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重生:嫡女威武  第4卷 幸福像花儿一样【全文完】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三月春暖,春暖花开,花开莺飞,莺飞草长。

    凤栖宫中,枫红鸾正看着内务府送来嫁妆礼单,一一核对。

    杨芸在一旁伺候着,不时的揉揉脖子。

    她看来还只能是年岁大了,自去岁冬日被枫红鸾打了那一掌后,连着三个月了,脖子还没修养过来。

    而枫红鸾大约也是对此倍感歉意,非但命了太医给杨芸顶好的治理,也再没有做过那假扮太监出宫的荒唐事。

    看杨芸揉脖子,她抬起头柔声道:“不然下去歇会儿。”

    “不碍事,娘娘看的如何了,可要要添的东西?”

    说实在话,这算是第一次给人操办婚事,对于没有经验的她来说,确实怕少了短了什么,为此这几天还请了一些嫁过女儿的外命妇进宫给自己收拾细节,沁阳公主要嫁了,她和黄定德历经三朝,磨难重重,太后之前为了皇家声誉,对这一双苦情人多半为难,如今,泓炎当政,自然沁阳的婚事,太后再怎么也是阻不住的。

    沁阳公主的婚期就在下月初六,眼瞧着好日子将近,枫红鸾可不比沁阳公主少紧张。

    因为公主大驾,这一切嫁妆行头都要她这个皇后来打点。

    这倒是罢了,反正她愿意为沁阳和黄定德操持。

    便是近日有一件事情,从前朝传到了她耳朵里,她心里总有些不痛快。

    新帝登基,后宫独她一人,朝中老臣,已经开始纷纷谏言,意思是让泓炎充盈后宫,开枝散叶。

    这几日,此事困扰枫红鸾甚多,泓炎登基之初,根基不稳,多需要朝中大臣扶持,所以对于谏言,不能一口回绝,只能采取拖延战术。

    而后宫之中,确实历史上都没有先例只立皇后一人。

    所以,选秀,看样子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只是……

    枫红鸾清楚自己的心,她和泓炎经历生生死死,若是硬要在这段感情里横亘上一堆女子,即便只是摆设,只怕余生,她也不会过的快活,泓炎亦然。

    泓炎能够拖的了一时,又如何拖的了一世。

    若是到时候真的态度强硬了,又势必和群臣闹僵,那些顽固的老臣,多数都是三重元老,从先帝手里开始就效忠朝廷,这些老臣的思想固执的很,家里也多有三妻四妾,要改变他们的观念,谈何容易。

    这日中午,泓炎下朝回来,一脸倦色。

    不用问,枫红鸾就知道了今日朝堂上,必定又有大臣联名要求他举办选秀大典了。

    “泓炎!”

    就算他已是高高在上的帝君,私下里,她也是一如以往,亲昵的称呼他的名字。

    “过来。”

    他一脸倦容,伸手招呼了一下枫红鸾。

    枫红鸾莞尔一笑,走到他身边,他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六姐的婚事,准备的如何了?”

    “让几个外命妇协助了,一切妥当,大约是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六姐府外的沁德府,安排的如何了?”

    “也没什么需要特别安排的,只是把牌匾换一换,四哥是个雅致的人,六姐脾气和四哥相近,里头的一切布置安排六姐都去看了,尤为喜欢四哥的湖心书屋。”

    沁阳大婚,自然要搬出宫去,泓炎赐了沁阳一座府邸,以沁阳和黄定德的名字命名,泓炎亲自写的牌匾,沁德府,沁阳公主去看了,回来之后却和泓炎请了泓挚以前的怀王府,泓炎没有私下做主,去请了慕容安儿的意见,慕容安儿允了,还说屋子就要靠人养着才有灵气,所以最后这沁德府的牌子,挂到了以前的怀王府上。

    里头一切稍作修缮,这些泓炎都让人安排着,沁阳几次去宅邸看了,别的都没要求,就是让泓炎送些名家字画给她装点屋子,泓炎忍痛割爱当做新婚礼物,送了好几副珍藏的名家墨宝给沁阳。

    大婚在即,枫红鸾这时候倒是羡慕起沁阳,至少坚持出了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

    沁阳贵为公主,黄定德自是不能另娶,而怕是黄定德,给他这个机会三妻四妾,他也只会对沁阳一心一意。

    再看看泓炎,她倒宁可抛却这样尊贵的身份,远走高飞算了。

    “今天朝中是不是又说了让你举办选秀大典的事情。”

    “嗯。”

    “那些大臣都是固执的人,怕是你不能再拖延多久了,你若是再不选秀,他们能把整个乾坤殿都给闹翻了天。”

    泓炎沉默了半晌。

    目光忽而灼灼的落在了枫红鸾身上:“倒是有个法子。”

    枫红鸾忙道:“什么法子?”

    他凑了过来,在枫红鸾耳边耳语几句,顿然听得枫红鸾耳红面赤,这样的浑法子,也就只有他能想得出来,可他哪里就知道了,这事儿一定能够成,毕竟有些时候,都要看天意安排。

    不过左右都是个不错的主意,总好过现在被那群老臣逼的走投无路,每天苦哈哈的。

    她红了脸,羞赧的点了点头。

    “那就,试试看吧!”

    *

    皇上已经连着五天没有上朝了,而太医院这几天可忙坏了。

    这皇上可是病了?

    好端端的身强体壮一个人,怎么突然就连着五天没上朝,非但如此,太医院药,一天几碗的往凤栖宫里端。

    也怪,既然病了,怎么天天关在凤栖宫里,从早到晚的也不见个人影儿,就连皇后,这几天本来天天召见外命妇进宫操持沁阳公主的婚礼,怎么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听说就算是身边伺候的宫女,这两天也愣是没有瞧上她一面。

    只有她贴身的杨芸姑娘,每日还能送些饭菜和药汤进得房去。

    人人都在猜测皇上是怎么了,甚至有人去太医院打听了皇上到底得了什么病。

    只是太医院一个个嘴巴就像是上了扣儿一样,紧的很,愣是任那些人打听半晌,也打听不出个只言片语来。

    这五人,人人都在猜测皇上到底得了什么病,皇后居然需要这样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太医院的药,也和流水儿似的往凤栖宫中送,朝不上,沁阳公主的婚礼不张罗,这皇上和皇后,到底在搞什么鬼。

    搞什么鬼, 枫红鸾只想说,搞是在搞,但是不是在搞鬼,而是在搞小孩。

    五天了,大战了不知道几十个回合,她都快精疲力尽虚脱了,他也是被抽干了一样,疲软的躺在床上。

    “够了吗?”

    “不知道。”

    “不然我再喝两碗药。”

    “那药喝多了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太医说了,只是助兴的,没什么,古代有个人,一夜驭女二十,喝了一水桶呢。”

    “那也不能当补药吃吧,我觉得应该够了,第一天晚上八次,第二天晚上五次,第三天晚上你喝了七八碗,我差点没死过去,昨天夜里累了就三次,今天早上还来了一次,这样都不行,那你还是趁早考虑把皇太侄立了吧,焕景虽然资质不行,但是焕景的孩子可能会是个极聪明的。”

    只怪泓文的原配诸葛氏后来生了个女儿,所以这皇帝继位的人选,真是少可怜。

    泓炎眼睛都有些凹陷下去,看得出耗损了大量精力,却还是挣扎着起来,把枫红鸾压在身下:“不然 ,再拼最后一次,然后,我们静等结果。”

    “如果,我说如果是个公主,怎么办?”

    “先不管,你累吗?红鸾?”

    能不累吗,她身上就只有说话的力气了,要不是有习武的功底,这样连着几日的折磨,她早已经升天了。

    但是相到那个唯一可以阻挡群臣口舌谏言的法子,她还是振作起来,双手一摊,大一副受死的模样。

    “来吧!最后一次。”

    哼哧哼哧,啪嗒啪嗒,哐当。

    身上的泓炎,忽然一头栽了下来,可真把枫红鸾给吓坏了。

    “泓炎,泓炎,泓炎你别吓我,太医,太医,杨芸,快宣太医。”

    *

    一月后,前朝。

    “皇上,公主大婚已过,您说了选秀之事,一切等公主大婚之后再定夺,如今……”

    龙椅之上,威武高贵的帝君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却很快将这抹微笑隐去,一脸严肃的挥手打算了正在谏言的文渊阁大学士。

    “朕正好要说此事,皇后今日早上食欲不振,太医诊断,皇后已经身怀有孕。选秀事宜,向来由内命妇操持,尔等难道想要皇后挺着大肚子,为朕选秀?”

    朝堂之上,顿然哑口无言。

    不知道是谁先出来说了一句。

    “也有太后选秀的先例。”

    泓炎面色镇定,早就知道有人会这样说,他岂能毫无准备。

    “太后身体抱恙,眼看炎夏将近,太后明日启程,前往泸州避暑山庄避暑,诸位难道是觉得,选秀的事情,比太后的身体还重要?”

    两问,再没有人敢多说一句,饶是那一心想把女儿送进宫的几个大臣们也知道,皇上多般推脱选秀之事,就算是他们强行让太后出面,恐怕皇上和皇后还会演一出皇后被秀女气到,差点害龙嗣小产的戏码,阻止这场选秀的进行。

    罢,他们忍,五个月都忍下来了,不在乎再忍十个月。

    优哉游哉,时光穿梭,宛若白驹过隙,转瞬十月之后。

    凤栖宫中。

    “皇后,皇后快出来了,皇后用力,用力。”

    “啊~~~”

    “哦哇哦哇哦哇!”

    第一个孩子,疼的她差点晕厥过去,没想到第二个孩子,出来的这么容易,产婆才说快出来让她用力,她才用了一波力气,孩子居然出来了。

    比起生小汤圆的时候,这个孩子的出生真是太心疼她这个母亲,只是稍微有些痛楚和疲倦,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甚至还可以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底气十足的问了一句:“公主还是王子。”

    “恭喜娘娘,是个大胖……”

    次日,春寒料峭,可乾坤殿里,却是一派喜气洋洋,皇后诞下龙子,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欢欣雀跃的。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泓炎眉目飞扬,也把兴奋之情都写在脸上。

    看着底下贺喜的群臣,他心情甚好。

    “都起来吧,众爱卿,昨日皇后诞下龙子,普天同庆,朕下令,大赦天下,减免赋税半年。”

    “皇上隆恩浩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泓炎登基之后,第一次在乾坤殿里笑的这样舒心,看来,喜得龙子,他的心情非常好。

    *

    百日后。

    王子白日宴,白白胖胖粉粉嘟嘟的小娃娃,过着金色的小棉被,皇后端庄典雅,穿着一身正红金丝绣纹的朝服,皇上威武高大,站在皇后身边,左手牵着长公主,一家看上去,尊贵又幸福。

    群臣道贺,宫中开宴直到天明,管乐丝竹,歌舞生平,一派喜庆。

    又是五日,那些忍了十个月又忍到了王子百日宴的朝臣们,终于又重操旧业,谏言泓炎充盈后宫,开枝散叶。

    泓炎却不同往日,再不推脱,只是道。

    “众位爱卿,处处为朕着想,朕实在感激,选秀之事,朕仔细考虑过,确实不该再拖。”  

    底下之人,一个个面露了喜色,那就是他们家的女儿侄女外甥女,有希望进宫了,就算永远不可能超越皇后,但是也算是光耀门楣了。

    却见泓炎伸手,边上太监端着一个黄色的卷轴毕恭毕敬的站到了最前面。

    泓炎对着众人微微一笑。

    众人知道有圣旨要宣读,忙跪下。

    只见太监打开卷轴,高声尖唱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承蒙开国皇帝泓戎开疆扩土……先皇泓挚登基以来,殚精竭虑,一脉相承,保乂万邦,天心笃佑,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今泓炎帝,虽有心治国,却身体有恙,日渐消瘦,力不从心……恰皇长子泓焕麒刚满百日,生的聪颖伶俐,又有诸位叔兄辅佐安邦,将来可为天下君,册为泓国皇太子,明日登基,泓炎帝,为太上皇……钦此!”

    直到听到那个钦此,众人才从目瞪口呆中缓过神来。

    开什么玩笑?

    皇上这是在拿江山社稷好玩吗?

    居然把江山让给了一个百日小儿,而自己退隐为了太上皇。

    朝堂上,静谧无声,可是每个人脸上,都像是写着一箩筐的抱怨和不满要说。

    “众位大臣,是不是觉得朕把江山当了儿戏?”

    他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之前把江山让给了一个快要死的人。

    现在又要把江山交给一个头发都还没长齐全的小儿,这不是把江山儿戏是什么。

    “众位大臣以为,朕,丞相大人,大将军,还有宣王和耀王一起辅佐,这个江山会垮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退位给皇长子,他退隐为太上皇,但是朝中一切政务,依然由他把持,甚是,他会把游离山河的耀王叫回来。

    耀王在朝臣心中,都是有些分量的,再加上个丞相,大将军还有宣王。

    这下,所有人没话说了。

    但凡有意见,那便是在怀疑这些人的能力了,这几个人,可是一个都得罪不起的。

    只是大家悠然觉得荒唐,为了一个女人,能站在乾坤殿中的,可都不是一般人,哪里会不明白,泓炎此举,是甘愿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整一座江山。

    泓炎的举动,在男人们看来着实荒唐。

    可是出乎意料的这个举动,却在女人们之间传为了佳话,几乎是一夜之间,全京城的女人,都将泓炎当做了崇拜的仙人,将枫红鸾当做了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天底下,尽然还有这样痴心的男人,为什么她们就遇不上呢。

    女人们的力量,很多时候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这些女人之中,很多都是在家里掌了大权的。

    第二天来上朝,毋庸置疑那些大臣们的态度,和第一天大不一样了。

    皇长子登基,泓炎退位,自立太上皇,改年号为康华。

    而游离江山的耀王也卑鄙回归,一脸不情不愿的站在百官之首,那表情生生就像是吃了黄连一样,有苦说不出。

    他好好的清闲日子,看样子就这样要到头了。

    被泓炎压在京城坐镇小皇帝的江山,哎,看来小皇帝长大成人之前,那锦绣山河,他都只能在梦里回味了。

    *

    这大约是十五年后的事情了。

    当年百日登基的小皇帝,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而辅佐他的太上皇宣王等人,也已经将权利都交归到了小皇帝手里,这个天下,真正的成了小皇帝的天下。

    说也奇怪,明明太上皇长的一脸阳刚之气,可偏生他的儿子却生的十分阴柔,除了个头比同龄的男孩矮之外,便是说话也是闷声细气的,倒是像个女娃娃。

    当然没有人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毕竟这个长相阴柔的皇帝,处事手段可是雷厉风行。

    休养生息好了的狼牙国屡次进犯泓朝边境,狼牙国这次来势汹汹,游牧名族,修养了二十年,蓄积兵力只等雪耻一天。

    朝中就算是大将军都有些愁眉不展,此战必定是一场恶战。

    可小皇帝当机立断,居然把全部兵力五十万精兵均投入与狼牙国之战中。

    十多万狼牙兵对抗五十多万泓朝军队,没到三日,狼牙国又被重创,这次,小皇帝可没泓烨帝那么仁慈,继续举兵进犯,直把狼牙国逼的国破家亡,不得不交书投降,归顺泓朝。

    倾囊而出对付一个国家,这是泓朝开国史上都未曾有过的冒险之举,但是无疑的,收服狼牙国,也是泓朝开朝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英武战绩。

    小小皇帝,亲临战败了的狼牙国都城,站在都城之巅峰,眼神冷冽的看着下面的亡国奴。

    一身戎装,展开手臂,大声道:“从今天起,这就是朕的天下。”

    那君临天下的气势,便是那天上的鸿雁闻之,都被折射的折翼落下,这是王者的气势,是霸王的气势,是这个天下主宰者的气势。

    *

    同年十月,江南小城。

    一处简朴的民宅之中,忽然迎来了两位稀客。

    正在屋子里刺绣的温婉女子见到两人到来,忙是起身。

    “臣妾参见……”

    “二嫂,在宫外,就不必多礼了,二哥呢?”

    一身黑色锦袍,四十岁左右的俊逸男子忙搀起面前温婉的女子,那女子轻柔一笑,指着屋内:“对着他新得的宝贝,几天几夜没合眼了,正好你们来,去劝劝他。”

    边说着,边看向男子边上端庄典雅的妇人,问候道:“一年未见,你可还好?”

    “一切安好,这次得闲下江南走走,就来看看你们,不回京城了吗?”

    “说不定,居无定所的,跟着他到处跑,这是第五个地方了,也亏得你们找的见。”

    “谁来了?这么吵。”外头正说这话,屋子里头走出来一个男人,一身黑色素净的长袍,面若冠玉的男人,看着一如当年,十多年的时光似乎也没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是衣着打扮上,略显了素净,只是他手里拿的那玩意儿,可真的不怎么素净。

    见到来人,那男子惊喜大呼,握着手里的东西就对着黑色锦袍男子扑了过来:“小炎,你怎么来了。”

    泓炎可真是避之唯恐不及,只怕被他手中那两团东西给挨上了,回头从枫红鸾那,可有一顿好果子吃。

    女人,不是会随着时光而沉淀的吗?

    偏生的他家的女人不一样,年纪越大,脾气倒是越发的不好了。

    泓翰手里的那两只肉胸脯,他可真是沾染不起。

    见他躲,泓翰才注意到自己手里拿着的玩意儿,嘿嘿得意一笑:“这个影如风,我追了他十多年,好说歹说的,终于答应帮我去偷了。”

    为了一双玉胸脯,他居然追了影如风十多年,枫红鸾咋舌。

    也难为了二嫂羽愿,尽然能受得了泓翰这样的脾气和怪癖。

    “二哥,这次我前来,可是要请你出山的。”

    泓炎永远能够把泓翰满腔的兴奋一下子给浇灭。

    一听到出山两字,泓炎眼睛里的小星星,一下全部都灭了,这下,轮到他对泓炎避之唯恐不及,一面往房间里走,一面对他的妻子道:“哪里来的两个陌生人,赶紧的赶走赶走。”

    看他那躲避瘟疫一样的表情神态,三人都不由轻笑起来。

    看来,他是真的怕了回京了。

    那样的日子,被束缚了十多年,按着他的脾气,也真够不容易的,好不容易逃脱出来了,他哪里还愿意再回去。

    而泓炎和枫红鸾,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是无奈,两人身份就放在那了,这些年,也算是任性妄为了许多次,总也不能再胡闹了。

    况且,皇上的身份,恐怕总有一日要拆穿,到时候保不齐闹出什么乱子来,送不能让孩子独自一个人面对。

    哎。

    想到十五年前,就不该撒那个慌的。

    “恭喜皇后,是个大胖公主。”

    “听着,是个王子,知道吗,你要是敢乱说,仔细你的性命?”

    “是,是,奴婢知道,奴婢知道了。”

    果然,说一个谎,是要用十个甚至一百个谎言来圆的,眼看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出女儿特征,如今已经有人开始怀疑皇上怎么生的一副女人家的细嗓子白面孔,她们这次前来找泓翰,正是为了此事。

    因为泓炎知道,泓翰这,研制了一味新的药材,可以让女人的声音便的粗犷。

    至少,等到皇儿一统天下,能力无可否认的时候,再公布她的女儿身,到时候再有反对的声音,也由政绩来说话。

    药,是取了,泓翰只迫不及待的赶走他们,生怕她们把他带回京城去,所以话也没说上几句。

    一日后,就踏上了回程路。

    马车上,枫红鸾看着手里的瓶子,面露心疼之色。

    “我的麒儿。”

    泓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慰:“麒儿自己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还不是你!”

    他是在安慰她,却换来她眼泪汪汪的怒视。

    他一脸委屈:“干我何事?”

    “折腾了那么多天,折腾的我差点死了,怎么就不能把我们麒儿生成男孩,也好让他一展抱负,放心大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泓炎更是委屈:“这哪里是我控制得了。”

    “就是你,就是你。”

    她的模样,是叫无理取闹吧。

    泓炎更是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怎么就是我了,这种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吧。”

    一路下江南,一路被她压迫,他真是觉得自己当日拒绝选秀,是个多么不明智的举动,如今,身边又了这只越来越凶悍的母老虎,他真是后悔死了为何不去坐享齐人之福。

    还顶嘴,枫红鸾脾气上来了。

    “怎么就不是你的事了,你说你吃了那么多的药,特地让太医调制了利于生男娃的药,喝的是你,不是我,你说不是你难道是我了。”

    绕口令一般的,可着实把泓炎给绕的一头疼啊。

    看着面前怒目圆睁,一脸夜叉模样的美妇人,他想顶嘴,可是最终在看到她眼睛里心疼的泪水后,终于还是窝囊的败下阵来。

    “是我,是我,都是我,别气了昂。”

    他容易吗?

    那五天的经历,简直如同噩梦一般,造出了麒儿,这些年又活的担惊受怕。

    枕边人一天比一天不温柔,以前的种种美好的,都像是风一样,哧溜过去一阵就不往回吹了。

    可是,他也真是犯贱,怎么的,她无论是什么模样,只要泛了泪花,他就心疼的不行不行,活像是心口肉被剜了一样,所以每次败阵的都是他,她的眼泪,简直是屡试不爽,而他的反抗,就是自取灭亡。

    呵呵这辈子,从遇见这个女人那刻开始,他就吃定了她。

    结果,被吃定了的,似乎是他吧。

    伸手,轻轻的将她搂入而来怀中,她依旧美丽如初,她依旧是他心里,永远的美好,只是,两个人,毕竟有些清冷了,默风嫁人了,麒儿满心都是天下鲜少陪伴在两人身边,嗯,是有些冷清了。

    “红鸾,不然,我们再生一个吧,这次,我一定努力,我们生个男孩,好不好?”

    *

    至于两人最后有没有生男孩,泓朝正史是这样记载的:康华十六年春二月,皇太后凤体偶觉不适,太医院诊断,皇太后有孕,此乃史上第一个怀孕的皇太后。同年五月,皇太后移居泸州避暑山庄养胎,年底,在避暑山庄诞下济王,取名泓焕真。

    (作者亲妈的话:当然是第一个,以前的皇太后都死了老公,倒是敢怀孕试试看。)

    至于野史,是这样记载的。康平二年春三月十九到二十,泓炎帝突然抱病在身,皇后枫氏伺候左右,寸步不离,太医院日日送药进去,却口风甚紧,不提是什么药,后经笔者查证,此乃助孕药,笔者推断,此五日泓炎帝和皇后枫氏步门不出,乃是在房内孕育当今皇帝,终泓炎帝殚精力竭,差点精尽人亡。而皇后枫氏也元神大损,两人奋不顾身,才成就了一代帝王焕麒帝。此次重创,久治不愈,以至于泓炎帝多年不举,暗访耀王之后才终治愈疾病,和太后枫氏再得一子,取名泓焕真。

    (泓炎有话说:妈了个巴子,谁说老子十五年不举,找江南子拿了药才终于把病治好了,妈了个巴子,信不信哥左勾拳,有勾拳,上勾拳,下勾拳

    泓炎,打雷了,下雨了,回家收尿布了。

    是,老婆大人,马上就来!——哥不是怕老婆,哥是爱老婆,你们懂得,嗯哼!)

    ——题外话——

    呼,最后一点比较恶搞,哈哈,完结了。

    番外如果要写的话就是写下那汤圆和无恨的,如果要写,大概是在4月20号左右,歇一阵子,两个文真心吃不消啊,等我缓一阵就开始写番外,番外更了的话,我会在新文那说一下的,大家去支持小九的新文啊!

    《代嫁:狂傲庶妃》,不同的文风,不同的尝试,谢谢大家。

    真的很感谢,一路走来,如果没有你们的不离不弃和支持,或许我真熬不到完结。

    希望结局,大家喜欢。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