头了,连腔调都变了。

    她扮个鬼脸,反正他也看不到:“对不起,那就只好请你收线。”尽忠职守的拔掉他的话线,但愿他七窍不要生烟,呜呼。

    通宵的夜班上完,人只剩了倦意。她在渴睡的深渊里深一脚浅一脚往宿舍走去。刚刚走到岔路口,突然一个人斜剌里出来:“叶钦薇!”

    大事不妙,瞧他那样子,像是一夜没睡卯足了劲来找她算帐的。他不会带着刀吧?或者是枪?赤手空拳她也赢不了他啊。谁知他却没有走上前来,只是远远看着她。那眼里竟然有一抹寂廖:“我是不是真的很让你讨厌?”

    她没有答话,他长长叹了口气,缓缓转过身去。

    或许是睡眼惺松,或许是他实在一表人材,或许是她哪根筋不对头,反正她脱口叫他:“等一等。”见他转过脸来,她偏偏又张口结舌。

    半晌,她才说:“我后天休假。”

    朝阳的万丈光辉正映在他脸上。仿佛流光溢彩,他的眼里闪动着夺目的光芒。他说:“我后天打电话给你。”那脸上熠熠生辉的欣喜,令得天为之蓝,云为之白,海风为之清凉。

    等到那一天,他果然打了电话给她。她换了衣服溜出宿舍,觉得像做坏事的小孩子。心虚的跟着他往外走,还好上帝成全,没有遇上一个熟人。否则见着他们两人,还不以为她刚来一个礼拜就跟人谈恋爱。见鬼!那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街上更热,短短的一条小街,走到一半她已是大汗淋漓。他买了汽水请她,她一口气骨嘟嘟就喝掉了,放下瓶子,又垂涎的望着他手里那瓶。他好笑的递给她,她毫不客气的接过去,一口气没换过来呛到了,只咳得脸都憋红了。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倒弄得她不好意思。一转念,更加觉得好笑,说:“真有趣,我到现在都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怔了一下,才说:“我叫清渝。”

    她念了一遍:“清鱼——水至清则无鱼?还是轻于鸿毛那个轻于?”

    他微笑起来:“不是,是清水的清,三水那个渝。”

    她哎呀了一声,说:“都是水,发大水了。”

    一条街走了两个来回了,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傻气,他买了木瓜给她吃,又买椰子来吃,最后又买芒果。她终于忍不住问:“你怎么不停的买东西让我吃?”他说:“因为你吃东西的样子最好看。”

    这叫什么话?她想起上次在饭堂里的事,禁不住笑了。他也想起来,也只是笑:“那天我可真是撑到了——连晚饭都没有吃。”她说:“活该。”可是声调里不由自主没有了狠气,反倒似有一丝甜腻。芒果又大又香,咬开来似蜜一样。她连连的叫好吃,他于是又去买了几斤,说:“给你带回去。”提着那芒果跟在她身后,她笑,说:“你瞧,咱们像不像小贩?”他说:“若是有人来买,我就五块钱全卖掉。”她呸了一声,说:“一块钱买的,一转手就赚四块,你当旁人是傻子?”

    他望着她,轻轻的说:“旁人不是傻子,我才是傻子。”

    她直叫他看得心里怦怦直跳,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觉得他眼晴像是海,深沉的可以叫人溺死在里头。她竟然不敢再看,转开脸去。

    忽然听他低声说:“对不起,我骗了你。”

    她一惊,看着他,问:“你骗了我什么?”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上次我骗你说,我也是地勤。其实我怕你因为我是飞行,不理我。”

    她的心忽悠悠往下一落,她就知道,她与他有着距离,他的气质,就像是天之骄子,那样随意的立于人前,也有一种隐隐的卓然不凡,原来他是飞行驾驶。他瞧着她,那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悲哀来:“瞧,你已经打算不理我了。”

    她的确不愿让人说她高攀,可是他这样看着她,叫她心里一片混乱。自尊到底抵不过蠢蠢欲动的情绪,她哼了一声,说:“算了,你既然坦白,我就原谅你了。”

    回到基地天色已晚,她又怕让人家撞见。只得在岔路口便停下来。他说:“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她连忙摇头:“不好。”他赌气说:“那么我明天来找你。”她只得让步:“好,你给我打电话。”他这才笑起来,走了很远了,她回头看,他还站在那里望着她,那样子仿佛是要一直望下去,她手里拎着芒果,沉甸甸的,可是甜香酝人。

    她向宿舍走回去,路旁种着夜来香,花香浓冽,月色下一团团花影,沿阶草长得绵软如毯,草丛里听得到轻吟的虫声。她不知为何步子轻快,心也轻快的想要唱歌一样。她想起儿时听过的小调,最后一句是月亮照来水淌淌,那月色果然好得如水一样,照得人心里都温存起来。

    推开宿舍的门,一面笑一面说:“瞧我带什么回来了。”高高的将芒果举起,宿舍里的人全都抬起头来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她觉出异样来,惊诧的问:“怎么啦?以往看到吃的,你们都会扑上来的。”

    仍然没有人说话,只有家宜慌忙的走上前来,问她:“你和5579约会去了?”

    她的脸蓦然红了,没想到还是教人看到了。见鬼,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她说:“不是约会——我们只是去……买了水果。”众人的目光终于令她纳闷起来,她望着家宜,家宜叹了口气:“5579没有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

    她让家宜弄糊涂了,迟疑着答:“他只说他叫清渝。”家宜转开脸去,对室友说:“你们瞧,我就说钦薇不知道。”

    她彻底的糊涂了,追问:“他怎么了?5579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郑书媛终于插了一句话:“钦薇刚来,确实不知道——”余安丽不紧不慢的望了她一眼,声调倒有几分微讽:“那也总该听说过,基地里面有这天字一号的人物。”

    天字一号?她想起初来第一天就听到家宜的玩笑:“唔,咱们这里有天字一号人物。”她压根没往心里去,觉得他离她起码有着十万光年,虽然在一个基地里头,他应当是天上的鹰,而她只是地上平凡的蚁,做梦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她的脸色刷一下白了,家宜轻声的说:“你才来不知道,5579是慕容清渝,我们背地里只叫他5579。”

    她一下子像跌进冰冷的海水里,四周都是呼啸席卷的滔天巨浪。他只对她说了他的名字,却刻意隐瞒了姓氏。慕容清渝,他竟然是慕容清渝。

    她想起第一次的情形来,他要她将话线接往枫港官邸,原来并不是拿她寻开心,他是真的打电话——打电话回家去。她紧紧咬着下唇,全基地都知道他是谁,独独她不知道。所以他骗她,将她的无知当成好玩的事情,天之骄子一时兴起,逗她玩玩,将她耍得团团转。想必他憋笑已经快要憋出内伤来了吧。

    她紧紧攥着手,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这样——这样恨一个人,恨不得立刻将他揪到面前来质问。她被捉弄,被他这样捉弄。她恨死他!

    睡到半夜时分,屋子里静静的,大家都睡着了。除了她,窗口里倾泄着一方好月,像银色的缎子铺在那里,风吹来是海的凉腥。身下的席子让体温温热了,细细的一条条烙在臂上,烙出浅浅的印痕。怎么这样轻易,轻易就留下了烙印。可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明天醒来,这印痕也就没有了。

    近午时分,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屋子里仿佛是蒸笼,蒸得人汗腻腻的,世间似乎沸热如炼狱。信号灯急促明灭闪烁。她努力让声调平静:“你好总机。”他语调轻松高兴:“我刚刚下来,回到宿舍就给你打电话。你是上午班,那么下午我们去外面吃鱼丸。”

    天气这样热,连心田亦焦渴龟裂。她平静的反问:“慕容先生,请问要哪里?”

    他在那头一下子安静下来,耳机里只听得到他的呼吸,渐渐急促,终于说:“我不是故意骗你。”

    她的声音平静如死水:“你不要接线,就请挂线。”

    他说:“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

    她伸出手,迅速决绝的将话线拔下。

    下午的时候没有风,闷得像是令人透不过气来。她独自一个人在洗衣房里洗衣服,狠狠的揉着衣服,额上的汗一直往下滴着,她索性将床单也洗了,直洗出一身汗来,打了水又去擦席子。天气太热,连水都仿佛触手是温的,毛巾拧的松松的,一把一把仔细的擦着,仿佛那样就可以擦去什么似的。等到所有的事情做完,她扔开毛巾,坐在那里只是发呆。

    黄昏时分她去水房打水,顺着路一转过弯就放缓了步子,他远远的立在一株凤凰树下,只是瞧着她。她突然醒悟过来似的,加快步子目不斜视就往前走。他果然追上来:“叶钦薇,你听我说。”

    她只是紧紧闭着嘴,越走越快,可是他腿长步子快,几步就追上了她:“叶钦薇,我在这里等你一下午了,就是等你出来当面对你讲,你不能这样不公平。”

    她终于开了口,语气尖诮:“公平?我怎么不公平了?不公平的是谁?你将我当成什么,骗得我团团转,就这样好玩?”

    他急切的说:“我道歉,我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说,我只是害怕,害怕你一听说我是谁,就会掉头就走。”她仍是不理不睬,他咬一咬牙:“你不能这样,我不能选择我的家庭,你不能这样不公平,为着我的家庭,马上将我归入拒绝往来。”

    家庭?她停下步子,呵……他有着怎样一个显赫的来历,他说的对,她一知道他是谁,就马上将他归入拒绝往来。他的一张脸上写满焦灼,看得人心里微微一软。她幽幽叹了口气:“你说的对——因为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我不得不拒绝与你往来。”

    他的眼里仿佛有光闪动:“你不能这样残忍,我的家庭是我的家庭,我是我。”

    她静静的说:“慕容先生,你可以这样子说,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想踏入你的世界,也请你,不要踏入我的世界。”

    他说:“除开我的家庭,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热烈的盯着她的眼,清清楚楚的告诉她:“我喜欢你,所以,我才害怕你得知我的身份后离开我。”

    他这样大胆而清晰的说出来,她只觉得耳中嗡一声轻响。整个世界仿佛訇然改变,斜阳依旧如火灼人,他的眼睛却比日光更加热烈。仿佛有小小的火苗,在心里飘摇的焚烧。那一种滋味,像是酸,像是痛,像是悲,像是惊,却更像是微弱但不可忽视的喜。她有几分慌乱,他站在那里,神色那样坚定,仿佛一块礁石,任凭排山倒海的巨浪拍过来,仍是毫不动摇。他抓住她的臂膀:“叶钦薇,我喜欢你,我从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你。你也是不讨厌我的,对不对?”

    她心里有小小的声音说,不要信他,不要信他,可是他的目光那样专注,专注到令她不敢再与他对视,她的声音轻轻的,却是清楚的说:“我确实不讨厌你,可是,我承受不了你的‘喜欢’,因为我们的距离太远了。你来历非凡,而我,只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普通人。”

    他抓着她:“你不能这样不讲理,你不能用莫须有的罪名,就判了我的死刑。”

    她摇了摇头:“那不是莫须有,你明明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他说:“为什么不可能——你还是不相信我,我可以发誓,假若我不是当真喜欢你,就叫我从天上摔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她的脸色刷一下惨白:“我不要你发誓,你别说这样的话。”他急切的望着她:“那么,你肯信我了,是不是?你肯给我个机会,对不对?”

    她咬一咬下唇,说:“没有机会——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他说:“你要我怎么样?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努力做到。”

    她望着他,说:“我只要你离开,别再来找我。”

    他轻轻吸了口气,他说:“我没有想到,你真的这样残忍。”他松开了手,退后了一步,那眼神里的难过,令她不敢直视。他的声音又苦又涩:“你既然一点机会也不肯给我,那么,我尊重你的意思。我以后再也不来找你了,你走吧。”

    她拎着水瓶,急急的往前走,仿佛怕一旦慢下步子,就会忍不住回头。西面半天都是金色的云霞,渐渐幻成紫红,太阳接近海平线,可是天气仍是这样热,热得叫人想要流泪。

    晚上的时候天气更加闷热起来,她洗了澡,又出了一身汗。熄灯之后在床上翻来覆去,只是睡不着。对面床上的家宜也睡不着,轻声说:“这天气,真见鬼。”她嗯了一声,见窗外远远一片白光,问:“今天晚上还有夜间飞行?”家宜说:“看样子是吧,跑道那边灯全开着。”正说话间,一丝风吹来,十分凉爽,家宜从床上坐起,说:“这风吹得人舒服。”不过几分钟,风大起来,吹得窗子啪啪响,郑书媛也没有睡着,起来挂好风钩,站在窗前说:“终于凉快了。”只听天际隐隐滚过雷声,紧接着弧光一闪,一个霹雳已似近在耳畔,震得天与地都似一颤。家宜说:“要下雨了,只怕是暴风雨。”话音未落,只听轰一声响,门让风刮得关上了。只听雨疏疏落落的下起来,不过片刻,狂风挟着暴雨席卷而来。叶钦薇手忙脚乱的去关窗子,只听到紧急的鸣警声响起来。她转过脸去看家宜,郑书媛脸色雪白,说:“糟糕,飞机遇上了暴风雨,一定是无法降落。”

    她的心不知为何一紧,说:“不知今晚是哪个编队在飞。”家宜说:“你瞧书媛的样子都知道,当然是第四编队。”郑书媛的男友正是在第四编队里,余安丽也叫她们吵醒了,睡眼惺松的说:“你们放心好了,第四编队有5579,所以指挥塔就算是拼了命,也会让编队安全降落的。”叶钦薇心里一跳,不知为何那种揪心的感觉一下子真切起来。郑书媛忧心仲仲:“现在这天气,指挥塔一定也没法子。”

    叶钦薇躺回床上去,可是再也闭不上眼睛。她想起他的誓言,耳边恍惚听到他清清楚楚的说:“叫我从天上摔下来,摔得粉身碎骨。”她当时心里就隐约觉得不安,现在这不安令她辗转难眠,哦,她不要他这样说,不要他发这种誓,更不要他应誓,就算他不是当真喜欢她,也不要他应誓。她希望他平安无事,希望他好好的……她突然惊痛的醒悟……她竟然也是喜欢他的,喜欢他笑的样子,喜欢他清朗的声音,说:“叶钦薇,我喜欢你。”她举起手来盖住眼睛,哦,可是不可以,无论如何都不可以。他的那个世界,是她不可能进入的,也没有办法去进入的。

    郑书媛仍不时的坐起来倾听动静,直到隐约听到飞机的引擎,才安静下来静静听着。她也侧耳倾听着风雨中那飘渺的声音,极力捕捉那由远及近的轰轰鸣声。一架……两架……三架……四架……心里默默的数着……只听郑书媛长长松了口气,她也在心底里无声的松了口气。整个编队的飞机,都降落了,他回来了,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她值完了班去吃饭,饭堂里又是她独自一个。她恍惚的想起那天的情形来,正在怔促间,忽然高大的身影笼在面前,她抬起头,竟然真的是他。她软弱无力的叹了一声,仿佛想要逃走。他看着她,目光里只是悲哀:“对不起,我没有遵守诺言,可是我实在没法子管住自己的脚,它不知不觉就将我带到了你面前。”

    她不知要说什么,他说:“我真的下了决心,决心忘掉你,可是我做不到,钦薇,为什么会这样,你一定对我下了盅。我真的做不到。”

    她不要听他说了,她跳起来,说:“我要走了。”

    他静静看着她,声音低落沉痛:“昨天晚上我们遇上暴风雨,我当时只是想,假若老天不许我们在一起,那我就不要回来了,只有这样我才会离开你。”他目光炯炯直直盯着她:“我收回我的话,我不能离开你,因为那是我做不到的事情,除非你真的十分讨厌我,否则,我绝不放过你。什么事情也不能将我们分开,我的家庭不可以,旁人的闲话不可以,叶钦薇,我爱你,你给我个机会,我一定会让你相信我。”

    她的舌头像打了结,她说不出话来。饭堂里安静的可以听到窗外棕榈树哗哗的轻响,他的眼神像是火苗,一路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直焚到她心里去。他逼视着她:“你给我一句话,你说,你真的讨厌我,我马上掉头就走——哦,不,假使你真的这样说,我也不会走,我会努力,一直努力到你喜欢我为止。”

    她没法子招架了,她只觉得他的眼睛是海,可以溺毙她的海,可是她身不由已的往这海里陷入。她听到自己小小的声音:“我也喜欢你,可是……”

    他狂喜的抓住她的肩头,那样子像是欢天喜地的孩子:“没有可是,我爱你,没有可是,这世上没有可是可以阻止我爱你,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止。”

    他说得这样斩钉截铁,她闭上眼睛,君心如磐石,妾心如蒲草,磐石无转移,蒲草韧如丝。他这样不顾一切,她就也能不顾一切,哪怕他的世界是个无底深渊,她也义无反顾。

    幸福来得那样突然,突然到让她觉得不真切。他与她常常一起去外面吃小馆子,清早相约去海滩上踩蛤,傍晚时分像小孩子一样牵着手在沙滩上走,落日那样圆,满天的彩霞是一匹锦,那斜阳便是锦上花。她从来没见过那样美的落日,而他搂着她的腰,让她依靠在他肩头,看夜幕渐渐落下。海天之间,人是那样的渺小,他与她渺小如两粒沙。他说:“我就愿意与你做两粒沙,一辈子在这沙滩上不分开。”她微微笑着:“傻话,一个浪打来咱们就分开了。”他的手紧一紧,说:“不会,哪怕浪卷走我,下一个浪头,就将我又送回来了。”

    东方一颗颗的星星渐渐清晰闪现,他说:“我这个礼拜回家一趟,我想对母亲坦白我们的事,她一定有法子在父亲面前替我们两个说话。钦薇,我母亲是世上最善解人意的母亲,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她看着碎星点点,恍惚的反问:“是么?”

    他说:“当然是了,我喜欢的人母亲一定也会喜欢,只要母亲那一关过了,父亲那里就好说了。”

    夜空幽蓝如墨,星子璀璨繁烁。海浪温柔拍着沙滩,他携了她的手,沙滩这样绵软,令她如踩在云上一样。

    他走后,日子仿佛变成了绵长无尽的等待,分针与秒针都走得那样艰难。他终于打来电话,满是欣喜:“钦薇,母亲虽然有一点勉强,可是她说,她听凭我的选择。”

    幸福来得这样轻易,她一颗心放下去,只叮嘱他:“你不要为了我和家里人闹不愉快。”他笑声琅琅:“怎么会?母亲虽然表示反对,可是见我态度坚决,她也就随我了。”世上做母亲的,都是这样吧。她甜蜜的笑着:“你安心休假,我等你回来。”

    他唔了一声,说:“母亲叫我多住几天,我也想应该多陪陪她。”又说:“你要是天热吃不下饭,就出去吃。”她说:“我知道的,你别操心了。”他低声说:“可是我老觉得怎么有些不安心,你不会因为我不在,喜欢上旁人吧?”

    天哪!她轻呼一声:“见你的大头鬼!喜欢上你就够麻烦的了,我哪里还有气力再去移情别恋。”

    他哧哧笑起来,她突然想起来那边还有总机,会将两人的话都听到,她的脸一下子辣的烫起来,说:“我不和你说了,再见。”

    他说:“五天后见。”顿了一顿,又说:“现在倒数,还有120个小时,真漫长。”

    是呵,120个小时,真是漫长,可是,120个小时就又可以重新看到他了,不是吗?她唇角一弯,只要再过120个小时。

    120个小时,说来容易,可是那样难熬。眼睁睁看着太阳,半天才移动一点点影子,从清早到黄昏,变成了最漫长的过程。好在他每天都有电话打来,可是通话的时候,时间又过得那样飞快,好像说不上几句话,就已经半个钟头过去了。

    最后一天了,他清早就给她打电话:“我中午出发,晚上就可以和你一块吃晚饭了。”她说:“家宜病了,我跟她换了班,下午我值班呢。”他说:“没关系,我等你。”

    家宜感冒得很厉害,一直发高烧。因此吃不下饭,说:“要是有菠萝吃就好了。”她笑嘻嘻的说:“不用这样拐弯抹角,我替你去买。”家宜吐一吐舌头,说:“那就多谢了。”她说:“烧成这样还有力气嘴馋,真是好吃佬本色。”家宜说:“正因为是病人,所以才可以肆无忌惮的提要求。”

    她化了盐水来凉着,说:“先晾在这里,回头买了菠萝回来浸一浸再吃。”

    那是开水,倒在饭盆里慢慢的袅起水气。家宜发着烧,昏昏沉沉的睡着了,醒来烧退了些,看那水已经晾得凉了,钦薇却还没有回来。她心里奇怪,洗了把脸走出来,远远看到隔壁寝室的方雅文气吁吁的跑回来:“家宜,快,快,你们宿舍的钦薇在镇上出了事,叫车子给撞倒了。”

    她一下子愣在那里,太阳白花花的,如针一样刺眼。

    慕容清渝赶到医院里,一帮女孩子都在过道里掉眼泪。家宜见了他,只是后退一步。嘴角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他茫然的看着她,问:“钦薇没有事,她没有事,对不对?”又问了一遍:“她没有事,对不对?”

    家宜不敢出声,只是低着头。他连连退了几步,背心抵在墙上,那墙是冷的,一直冷到心底里去,硬生生的翻出麻木来,他像是迟钝了一样,连痛觉也没有了。他吸进一口气,牵动的却是心脏的痉挛,他不肯信,他不肯信,他永远也不肯信。

    他要求基地放他年假,自然获准。他回家去住着,慕容夫人见他的样子,自然极是心疼,只是劝:“清渝,你还年轻,好女孩子多得很,出了这样事情,母亲也替你难过。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别太伤心了。”

    他恍若未闻,只轻声说:“母亲,是你。”

    慕容夫人疑惑的反问:“是我?”

    他抬起眼来,那眼光冷冷如冰雪:“母亲,我知道是你。”慕容夫人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我怎么了?”

    他说:“我早就该想到,没那么容易,你没那么容易答应我的,除非,你已经有更好的法子分开我们。”

    慕容夫人说:“你这孩子准是疯了,你怎么这样讲,难道是我害死叶小姐不成?那是交通意外。”

    他眼里只剩了一片死寂:“交通意外——只要母亲你稍稍示意,任何交通意外都可以出现。”

    慕容夫人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跟你母亲说话,你这样无缘无故的怀疑你的母亲?”他声音凄凉:“妈,你以为这就是爱我?”

    他叫了这一声妈,声调十分悲戚,慕容夫人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叶小姐出了事,我也很难过,你将你母亲想成什么人了?我是希望你幸福的。”

    幸福?他的幸福,已经生生的葬送掉了,永远的葬送掉了。

    他休完大假才回基地去,慕容夫人不放心,亲自给基地那边打了电话:“你们替我好好看着老二。”对方自然连声称是,又说:“夫人请放心,如果心理测试不稳定,我们是不会让他继续飞的。这回的测试结果已经出来了,还是相当不错的。”

    慕容夫人道:“那就好,让他飞也好,免得他反倒又会胡思乱想。”

    何叙安是极喜垂钓之人,他的宅邸便建在碧水湖畔,这日在湖边持竿垂钓,碧水湖四面环山,碧青的湖水倒映重峦叠嶂,幽暗如镜,水波不兴。他正目不转瞬看着鱼漂,只听身后急促的步声,回头见秘书气喘吁吁的顺着石阶奔下来,于是先开口道:“慢慢说,别吓跑了我的鱼。”秘书极力平复语气,说:“安司令打电话来请您接听,说是丢了一架飞机。”丢了就是坠毁,这是大事,但这样的渠道报告,他一下子想到其中的厉害,心下一沉,将手中的鱼竿一扔,问:“你是说安司令亲自打电话来的?他说是哪个基地?”秘书道:“于海。”

    他虽然已经料到七八分,但仍抱了万一的希望,听说是于海基地,却是连最后一分希望也失却了,快步拾阶而上,等听完电话,久久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秘书有些担心,叫:“何主任。”他抬起头,声音暗哑:“备车,我去双桥。”

    双桥官邸的午后,只见浓荫如水,庭院深深。他走到东侧小客厅,看了看落地钟。侍从官已经迎出来,笑吟吟的问:“您老人家怎么亲自过来了?”

    他问:“先生是在睡午觉罢?”

    侍从官答:“是的,您是知道的,这个时间总要睡一会儿的。”又问:“是不是有要紧事?我去叫醒先生?”他位高权重,这样不奉召而来,想必定是出了紧急的大事。所以侍从官就预备去叫醒慕容沣,谁知何叙安考虑片刻,却说:“不,让先生睡吧,我坐这里等一会儿。”

    侍从官应了“是”,又替他倒上茶来。四下里一片寂静,落地钟秒针走动的喳喳声都清晰可闻。因是老房子,厅堂又深又大,虽是午后,光线也是晦暗不明的,身旁的高几上放着一瓶西洋插花,想是慕容夫人亲手所插,香气馥郁,淡淡萦绕在人侧。何叙安坐在那里,看着地上映着窗棂铁栏的镂花影子,渐渐向地毯深处缓缓移过。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