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钢铁大丈夫 第二章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艾以优,艾氏纸业董事长的掌上明珠。」林俊南正在报告着他请人调查的资料。「今年六月才刚从大外文系毕业,艾董在她还没毕业之前,就已经在寻觅适合的相亲对象了。」

    钱天阳一边听一边看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一脸天真烂漫穿着白洋装的她,看起来像个纯净的天使,嘴角扬起的笑容阳光灿烂,似乎能够温暖所有人的心。

    「艾董非常宠爱女儿,在商界非常有名,听说现在台湾销量第一的知名美国品牌冰淇淋就是他为了女儿才引进台湾的。」

    「那为什麽这麽急着把她嫁出去?」既然这麽疼爱女儿,应该会想要她多陪在自己身边几年吧。

    「根据调查资料,是因为艾小姐跟一般人有点不太一样……」林俊南讲得很隐晦。

    「怎麽?她有隐疾吗?」若真是这样倒还说得过去。

    「不是的,艾小姐从小就被艾董保护得异常严密,直到年满十八岁,艾董才让她出席一些宴会,不过没多久又被保护起来,不再让她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中。」

    钱天阳微挑着眉,要他说重点。

    「咳!资料上说艾小姐因为一直被保护得很好,所以个性天真又呆蠢。」

    「呆蠢?还是单纯?」是他听错?还是俊南咬字不清?

    「呃,确实是呆蠢。」完了,他快要笑出来了。

    钱天阳危险的眯着眼。那死老头会叫他跟一个呆蠢的小妞相亲!

    「给我。」

    「是。」林俊南马上双手奉上资料。

    钱天阳快速浏览—

    艾以优在十八岁时,第一次参加的慈善晚会上,因为走路时只盯着手中的食物而踩到自己礼服的裙摆,因此不慎跌倒,手中的蛋糕果冻全飞了出去,果冻砸中当时穿着低胸礼服的某企业大老情妇胸口,蛋糕则停留在一位有力的政治人物那光滑的头上。

    第二次是参加另个企业大老在自家豪宅为孙子办的满月酒宴,这一次她不敢再拿任何食物,高跟鞋却卡在豪宅游泳池畔的排水孔盖里,在她奋力拔起之际,头用力抬起竟撞伤了想帮忙的男士下巴,又因为用力过猛而重心不稳,快跌倒之际抓住身边的两个人,但下场是三人一同跌入泳池里。

    第三次参加……坐到了政治大老夫人的珍贵爱猫,夫人抱起爱猫想安抚,却被受到严重惊吓的猫抓花了脸。

    第四次参加……扯掉了商业大亨的假发……

    第五次参加……推倒了千万骨董花瓶……

    ……没有第六次了!

    从此,艾董只好将女儿再次保护在羽翼下,不让她出来丢人……抛头露面,有监於女儿过去的丰功伟业,再加上都是因为自己保护过当才会害得女儿变得如此呆蠢,为免於她将来会被不肖人士欺骗,疼爱女儿的艾董才会坚决的让女儿大学一毕业就与他审核过的对象相亲结婚。

    钱天阳原本沉下的神色渐渐缓和,还反常扬起微笑。

    林俊南讶异的直瞪着他看。老板是因为太过生气而扬起报复的邪笑吗?

    唉,总裁就爱干这种事,总是喜欢惹自己的儿子发飙,然後再不要脸的求儿子原谅,那低声下气的嘴脸连他看了都退避三舍……因为实在是太爆笑了,总裁在总经理面前根本不在乎面子,完全像个小孩子一样。

    这种戏码他已经看到不想再看了,只是这一次把别人家的宝贝女儿牵扯进来,总裁真是太狠心了。

    钱天阳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相亲饭局,又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当时那丫头的一举一动都让他莫名的想笑,尤其是她最後脚不麻了还想再吃冰的娇憨模样。

    她确实是很天真,至於蠢不蠢……他微微挑眉。应该只是天真单纯又少根筋外加迟钝吧。

    资料上还注明,虽然艾以优是艾氏纸业的唯一继承人,但未来的经营权已确定会交由艾董精心挑选的女婿掌管。

    这代表什麽,他再清楚不过。不管是谁,只要娶了她,等到艾董入土为安後,一切都会落入那个人手中。

    也因为如此,就算她再呆蠢,依然有一堆人抢着当艾家女婿、讨好她,毕竟,艾氏纸业不管在本业或副业上,都是相关产业中数一数二的金鸡母。而一旦结了婚达到目的,艾以优怎麽样大概就不是那些人会在意的。

    钱天阳脸上那淡淡的、浅浅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悦的阴狠模样。

    这麽生气啊!

    林俊南心惊胆颤的为总裁大人还有艾小姐捏了大把大把的冷汗。

    「她最近还有跟谁相过亲?」钱天阳冷瞪着资料,一想到单纯的她非常有可能在婚後被只觊觎艾氏纸业,压根不在乎她的混蛋欺负,他就莫名不爽。

    「除了你之外,还有开阳车业的二公子宋庆真。」

    「开阳……」

    「听说,艾小姐满喜欢开阳的二公子,已经约好第二次见面了。」林俊南深深皱紧眉头。「不过,据说开阳二公子是个男同志,虽然很少人知道,但是深爱女儿的艾董应该也调查得出来才对啊。」

    「……」钱天阳站起来看着身後落地窗外的城市建筑,思索着:有必要为一个丫头付出自己的後半辈子吗?

    「看来艾小姐真的像报告中说的一样蠢耶,居然会喜欢一个男同志,就算要选也是要选我们老板啊,原来在她眼中,英俊潇洒的老板比不过男同志啊……」林俊南小声咕哝。

    钱天阳抿嘴,耳里听着特助的私语,一张脸面无表情,完全让人摸不着头绪。

    他已经三十岁了,确实是该结婚的时候,反正为爱情结婚从不在他的考量内,若真的要娶,他会娶一个对自己有帮助的女人,而艾以优……正如桌上那密密麻麻的报告写的一样,娶了她就能拥有艾氏纸业,加上那丫头又是那般单纯无害,其实是个理想的对象。而嫁给他,她也不需要担心婚後老公会花心或欺负她,因为他完全没有那种闲工夫。

    女人对他来说,只是短暂纾解压力的方法,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他从不在女人身上花费工夫。

    「俊南。」

    「是,老板。」他从原本不停嘟囔的小老头,瞬间恢复到精明干练的特助。

    「帮我约艾董。」

    「嗄?」为什麽要约他啊?

    「还不快去。」钱天阳未多做解释,依然摆着那张冷脸,但心中的某处却开始期待着与那单纯的女孩共度未来的生活。

    「优优,你确定要这样吗?」宋庆真一脸担忧的看着正在吃着巧克力冰淇淋的艾大小姐。

    「你不觉得这主意很棒吗?」艾以优满足又快速的吃着冰淇淋。「只要我们继续见面,我爸就不会再要我跟别人相亲,你家的人也可以安心啊。」

    「那、那他们如果因此逼我们结婚呢?」他小小口吃着薄荷冰淇淋,就像个大家闺秀一样。「你不是希望能恋爱结婚吗?」

    「对啊,可是眼看是不可能了,如果真要相亲结婚,那就跟你吧。」艾以优无力的垂下双肩,已经放弃恋爱结婚的梦想了。若不是庆庆跟她说了很多关於她的传言,她还不知道原来爸妈这麽做是在替她着想。「我相信你的为人,我知道你不会觊觎艾氏。」

    「我当然不会啊。」宋庆真义正词严的表示,但下一秒,却忽然垂头丧气说:「但我们家会。」

    他是一个男同志,相亲时他就老老实实的跟优优说了,原以为她会鄙夷唾弃,但她的反应却是异常的热络,後来他才知道她也是被逼的,完全不想要相亲,却又无法让父母失望,这样贴心善良的她一下子就掳获了他的心,让他决定要跟她做一辈子的好姊妹。

    「但是庆庆,除了你以外,我没办法再相信任何人了。」艾以优黯淡无神的望着前方。「就像你说的,我是艾氏唯一的继承人,想接近我的人八成都是为了我家的钱,就算我有机会谈恋爱,我要怎麽确定对方爱的是艾以优还是艾氏纸业呢?」

    「优优……」没有办法,艾以优这三个字已经跟艾氏纸业划上等号了。

    「所以如果真要结婚,我宁愿跟你。」她硬撑着笑容,但看在宋庆真的眼里,那笑真是比哭还难看。

    「不行,那样你一辈子就毁了。」他怎麽忍心害一个这麽善良美好的女孩後半辈子独守空闺呢,他光是用想的都觉得可怕。「不然,我帮你物色好男人吧。」

    「嗄?」

    「优优你呀,继续相亲,然後我来帮你过滤,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比你更了解男人唷。」他一脸得意样。

    「但是,大家都是为了钱来的啊。」

    「总是有好货色和烂货色之分,遇到好货色你就继续跟他见面,若是到後面你还是不喜欢,到时候我再出马。」

    「你出什麽马啊?」一头雾水。

    「假装横刀夺爱呀,等那男的被我吓跑之後,你再继续相亲。」他一脸兴致勃勃。「怎麽样?这主意不错吧?」

    「是不错。」她的头一会儿偏左一下子偏右,想了半晌随即笑开。「庆庆你好聪明喔。」

    「那当然!」宋庆真骄傲的一大口把剩下的薄荷冰淇淋吃到嘴里,瞬间冻得他头痛直跳脚。

    「庆庆!」艾以优担心又好笑的看着他。「你好呆喔。」

    「你……」他一边抱着头,一边斜眼瞪她。「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嗯?」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大腿,马上尖叫了起来,「啊!面纸、面纸!」她的巧克力冰淇淋融化滴在她白色的裙子上了。

    艾氏纸业的董事长室里出现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艾父一双眼像雷射光一样,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扫了三遍,才不情不愿的请对方坐下。

    「钱总经理特地来访不知有何贵干?」这家伙还真是一表人才,而两年前以二十八岁的年纪接任擎天集团总经理一职,证明他的能力也十分优秀,虽然曾有过几位红粉知己,但他总是在每段感情结束之後才有下一个,这种优良的极品男确实很适合当自己的女婿。

    「我相信艾伯父应该很清楚我的来意。」钱天阳无动於衷的任他扫射,看似光明磊落,实则是完全不把对方的敌意与审视看在眼里。

    「我不清楚。」一脸无辜的摇摇头,但眼神却又掩不住锐利的斜瞪着他,意思是想娶他女儿得先过他这关。

    「我希望艾伯父能将掌上明珠嫁给我。」钱天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里不免想着,难怪那丫头会这麽天真,被这样幼稚的老爸严密保护,不单纯都很难。

    而有这麽幼稚的董事长,真不知道艾氏纸业是怎麽爬上纸业龙头地位的,真是奇蹟。

    「你是为了艾氏纸业而来?」眯着眼,想要看清楚那张冷脸下的阴谋。

    「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是为了艾氏。」他大方承认了。「但我认为只有我能保证令嫒结婚後还能像现在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擎天不需要艾氏。」他很清楚对擎天来说,艾氏不算什麽,也因为如此,以优的第一个相亲对象,他才会安排钱天阳。

    「确实。」诚实点头。「但是擎天旗下没有纸业。」擎天集团投资范围甚广,各行各业都有涉足,而且都要当上业界最好的。

    「……」真是可恶又讨厌的小鬼。

    「我很清楚艾伯父一定会选择我。」嘴角淡淡的扬起胜利的微笑。「不然也不会将我排在第一顺位和令嫒相亲了。」

    「……」真是可怕又犀利的家伙。

    「我话说到这,那麽我回去静候艾伯父的佳音,再会。」冷淡疏远却不失礼,钱天阳稳重的站起身,微微点个头转身离去。

    「等一下。」艾父唤住对方,深吸了口气,沉重的吐出,「我答应你。」

    「谢谢艾伯父的厚爱。」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很清楚自己才是艾氏的乘龙快婿,也相信艾董非常了解这一点。「那麽婚礼就选在下个月二十号,可以吗?」

    钱天阳又回到沙发上坐着,泰然又强势,有如君临天下般的气势。

    「这麽快?」他还想跟宝贝女儿多相处耶,这小子急个什麽劲儿!

    「无须我说明,艾伯父也应该清楚,艾小姐现在跟开阳的二公子走得很近。」

    「我知道,不过你不用担心。」那小子是个同性恋,所以是第二顺位,因为至少能确保他的宝贝女儿不会被不要脸的色鬼欺负。

    「不用担心?莫非艾伯父默许他们在一起?你就不怕你女儿怨你让她守一辈子的活寡?」他敏锐的察觉对方未竟的话,一双利眼直直盯着艾父的眼睛,狠戾到艾父忙移开视线都不敢再抬头了。

    「至少以优不用担心老公会外遇,而且我相信他们会当好姊妹,我知道宋庆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啧,原来这小子也知道啊。

    「我不会让她遭遇那样的事。」钱天阳承诺道。

    「我也知道。」艾父心不甘情不愿的咕哝着。

    不然当初他也不会厚着脸皮询问钱总裁了,原本以为会被耻笑打回票,毕竟擎天跟艾氏就好比黑鲔鱼跟小虾,又没啥好处对方哪会同意联姻,结果却出乎意料,钱总裁不但答应让儿子相亲,还说乾脆让他们直接结婚算了。

    「那麽下个月二十号可以吗?」钱天阳又问。不是他很急,而是除了那个时间外,接下来他都没空,虽然可以等到明年再办婚礼,但是中间他也没时间陪伴他的准新娘,而女人都是需要人陪、需要人哄的麻烦生物,既然已经认定她是未来的擎天集团总裁夫人,那麽快一点娶进门才不会让她有机会罗唆。

    「好吧,就下个月吧。」既然对方都愿意了,他也不好拿乔,不然以後欺负他的心肝宝贝怎麽办……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