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傲世狂妃(萧家小七) 第6卷 第两百六十四章  天下一统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鬼谷一事随着帖子传入诸子各家的手中,不少人皆是惊讶,不错!在他们认为,鬼谷派很久没有音讯,极有可能已经不存在,如今竟有消息传出鬼谷派实则存在的?无论真假,他们都决定聚集北秦,去一探究竟。

    “羽尘,这消息是北秦过来,不知是真是假,你不如代替为父去一趟,毕竟你母亲最近怀孕了,为父在留在药王谷陪她。”

    “是,儿子会去找潇然的。”

    “嗯,柳一师兄会和你一同去,你不需要担心什么。”

    柳一是医家这一辈医术成就最高的,连毒医也要逊色几分,同行的还有毒医和袁想依,袁想依是鬼医中天分最高的弟子,想来可以助一臂之力。

    “千绝,此次的北秦之行,你要小心,和长老碰头之后尽量听他的话行事。”

    背对着凌千绝的中年男子有着沉稳宽厚的背脊,他并没有看凌千绝,淡淡说道。

    “是,我知道了。”凌千绝表情亦是淡淡,说完这话便无下文。

    “唉……”男子叹了口气,道:“你到现在还在怨恨父亲吗?把小雅嫁给北无宣?”

    “小雅她该自己做主,应该是快乐的,而不是被你拿来用作政治联姻!你这样做,真的把她当成女儿?还是她生来就是这样的作用?唯独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原谅!”

    凌千绝没等男子再说话,转身就离开,毫不留恋,男子微微的叹息着,他也没办法,那是长老们的意思,即使他是家主,也不能改变。

    “林长老,流长老在北秦么?他为什么要我们去北秦?”素言在路上询问与自己上路的老者,为什么不是家主?

    “是关于鬼谷派的,你不需要担心什么,这些事林长老会处理好的。”

    老者慈爱的摸了摸素言的头发,道:“你到时候你跟着长老就好。”

    素言一心修炼,向来不关心外面的事情,可是家主希望他能够独当一面,自然要他代替自己去。

    “好。”他乖乖的点了点头,很是听话。

    “家主,您这么急赶去北秦作甚?”绿衣男子骑在马上极速奔驰,不由得询问另一边的男子。

    男子一身紫衣,墨发飞扬,眼眸竟是少见的紫色,与他的紫衣相映成辉,格外的美丽,他瞥了对方一眼:“鬼谷派出现,未必是件好事。”

    阴阳家与鬼谷派一向水火不容,即使鬼谷派声望极高,阴阳家与他们不合,甚至曾经发生过矛盾,而鬼谷派也和阴阳家发生过争斗,还不止一次,只是被隐藏出来罢了。

    他还是选择了萧惊鸿这个名字,放弃了原来的名字,即使她离开自己,然而他却不愿意放下,因为这辈子唯一的心动已经结束,不会再来了。

    北秦一瞬间热闹起来,不仅是重要的诸子百家中的大家来到咸阳,甚至公输家的人也来了,与其说他们是对鬼谷派的事情感兴趣,倒不如说他们对所谓的火炮更感兴趣,北秦与南唐一战早就被传了出去,描述成各种版本流传,最多的还是关于所谓的火炮,听说能把小山夷为平地,那是墨家造出来的!

    墨家和公输家都是机关术大家,听说这种事岂会放弃?来北秦的目标就是看火炮的,最好自己能得到图纸,也可以造出来!

    很快,收到帖子的诸子百家们都齐聚于北秦国都咸阳,显然对他们来说,鬼谷派的现世是件很惊人的事情。

    “流长老!”素言第一眼就看到了道家的那位长老,听说南唐被北秦攻打的溃不成军,连太子都成为了阶下囚,他有些担心流长老会有事,此刻看到长老安然无事,不由得松了口气。

    “素言!家主让你来的?”流长老自是看到了一旁的林长老,心生恼意,素言这孩子一向与世无争,纯净无暇,怎么就让他牵涉入这些事情了?

    “是啊,家主说要让我历练一番。”素言立刻回答道,流长老皱眉,真不知家主在想什么?

    “哎呀,我不是留在素言身边了,你担心什么?家主不会那么冷酷的。”

    林长老赶紧出来打圆场,素言的目光却是落在一处,那里正是秦潇然和萧千音站在一起,与墨家巨子再说些什么,还有白羽尘一群人。

    “素言,你在看什么?”流长老顺着他的视线朝萧千音那处看去,顿时笑了出来:“你是要和他们结交?”

    “不是,长老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要娶一个女子为妻?”

    林长老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想要制止素言,哪知他直接说道:“就是萧千音,因为我碰了她,所以我要对她负责,不是流长老教我的?”

    啊?流长老呆住了,他在咸阳的这段日子,任他再如何木鱼脑袋,都能看出北秦太子和叶墨的爱徒是一对,难道说素言要横插一脚?这未免……那两人是两情相悦,素言肯定会失败的。

    “咳咳,长老呢再告诉你,打断他人的姻缘是不对的,萧千音和北秦的太子已经成婚,他们是夫妻,你要横刀夺爱?破坏别人家庭?”

    “真的吗?”素言有些不敢置信,才这么点时间,她就喜欢别的人?

    咳咳,虽然乱说是不太好的,但为了防止素言有什么固执的举动,还是下重药比较好,心思越纯净的人,就越是顽固啊!

    “对,这是真的!他们是夫妻,因此你不能打扰他们。”

    天地可鉴,他说的话就是让素言放弃,想不到这话落入了萧惊鸿耳中,他怔怔的看着远处的萧千音,她的容颜依旧是那么的熟悉,而她身边站着的是秦潇然,那个北秦的太子,她选择的人。

    “家主。”身后的绿衣男子忍不住喊了他一声,萧惊鸿猛地闭上眼,复又睁开眼,道:“怎么了?”

    “看家主您有些魂不守舍的,您是怎么了?”

    “没事,连日赶路有些累了。”

    他没有选择去见萧千音,相见不如不见,不是吗?

    凌千绝一直担忧着凌小雅,堪堪赶在众人出发前才刚刚到咸阳,他自是见到了萧千音与秦潇然,他心中焦灼不已,一方面他怨恨萧千音,萧惊鸿爱着她,小雅被无情地拒绝,最后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另一方面他又淡淡喜欢着她,这种喜欢已经埋在他心里许久,他最终选择了沉默,迁怒于他人不是他的风格。

    只是有一事,让众人有些不安,在出发之前的晚上,南唐太子北无宣神秘失踪,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挣扎的痕迹,莫非他是在重重高手的包围之下逃跑了?

    秦潇然不这么想,他想到四国太子祭剑,说不定北无宣已经在鬼谷。

    萧千音借着锦囊上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鬼谷的位置,竟是和那位老者绢布上所画的一模一样,她还是有些大吃一惊,难道说鬼谷一直以来都没有换过位置?还是他能算到这一切?

    鬼谷坐落的地方出人意料,居然是东燕与北秦的交界处,此处终年被冰雪覆盖,山势陡峭,几乎很少有人来此处,可以说渺无人烟,连居住的人都看不到,就是这样隐秘的地方,是鬼谷所在。

    萧千音早就将一路上的陷阱与机关谙熟于心,轻巧的带着众人避开了环绕在鬼谷之外的瘴气,甚至一路上躲过了不少机关陷阱,然而越是走到后面却再也看不到机关陷阱,与布绢的后面一部分全然不符,她和萧千音对视一眼,对方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作为传闻中的鬼谷派弟子,秦潇然扬声说道:“估计走到后面,应该没有多大的危险,我们不如分开走,毕竟这里地方这么大,谁知道鬼谷子在哪里?况且东燕太子还有西梁太子的性命还在等我们挽救。”

    来这里的人哪个不心怀鬼胎?要是自己在里面找到了好东西,岂不是还要给别人?如果自己去,东西就是自己的!想到这里大多数人赞同了秦潇然的建议,法家中人与道家关系不错,凌千绝选择了与道家一起走,而萧千音则是与秦潇然,东慕云,白羽尘,叶墨一行人继续往前走,于是大约分成了六组左右的人,朝不同的岔路走去。

    “哎,我好像踢到了什么?”东慕云走着走着,感觉脚下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他嘴里说着,下意识地往下看去,接着急急后退了几步,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怎么了?”白羽尘立刻问道,随着东慕云伸出的手他看了看,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东西……

    巨大的白色蚕茧包围住了什么物体,里面有个黑色的东西依稀可见,再往前面瞧一瞧,每隔几步路就能看到这样的蚕茧,然而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熟悉的,曾经在西梁国都的青楼中他们遇到过,黑寡妇弄出来的东西,叫虫蛊。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袁想依很奇怪,她没有见到这样的东西,叶墨和柳一先生见多识广显然是看出了里面的端倪,想要阻止她用匕首割开蚕茧,但已经来不及,袁想依的尖叫声穿透山林,她怎么都料不到,里面会滚出一个浑身干瘪瘪的东西,面皮已经凹了下去,脸上是惊恐,显然是活活吓死的!看起来格外的扭曲。

    “恐怕这里面全是这东西!硬生生的用这种方法抽走灵魂,太残忍了!”叶墨啧啧着摇了摇头,看起来真惨啊!他猛然想到,会不会鬼谷子得不到四国太子,因此才抽走人的生魂,用生魂来代替?

    “快点走!说不定,祭剑早就开始了!”

    几人一听,赶紧往前走去,萧千音还是按照绢布上的指示走,令她感觉怪异的是,本来都是陷阱机关的地方躺满了白色的蚕茧,越往前走越多,竟然达到了千数之多!简直是可怕加阴冷!

    寒气冒上几人的背后,这得有多狠?才能这么做,活生生的抽走这么多人的生魂?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样子,他们终于看到近在咫尺的院子,清幽中带着几分邪气,不错,是逐渐浓重的黑气。

    刚刚推开院子的门,就传来苍老的桀桀笑声,相当熟悉,黑纱老妪缓缓从一处走出,在众人面前扫视着,最后落在了萧千音身上,变成隐隐的怨毒:“你个小丫头,好厉害的手段!还能破了老身的傀儡术!害的老身一辈子都无法再用傀儡术,那么你就代替着成为老身的傀儡吧!”

    说罢,猛然冲到一群人面前,叶墨和东慕云几人立刻挡住他,怎么都没料到鬼谷子会和巫医一族勾结在一起!

    “快点,进屋子,看看祭剑是否开始!晚了就惨了!”

    叶墨大吼道,萧千音以及秦潇然立刻朝屋子冲过去,岂料前面冲出一群人,和巫婆婆是差不多的打扮,显然是巫医一族的人!

    不过相比起巫婆婆,这群人的力量弱多了,两人顾不得会死人,齐齐抽出腰间的剑,狠狠刺过去,鲜血飞溅,惨叫声不绝,巫医一族的普通巫术对他们根本没用,一个是剑尊之境,一个是剑圣之境,不是一般的巫术可以对付的,起码要巫婆婆出手才有胜算。

    屋门很快被踹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大厅,从外面看到的院子藏着这样的玄机,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一个圆拱型的大厅,屋顶至少有两层楼高,显得空旷而无人,大厅南面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祭祀阵,中间是一个高大的祭祀台,祭祀台正中间的鼎中的烈火正熊熊燃烧着,祭祀台放着轩辕剑、干将剑、莫邪剑,全部被巨石压着,不远处是被铁链锁在墙上的姬策、魏无垠、北无宣,他们全部昏迷着,没有丝毫的动静,。

    “你们能来这里?实在是我小瞧你们了。”

    脚步声慢慢响起,紧接着面色苍白的中年人不知何时站在祭祀阵前,斜睨两人一眼。

    尽管没有见过鬼谷子的容颜,他们从对方的话语中就能分辨出他的身份。

    “我叫你一声师傅,你为何要这般陷害我?”秦潇然迈前一步,沉声问道。

    “陷害你?你是我徒弟,你的所有东西都是我教的!我就是利用你一下,你何必如此大动干戈?你的性命是我送给你的,不如此刻还过来可好?怎么说,能为我的长生不老送上性命和鲜血,是你的荣幸!”

    “卑鄙!我就觉得你不对劲!原来你打着这么龌蹉的主意!这样的长生不老是逆天的!不容于世的,你杀戮无数,会有报应的!”

    萧千音冷冷说着,当初她该阻止的,结果被他钻了空子,当真是她的失误!

    “是么?我根本不在乎!只要能长生不老,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鬼谷子拍拍手,南宫薇从一处暗门走出,她阴狠的看着萧千音:“萧千音,你没想到我还活着吧?我活着,就是要把你踩在脚底下!凭什么你可以那样高高在上,甚至得到北秦太子的青睐?连北无宣也对你念念不忘,你到底是有什么魅力?明明是个刁蛮任性的草包大小姐,我比你强千倍百倍,你凭什么?凭什么?”

    南宫薇早就被心底的怨恨掩埋,她盯着萧千音,倏地拔剑刺过去,萧千音推开秦潇然:“你去阻止鬼谷子,这疯女人我来对付!”

    秦潇然自是不担心萧千音,她的实力摆在那里,南宫薇绝对不是她的对手,于是他把注意力放到鬼谷子身上,继续道:“看在你是我师傅的份上,假如你肯放弃,我就放你一马!”

    “哈哈,秦潇然,你这话说的真有趣,你的剑术,你的行军布阵,你的知识有不少都是我传授的,这话该是我说才对!”

    另一边,萧千音用剑抵挡南宫薇的攻势,她运起内力狠狠的砍过去,强大的罡风甚至砍断了南宫薇的发丝,她吃了一惊,萧千音何时有这样的力量?

    飘雨剑在手中挥舞着,形成一道道剑网,飘渺不定,吞吐着银芒,又仿若四散开来的莲花瓣,看似柔和无比,实则招招致命,南宫薇哪是她的对手?很快就有些力不从心,开始有溃败成军的迹象,她挥舞着手里的剑,更加的心惊,萧千音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步?她的每一招都能制住她,令她施展不开。

    萧千音所用的本就是蜀山一派相承的长生剑法,注重的是意随心动,剑意随心所至,没有痕迹可查,全然依靠用剑者自身的心境与内力,她踏入了剑圣之境,代表她的心境更上一层楼,更加坚定,也更加洒脱,南宫薇自然不是她的对手。

    “啊!萧千音,你去死!”她再也受不了自己这样的颓然之势,用尽最后的力道砍向萧千音,冷不防女子迈着轻盈的步子掠过她的身边,然后喉间传来一阵凉意,她砰然倒地,大睁着双眼,咽喉处汨汨的流出鲜血,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大厅,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她这才把心思放到秦潇然那边,他似乎对付的颇为艰难,一点都不像他平日里的风格,秦潇然亦是如此,他觉得四肢有些沉重,握剑的手也有点抬不起来,他看向鬼谷子,一定是他暗中动了手脚!

    “你的力量在这里会受制,还是乖乖地献上你的性命和鲜血,不要负隅顽抗了!”

    鬼谷子满脸的得意,秦潇然却是咬牙强自撑着,不停地挥动手里长剑,正当鬼谷子的剑要砍上他时,一把剑格住了来势汹汹的利剑,挡在他跟前的赫然是萧千音,鬼谷子诧异至极,照理说除了他之外,任何人在这里力量都会受制的!

    只是,他的剑对上萧千音,那边传来的磅礴力量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浩然正气,他才明白过来:“你修炼的是,道家的剑术?”

    没错,这里可以限制任何人的力量,唯有道家的力量除外,萧千音的内力精纯不说,而且全部是道家特有的纯正之气,她的实力没有丝毫减弱。

    外面,巫婆婆又岂是叶墨他们的对手?她被破了傀儡术,本来就元气大伤,叶墨又是剑尊之境,其他人基本上也是剑仙以上的级别,巫术在叶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柳一先生又是对巫术很了解的,他早就准备好符纸给其他人,让她钻不到任何孔子,最后被叶墨一剑封喉,死的方式和南宫薇一模一样。

    他们这才冲入屋子内,见到正在和萧千音对峙的鬼谷子,大厅内是强大的浩然正气,其他人不掩诧异,萧千音修习的是道家剑术?

    鬼谷子一面应付着萧千音与秦潇然两人的攻势,一面嘴中念念有词,三把剑突然有了反应,朝他们两个刺过去,更有一把剑是直取秦潇然的心脏!

    他们想要扑上去,已经来不及,万幸的是,萧千音拉着秦潇然转过身,因此轩辕剑划过秦潇然的手臂,鲜血落在轩辕剑上,受的伤也并不严重。

    “可恶!”鬼谷子还想故技重施,他打算先杀了秦潇然,再把其他三个太子杀了,这样他就能长生不老。

    可是,在下一秒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外面传来雷声独有的轰然声!

    一道雷打入大厅,直接把整个院子摧毁了!瓦砾破碎,几人皆是灰头土脸。

    天空中陡然暗淡下来,覆盖雷域的层云范围也越来越大,无数的云层自遥远的地方,从四面八方迅速地飘移、聚拢,伴随着轰隆隆源源不断的闷响,却久不见任何的雷光,空气中沉闷的味道越来越浓烈,浓烈到几乎能教人窒息。

    每个人的心中同时产生了一个念头,这是鬼谷子逆天而行的冲天之雷,怕是远比以往的雷电都要来得凶猛!

    正是时机!

    萧千音和秦潇然同时扬唇,勾起了一抹冷笑。

    就让逆天之雷来得更猛烈些吧!

    “鬼谷子,你利用我们,甚至还陷我们于不义,所有的账,今日一次算清!”

    两人皆是一跃而起,看的几人惊呼不断,两道身影带着金色的光晕,像是一阵疾风呼啸着扑向了鬼谷子。萧千音昂首,深邃的目光穿透了层层密布的云层,看着一道足有一座山峰那么巨大的紫色雷电光柱骤然降临,她的眼神之中,并无半点惊惧之意,竟只有无尽的热切!

    秦潇然亦是如此,他看了萧千音一眼,眼底满是风淡云轻的自信,能和阿音携手并肩,是他的荣幸!

    鬼谷子的脸色煞白,几乎不敢相信,那道强得夸张且离谱的雷电光柱竟是他的逆天之雷?他想不到自己素来追求长生,居然会是逆天之举!太可笑了!

    他大笑起来,恶狠狠的看向两人,道:“你们以为你们这么容易除去我?也要瞧瞧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鬼谷子的身影倏地化作了虚影,消失在了半空中,唯有他的声音还在久久地回荡着。

    “鬼谷子,你以为你逃得掉吗?”秦潇然冷哼一声,属于剑尊之境的强势威压一圈圈的荡开来,众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他竟然是剑尊之境,而且是快要迈入剑神之境了!没有大厅限制自己的力量,属于剑圣的威势牢牢地锁住了鬼谷子的身影,使得他无法逃脱,只能生生地承接狂猛恐怖的天地之威。

    鬼谷子怎么也料不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弟子,居然隐瞒了他自己的剑术境界?而他正是因为这样的疏忽,他败得彻底!

    两人执剑,硬生生将惊天之雷引到两把剑上,随后将其挥至鬼谷子那边,惊天之雷加上蕴含两人内力的雷电直接施加在了鬼谷子身上!

    萧千音觉得自己的手已经麻了,快像不是自己的,但她瞥了瞥秦潇然的俊雅面容,还是咬牙坚持了。

    轰隆隆隆……

    轰隆隆隆隆隆隆……

    ……

    无数道粗壮的劫雷光柱接连不断地狂猛落下,天地之间,好似有数万颗he弹同时爆炸!

    天地都在同时咆哮。

    这一刹那,山崩地裂。

    整个山谷都在震晃着,濒临崩溃的边缘,方圆几十里,瞬间被夷为平地。

    然而惊天之雷并没有止歇,依然在继续,而且威势愈来愈猛烈,愈来愈狂暴!

    山谷中的动物都逃得远远的,其他地方的人皆是闭上了眼睛,不敢直视这毁天灭地的惊世之雷。

    谁也不知道,处于惊天之雷下的三人究竟怎么样了,他们只能听到雷声之中夹杂着凄厉的长啸声,可以想象得出那声音的主人该是如何一副睚眦欲裂痛不欲生的模样!

    许久,那个长啸声逐渐弱了下去,直至消失。众人纷纷猜测,萧千音和秦潇然他们到底是玉石俱焚了,还是依旧在雷中活了下来?更多的人愿意相信是后者,尽管它的可能性极小,然而那毕竟是一分希望的寄托。

    当萧惊鸿,凌千绝,素言一干人等赶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成千上万的紫电光柱在源源不断地轰击着同一个地方。他们脚下的大地像筛糠一般颤抖着,前方不远处,有无数地缝裂开的痕迹。

    叶墨看着这情景,忍不住暗咒一声,靠,这事情是咋整的!怎么弄成这样了?

    萧惊鸿定定的看着雷电包围的地方,泪水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滑过脸颊,随后滴落到泥土中,消失不见。

    素言第一次生出了烦躁不安的情绪,他看着另一边的凌千绝,对方脸庞垂下来,似乎在沉思什么。

    然而最后一声巨雷过后,浓密的云层逐渐散去,山谷之中重新迎来了光明。

    模糊的黑雾之中,一个人影直直地坠落,那人已被雷电击得焦黑一片,分不清他的面容,然而从他的形体上还是能清晰地分辨出,他就是鬼谷子!

    另一处,萧千音掉落在地,却看不到秦潇然的影子,袁想依、叶墨先生赶紧迎上去,检查她有没有任何的损伤。

    “秦潇然呢?”东慕云看着萧千音独自一人从雷电中出来,但没有秦潇然,心生不好的预感,莫非那厮被雷电劈死了?就算劈死了也该有身体掉下来啊,怎么会没有呢?

    “他将我推开了,我也不知道。”萧千音能感觉到他心底的坚定,他是要把活着的机会给她?自己被雷电劈的灰飞烟灭?

    又有惊呼声响起,原来是其他人赶到此处了,他们震愕的望着树丛中紧闭眼睛的人,浑身泛着金色的光芒,那是……

    “剑神之境!”叶墨声音中带着欣喜与激动,剑神有多少年不曾出现了?秦潇然这小子,因祸得福啊!这雷电助他踏入了剑神之境,从此他将是高踞云端的强者,所有人都要仰视他!

    剑神?不少人被吓到了?能到剑尊之境已经够强大了,这回出了个剑神?这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

    “阿音,我没事的。”秦潇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他衣衫褴褛,头发都是发出一股焦味,整个发型就像是现在理发店里的爆炸头!脸上全部黑色的污渍,笑起来有够恐怖的!

    萧千音却是不以为然,她抱住秦潇然,即使她没说话,颤抖的手表明了她的情绪,秦潇然伸手抚摸着她的发鬓,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萧惊鸿全身的力气像是都被抽走了,他早就一败涂地了,不是吗?

    凌千绝傲然的看向天空,他能放下这一切,他会努力放下。

    素言很高兴他们能在一起,两情相悦,才会幸福吧?

    两人依偎着,恍若金童玉女一般,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整个山谷,为所有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东慕云叹了口气:“事情总算结束了,北秦该有太子妃了,不久就能做皇后了!这命,太好了。”

    “你干脆嫁给秦潇然好了,不久也可以做皇后?”

    “白羽尘,你什么意思你?”

    一个月后,北秦攻入南唐国都,唐帝奉上降书,彻底臣服于北秦,西梁在火炮的威胁下,又由于东燕与北秦已经奉上降书,半月之后也奉上了降书,北秦正式统一天下,国号大秦,恢复了昔日大秦帝国的辉煌。

    不久之后,秦帝退位,让位于太子秦潇然,帝号昭元,史称秦昭皇,同年又立西梁定国侯之孙萧千音为皇后,史称懿仁皇后,伉俪情深,秦昭皇为其尽废六宫,唯留皇后正名,自此之后,天下归一,四海升平。

    ——————————————————————————————————————————————

    文章终于到这里结束了,它陪伴小七许久了,有些舍不得,不过完结了代表新的开始,小七的新文《狂帝邪妃》,已经在更新了,希望亲们多多捧场哈!这又是一个新的且有趣的故事!还有一些萧千音和秦潇然结婚啊婚后生活,有了小孩子的甜蜜番外,小七也会慢慢放上来的,亲们不要错过哦!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