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再也不坏 尾声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明春树找出喜帖後拨打的那通电话,一开始是贾尼克接的,後来……是小真抢过电话,滔滔不绝地告诉他很多事情。

    原来,那趟欧洲之旅为什麽会有一堆女人前仆後继的在床上等着诱惑他,是她在一旁搧风点火。

    原来,那些女人为什麽敢来诱惑他,是因为她跟她们分享他在女人堆里来者不拒的浪荡名声。

    原来,这个国中同班三年的女同学这麽好心帮他制造艳遇,只是为了亲眼目睹他就像她当年听说的一样、没品,好让她彻底死心。

    这曲曲折折的心思,最後却让巫静妍三言两语的打发,听得出来小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她。

    「她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还说唯一可以让你原谅我的方法,就是把握自己的幸福。」小真在电话里惭愧地痛哭失声。

    她从没来没想过当年校园里的白马王子回到家里,也只是一个渴望讨好母亲的小男孩。

    「我……我跟尼克说好了,要生很多很多小孩,然後要好好地爱他们,陪他们一起长大……」小真嗫嚅地说着自己未来的生育计划。

    明春树愕然的不知该如何回,她却话锋一转,要他们两个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来。

    电话挂断之後,他故作镇定地躲进浴室,百思不得其解。

    巫静妍怎麽会神通广大的知道这麽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他窝在那只够他把长腿曲起来的小俗缸,接到大哥利冬阳的电话,听到了他等待的消息之後,突然直觉地问了利冬阳一个问题──

    「大冬,我记得,你曾经说要告诉静妍跟我有关的秘密……你说了吗?」

    利冬阳沉默了几秒钟之後,给了他这个问题的答案。

    明春树心里那头暴躁不安的野兽,却心满意足的蜷伏。

    这个小女人爱他,也爱牠。

    巫静妍後来更身体力行的让他知道,他欢爱的姿态再狂、再野,了不起让她腰酸背痛赖床当米虫,绝不会再像第一次一样严重。

    「拜托,人家才第一次,你就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搞不好还用了九成的功力,难免会有摩擦过度造成的伤害啊!」她红着脸蒙着头,实在不知道该用什麽表情,去面对那个一脸紧张,正聚精会神帮她检查伤口的男人。

    那双眼睛可是盯着连她自己都没看过的私密部位啊!

    明春树放了心,自告奋勇的张罗起晚餐来了。

    巫静妍则躲在被窝里打了一通神秘的电话,与其在这里瞎操心,不如把派得上用场的点子统统拿出来。

    八卦就像感冒一样,预防胜於治疗啊!

    婚礼那天,当明春树挽着巫静妍抵达宴会厅时,却意外发现大厅入口热闹得不得了,身高比较占优势的明春树一眼就看见那三个熟面孔,那张优雅淡然的面皮据说变形得很严重,那双泛着可疑水光的深邃眼眸更是让老二夏文念念不忘,往往只要喝起酒来,就会忍不住说上一说。

    除了他们三个几乎完全抢走新郎风采的男宾之外,还有清艳动人的陈若瑀和甜美俏丽的海小霓也一同来助阵。

    人家是来参加婚礼,他们可是身负重任,专程来围堵扒粪人士,免得弄脏环境是吧?

    这四个兄弟连袂出席这场婚礼,识小真和贾尼克大大的脸上有光,婚宴的中途,很多人认出夏文的鼓手身分,缠着他合照签名,就连新郎新娘也来插一脚。

    有些从台东特地北上参加婚宴的长辈认出利冬阳,忍不住在酒席上跟自己带来的晚辈说起了他老爷当初的花心绝情,感叹他们兄妹五个还能感情这麽好,实在要归功在他这个大哥身上……更多在地响亲倒是缠着他问选情,谁不知道他和某个县议员候选人友好。

    黝黑高大的庾秋安则充分发挥他健谈爽朗的个性,很快的就用自己丰富的纪录片拍摄花絮征服了无意追星,也没兴趣听老人讲古的宾客,俨然自然一派。

    至於陈若瑀和海小霓,她们一个是网游故事脚本的资深写手,一个刚好有个担任网游公司老板的雇主,聊天的话题正好对了时下青年上网成痴的胃口,当然,很多难得出门的宅男看到这两个美女,自然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明春树和巫静妍这对俊男美女除了引起几个人好奇臆测的窥视之外,和其他人受瞩目的程度相较之下,倒是优闲了很多。

    巫静妍悄悄朝利冬阳感激的点点头,她只能说有这样义气相挺的兄弟姊妹真是太幸福了!

    他们除了来分散原本可能会让明春树独占的光芒之外,还在杯觥交错之间,跟有心人透露一个重要的讯息──

    他们,是明春树的家人。他们,永远跟家人一起作战。

    那天,大家都过得很愉快,一致认为已经达到消毒杀菌的完美效果。

    在那之後,老早就辞职的明春树也开始忙着转换职场跑道的事情。

    他跟有意开发那个小村子的建设公司毛遂自荐,希望可以成为这个开发案的合夥人,并且亲自主持。

    资金的部分,他提供自己上千万的资产,还有夏文的大力支持。

    除了营运计画书之外,明春树附上厚厚一叠来自各行各业佼佼者的推荐信,一方面证明自己见多识广,也让主事者明白他交游广阔,更难得的是,他对那块土地有着某种程度的情感,绝对不会是那种拿钱乱搞,失败了就撒手不管的烂咖。

    那是他的家乡,他有第一手的在地资源,有人脉深厚的家人当後盾,有在国外度假胜地游走的丰富经验当参考,还有足以成为卖点的长相,以及优雅得体的社交手腕。

    明春树很快就得到善意的回应,更让他惊讶的是,原来这个一直透过各种代理人出面斡旋的慕後老板,其实也是来自那个早就凋零的小村落,早年一直在国外经商,最近才回台定居。

    他们相谈甚欢,一拍即合。

    听到明春树分享这个好消息之後,巫静妍忽然很难过地憋着笑。

    「怎麽了?」他刚刚说了一堆严肃的话,哪里好笑了?

    巫静妍相当无力的摆摆手,眼角继续抽搐中,「你刚才不是说会以小学那个地方作为中心点来开发吗?」

    明春树很严肃的点头。

    巫静妍很难过的揉揉自己太僵硬的脸,「我只是帮你这个渡假村想到一个很好的名字。」

    男人挑眉等待,小女人诚惶诚恐地公布答案,「你觉得……叫青芒果乐园好不好?」

    每个去消费的客人,统统都是青仔丛。

    明春树脸上的黑线让巫静妍笑到飙泪兼肚子痛,谁知道明春树接着却眼睛一亮,跑回去电脑前面,把刚刚一闪而过的想法化成文字。

    当然,青芒果乐园也就消失在某个小女人的笑声中。

    不过,巫静妍实在是对小真婚礼那一天「我们都是一家人」的感受太深刻,某天起床的时候,突然抱住明春树,没头没脑的就跟他发表生产报国的宣言──

    「我们也生五个小孩吧!」台湾老人化日益严重,多生几个起来有备无患啊!

    那个还半梦半醒的男人只是习惯性地扣住她的手指,再一手抚上她跨放在自己身上的白嫩大腿,然後懒洋洋地吻着她的指节。

    「好啊!那你什麽时候嫁给我?」他半掩的瞳眸闪过狩猎的精光,隐藏在浓密的睫毛底下。

    巫静妍偷偷在心里哀号一声,不动声色的想抽身而退,却为时已晚的发现自己老早就自投罗网。

    「那个……呃……等我爸爸从瑞典回来……呵呵……你总要向他提亲吧?」可恶!把我的手和我的脚还来。

    巫静妍已经顾不得姿势美感的问题,很没形象地想从从他的掌握中逃脱。

    明春树一脸赞同的点点头,「嗯!说的有理,可是我早就跟他提过,而且他也答应了。」

    网路提亲,求婚无国界啊!

    逃生中的小女人僵住了,忽然想到某人有个在MAX当鼓手的哥哥……

    「明春树,你又拿什麽去贿络我爸啊?」天啊!她的聘礼不会是一百打的亲笔签名CD唱片吧?

    明春树相当无辜的否认,「没有啊!」

    他只是用国际快递送上MAX成名前,几乎餐餐吃白吐司和泡面的催泪纪录片,保证是独家外流版本。

    「总之,想生小孩就先结婚吧!我看等一下跟大哥他们一起去挑婚纱好了。」明春树拍板定案,突然一翻身,决定先喂饱他的兽慾,再喂饱他的食慾。

    全身走裸雪白的小女人自然是被吃乾抹净了,而且某人还十分卑的趁人之危,居然在她濒临崩溃的前一刻逼婚,她哪里还有多余的脑细胞可以思考啊!

    当然是说好罗!

    老公寓里,放眼望去,春光无限美好,再也容不下寂寞。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