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魔王的卖身男欢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当暗夜借由邵堤伟所散发出的魔气,找到他所在之处时,看到了令他血液为之冻结的一幕。  

    暗夜怒气爆发,因为他的小情人竟教伊弗里特那个叛贼给压在桌上上下其手着,而小东西的身上也只剩下一件不足蔽体的内裤,他修长细致的身躯更是全然的暴露在贼人的手下,任由他恣意抚摸。  

    “伊弗里特,放开堤伟!”暗夜狂哮道。  

    邵堤伟朦胧间听到他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的声音时,他睁开了泪水模糊的大眼,看到他熟悉的身影时,他的泪掉得更凶了。  

    “夜……”  

    邵堤伟哽咽得说不出其它的话。  

    “你说放就放啊?凭什么我要听你的话?我才舍不得放开他呢!他现在可是我的人。”伊弗里特冷笑的看着暗夜。  

    暗夜心疼的看着邵堤伟布满泪痕的小脸,他巴不得紧紧的将他搂进怀里,但是当务之急是先把伊弗里特打倒。  

    “放开他!开出你的条件!”暗夜冷睨着伊弗里特。  

    “条件?哈!其实我要的条件很简单,只是你可能给不起。”  

    伊弗里特将仰躺在桌上的邵堤伟拉入他的怀里,还故意的将近的邵堤伟面对着暗夜,赤铜的手更是粗鲁的捏着他的粉脸。  

    “唔……不要……”邵堤伟哭泣地抵抗着他的手。  

    暗夜看在眼里更是愤怒,他的银眸射出冷峭的杀意。  

    “伊弗里特,你要是敢再动他,我会要你的命!”  

    “哇!好恐怖喔!我好怕!你以为我不敢吗?”伊弗里特张嘴便咬上邵堤伟的颈子。  

    用力之猛教邵堤伟痛呼出声,他的颈侧也流出了汩汩的鲜血。  

    邵堤伟的这一声痛呼教暗夜紧拧了心。  

    “怎么?对我的表现还满意?”伊弗里特边舔着邵堤伟的鲜血,边问着暗夜。  

    “你……”  

    暗夜正想发作时,站在他身后的默,及时的制止了暴怒的魔王。  

    “王,请您息怒!现在阿伟的安全最重要。”  

    “说出我给不起的条件!”  

    暗夜王者的霸气显露无遗。  

    “我要你与我一决高下,我已不再是昔日的我。我不要什么狗屁王位,我要打败你,我要让魔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比你强,我要你永远活在这个耻辱之下……哈、哈哈……”  伊弗里特狂笑着。  

    “可以!我答应!”  

    “王……”默与炎不赞同的正想出声劝阻。  

    暗夜抬手制止他们想说的话。  

    “我心意已决,不必多言!”  

    “好!爽快!不愧是魔界的王者!”  

    “不过要是我赢了呢?”  

    “哈!你要是赢了,我就把他还给你,而我从此自魔界消失。”伊弗里特自信满满的讪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后悔!”  

    在两人激烈的交手过几回合后,伊弗里特已渐趋下风。  

    过度的自信和自满是他的致命伤,最初不可一世、神气洋洋的模样,现在已不复存在,只有一脸的慌张。  

    原先从容不迫的应接着暗夜攻击的手脚,这时早已自顾不暇,伊弗里特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可以用来对付暗夜猛烈激进的攻击。  

    越来越疲累,并且满头大汗,气喘如牛的伊弗里特,已是招式尽出,用尽他在潜伏时所学会的魔法,但他依然不是暗夜的对手。  

    反观暗夜,他未曾使出过全力,然而却是应付自如、游刃有馀,愈战益发的勇猛。  

    终于,又在过手数招之后,在暗夜的“天地爆裂”之下,伊弗里特还是再度惨败了。不管他说得自己是如何的了得,他终究还是敌不过暗压!  

    伊弗里特跪倒在地上,他无法接受自己再度惨败的打击,像是发了狂般的猛摇扎他自己的头暴哮着。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不会输的……”  伊弗里特嘴里不断的重复着。  

    暗夜冷睨了变得疯狂的伊弗里特一眼后,他叹了口气。对着他身后的炎和默说:  

    “一切按照计划行事,将所有的叛党一个不留的带回去。”  

    “是,王!”  

    炎与默转身指挥着魔兵捉拿着叛党余孽。  

    心急如焚的暗夜,依循着邵堤伟的魔气,在大殿中最偏远的柜子里找到犹在哭泣的邵堤伟。  

    他疼怜的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邵堤伟紧拥入怀里,失而复得的心情简直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当暗夜抚着邵堤伟温热的肌肤时,他激动得眼眶都红了。  

    “没事了!乖,不要哭了!”暗夜暗哑的抚慰着他。  

    对于暗夜的安慰,邵堤伟却报以最惨烈的嚎啕大哭,好似想要将他所手的委屈一并随着泪水宣泄出。  

    “喔!小东西,你不要哭了。”暗夜吻掉邵堤伟脸上的串串泪珠,可是他的泪水却不断的滑落,这教他既心疼又无奈。  

    而邵堤伟只是紧抓着暗夜的衣襟,满是泪水的苍白小脸则埋进暗夜硬厚的胸膛里。  

    “你可知你的泪,让我感到无比的心疼!”暗夜更加拥住邵堤伟哭得一耸一耸的瘦弱身躯。  

    “不哭了,好吗?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邵堤伟不想让暗夜难过,因此拼命的忍住潸然的泪水。  

    “来,笑一个给我看看,好吗?”暗夜爱怜的抬起他的下巴,温柔的诱哄道。  

    邵堤伟吸了吸他红通通的鼻子,终于破涕为笑。  

    不过,当邵堤伟的视线越过暗夜的身后时,他的笑容与他的血液在瞬间冻结——  

    因为发了狂的伊弗里特的手中有着一团血红色的火球,而他正蓄势待发的对准暗夜的后背。  

    “不!”邵堤伟凄厉的大喊后,他一把将暗夜推到一旁,而细小的身子首当其冲接下伊弗里特的攻击。  

    当暗夜回神转身一看——  

    “不!”邵堤伟浴血的一幕教暗夜霎时失去理智,狂吼中,他以一掌将伊弗里特击得灰飞湮灭。  

    暗夜的怒吼声让在外坐镇指挥的炎与默吓了一跳,因为他们从来不曾听过他们的王的吼声会如此的激愤、悲怆。  

    当他们跑进大殿时,看到了冷静全失的暗夜,与躺在他怀里浑身是血、脸色死灰的邵堤伟。  

    “你这小笨蛋,张开你的眼看着我,你听到了没有?我不准你就这样死了,你听到了没有?”  

    暗夜狂乱的将他的魔气渡入邵堤伟的体中,但是邵堤伟一点也没有接受。  

    “小东西,我说不准,你有没有听到?”暗夜哀痛的猛力摇着邵堤伟已然无知觉的冰冷身体。  

    “王!您不要这样。您就让阿伟安心的走吧!”默哽咽着声音,他拉着魔王的双臂阻止他再继续摇晃下去。  

    “走开!”暗夜一把推开默,他厉声的说:“谁说他死了?我不准他死,谁也别想从我的身边带走他!”  

    就在默与炎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柯卡里斯托突然飞入大殿里,在众人还不知它的目的之前,它自暗夜的怀里将邵堤伟给叼走了。  

    “柯卡里斯托!”暗夜冷冽的咆哮着魔龙的名字,“将他还给我!”随即紧跟在后的追出去。  

    “王!”  

    默和炎也紧跟在魔王的身后追赶而去。  

    *  *  *  

    “啊!夜,人家不要再吃了。”邵堤伟背靠着枕头半躺在床上,娇憨的对着正在喂他吃稀饭的暗夜抱怨道。  

    “乖!把这一碗吃完!”  

    暗夜不理会邵堤伟的抗议,又舀了一匙递到他的嘴边。  

    “不要!”邵堤伟并不是故意使性子,只是他真的是吃不下了。  

    现在的这一碗肉粥已是今天的第十一碗,而今天连中午都还不到呢!  

    他知道暗夜心疼他大病初愈的身体,不过也心疼太久了吧,自他恢复意识以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别说是下床走动走动,他连地都还不曾踏触过呢!他都快忘了踩踏在地上的触感了。  

    他觉得自己再不下床活动一下筋骨,他全身的骨头一定会生锈。  

    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让暗夜准许他下床。  

    “乖,剩下没几口,吃完它!”暗夜柔声的劝哄着邵堤伟。“吃完这些,等下再给你巧克力吃。”  

    “真的?”邵堤伟惊喜的问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暗夜莞尔的亲了下他的俏鼻。  

    邵堤伟原本想张口吃完眼前的粥,但当粥快入口的时候,他倏地想起方才所下的决定,及时住了口。  

    “要我吃完,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好,你先吃完再说。”  

    暗夜当然知道他的小情人心底是打什么主意,不过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想跟他玩花样,他再等个一万年吧!  

    “你说的喔!你不可以……唔……反悔……”  

    邵堤伟口中嚼着粥,口齿不清的说着。  

    “好……吃东西不要说话,不然噎到了可是会很难过……”  

    暗夜的话都还未说完,邵堤伟就因岔了气而猛咳起来。“咳……”  

    “你看你……”  

    暗夜蹙额叹息,他轻柔地拍着邵堤伟单薄的背部。  

    不过由于过度的呼出氧气,所以即使咳嗽停止,他仍是气喘吁吁的大口吸着气。  

    “好一点了吗?”暗夜疼惜的询问着咳得脸色发红的邵堤伟。  

    “哼!都是你不好!”邵堤伟小孩子气的对暗夜抱怨道。  

    “是,都是我不好。”  

    当暗夜想再喂邵堤伟吃稀饭时,他却摇了摇他的小脑袋。  

    “我自己吃!”邵堤伟接过暗夜手中的碗后,自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三、两下就将碗中的粥给吃完。  

    他将碗翻过来现给暗夜看,撒娇的凝视着暗夜。  

    “你看,我吃完了!那我可以提出我的要求了吗?”  

    “可以!”暗夜挑了挑他的朗眉。  

    “我想下床走走。”  

    “不许!”暗夜想也不想一口就拒绝他的要求。  

    “啊……你出尔反尔!”邵堤伟不依的大叫道。  

    “我并不是出尔反尔,而是你的身体还没好……”  

    邵堤伟不满的打断暗夜的话,“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复元了啦!而且我已经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了,再不活动,我的骨头就快生锈了。”  

    暗夜捂着自己的耳朵,因为邵堤伟的尖声埋怨,令他灵敏的耳朵很吃不消。不过,他也有他的坚持。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啊!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我不管,我就是要。”邵堤伟任性的掀起被子,准备下床。  

    不过,他的脚都还未碰触到地面,就已让暗夜给拽回床铺上。  

    暗夜壮硕的庞大身躯,全然的压覆在邵堤伟的身上。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我差一点就失去你,你可知道我多么害怕失去你?要是当时没有柯卡里斯托的魂珠,我就真的失去你了……”暗夜越说越激动。  

    “夜,没事、我没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你并没有失去我啊!”邵堤伟在暗夜的耳边软语呢喃着。  

    他搂着暗夜的颈子,主动的吻上他冰冷的薄唇,边吻边在暗夜的唇边低喃着爱语。  

    “夜,我爱你,爱你……好爱好爱你。”  

    邵堤伟想要扭转暗夜愤懑的心情,可是他又不知该怎么做,于是他想到一件令他脸红心跳的事。  

    他想这一定能让暗夜的心情好转。  

    “夜,我真的康复了!让我出去走动走动嘛!而且你昨晚和今早不也亲自得到证明了吗?”  

    邵堤伟羞赧的望着暗夜的银眸。  

    他的话果然教一脸激动的暗夜,乍然露出邪肆的笑容,俊邪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邪恶与戏谑的意味。  

    “小东西,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啊!”暗夜的话教邵堤伟一时哑口无言。  

    “不……不是啦……你真讨厌!”邵堤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的安慰话语,竟被暗夜给误解,他顿时羞得慌了手脚。  

    暗夜也知道他纯净的小情人是不可能会懂得如何诱惑他的,不过,他单纯的小情人可能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对他而言,都是无言的邀请、蛊惑。  

    自他性命垂危至身体康复为止,暗夜无时无刻的想要感受他的体温、他的存在,所以他总是克制不了自己的需索着他,即使是他有伤在身……  

    想到这,暗夜将错就错的吻上邵堤伟的小嘴,狂猛的吸吮、啃咬着。  

    “啊……夜……不要……,今天早上才……”邵堤伟趁着接吻的空隙,提出了微微的抗议。  

    但暗夜仍是狂烈地索求着,片刻之后,邵堤伟也情不自禁的回应起他的热吻与爱抚。  

    不消多时,两人已沉沦入爱欲的旋涡中,不可自拔了……  

    欢爱之后,邵堤伟微喘的趴在暗夜的胸膛上,倾听着暗夜胸膛里紊乱的心跳声。  

    宽大的胸膛传来阵阵的温暖,紧紧的包围住他,这份安心静谧的感觉,教邵堤伟的心充满暖意,他觉得自己好幸福。  

    一生中,人能寻觅到无数的幸福,而他只要这一处专为他敞开的温热怀抱。  

    不过,他比人类还要来得幸运,因为他有生生世世的时间,能与他最爱的人朝夕相处,享受这专属于他的柔情蜜意。  

    “我爱你!”  

    暗夜突如其来的话教邵堤伟一震,但随即的,他释出了然的笑容。  

    自他受伤性命垂危的这一个多月以来,暗夜总是不断的对他说着爱语,他不知已听过几千几万遍了。不过,每次听到暗夜对他诉说着他有多爱他、多不想失去他时,他就有此生“夫复何求”的幸福感觉。  

    对暗夜的爱语,他是怎么也百听不厌。每听一次,他就难掩激动的爱他;每听一次,他便满心满脑地被感动所包围……  

    “嗯!我也爱你!”  

    “既然爱我,就别让我尝到椎心刻骨的痛,别再让我承受差点失去你的恐惧,我是这么的在乎你……”  

    暗夜剖心的告白,使得邵堤伟不由得热泪盈眶。  

    “对不起、对不起……”邵堤伟哽咽的低喃道。“我知道我这么做会让你非常的伤心,但是我也爱你啊!教我眼睁睁的看你在我面前受伤,我又情何以堪?我不能,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看到你为我受到一丝的伤害。”  

    邵堤伟的真情,让暗夜很是激动的狂吻着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小傻瓜,你不知道在这个魔界里是没有人有那份能耐能伤得了我的吗?”  

    “现在知道了!”邵堤伟俏皮的皱了皱他的鼻。  

    在威胁和利诱之下,邵堤伟终于得以下床走动。  

    不过,是有条件的!他必须吃完所有暗夜为他准备调养身体的补品。  

    而暗夜为何会知道有补品这样的东西?说起来,邵堤伟就生气。  

    他觉得鲁宾斯特一定跟他有仇,不然怎么会接二连三的陷害他?先是青椒、茄子,现在则是令他想了就想吐的补品。  

    他并不是说补品很难吃,而是煮的那个人的技术,实在是让他不敢恭维,想了就倒胃,更别说吃了。  

    而更令他咋舌的是,暗夜为了他竟然派炎到人界捉了一个“新出炉”的年轻厨师来替他煮饭,年纪与他不相上下。不过那个年轻厨师,却傻得可以,听说他还是自愿来魔界磨练他的厨艺的呢。可是,邵堤伟心里总是为他惋惜,因为魔界的魔物大多是不吃人界的食物,如果他继续待在这里,可能到死技巧也进步不了多少的。唉!不过即使他能进步,以他的手艺……  

    呜!邵堤伟想起来就难过,他自己煮的都比他煮的还要好吃呢!  

    “堤伟……”  

    来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来。邵堤伟转身望向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俊脸紧绷的来人。他不禁有股拔腿就跑的冲动。  

    “过来!”  

    惨了!夜好像真的生气了。  

    邵堤伟战战兢兢踱步走向暗夜。  

    “你又不听话了!”  

    “对不起!”邵堤伟低垂着他的头,小手紧拉着暗夜的衣襟。  

    凝视着邵堤伟低垂的小脑袋,暗夜也不忍再责备他。  

    “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了!你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时,我有多担心吗?”暗夜将邵堤伟纳入怀中,宽心的低语道。  

    “嗯!”邵堤伟在暗夜的怀中顽皮的吐了吐舌头。  

    暗夜略略放开他,温柔地抬起他的下巴专注的凝望着他。  

    “小东西,我有个惊喜要给你!”  

    “什么惊喜?”  

    邵堤伟有些不解的看着暗夜的俊脸,说是惊喜夜为什么那么严肃呢?  

    暗夜牵起他的手缓步前进。  

    “夜,我们要去哪里?”  

    “等一下你就知道。乖!别问了。”  

    邵堤伟睁大他的眼,不敢置信地又揉了揉眼睛,确定眼前的人不是幻影后,他的明眸蓦地涌出了泪水。  

    因为在他面前的是他以为再也见不到的最爱的两个人!  

    “爸爸、妈妈!”  

    邵堤伟投入了邵氏夫妇为他展开的双臂里,他泪流满面激动的亲吻着他最想念、最爱的两个人。  

    “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们,我好想你们。”  

    “我们也是、我们也是……”  邵氏夫妇两人也紧紧的拥住儿子,哽咽的说着。  

    “不过,我们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还能再见到你,这一切都要感谢你身后的那位先生。”邵母擦着儿子的泪水,感激的说道。  

    邵堤伟转身无言的凝视着暗夜,他朦胧的泪眼里有着千言万语也诉不尽的谢意。  

    暗夜的银眸里只有无尽的疼怜,仿佛在告诉着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而已。  

    “也多亏这位先生,他让我们在投胎之前还能再见你一面。”  

    邵父的话唤回邵堤伟的心魂。  

    “爸,你刚才说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伟,我们将再度堕入轮回。”邵母眼泛泪光的望着儿子。  

    “不,我不要,我不要再和你们分离……”邵堤伟哭喊着他的心声,细瘦的双臂更是紧紧地环住父母。  

    “伟,你别这样!你这样会让我和你爸爸放心不下。”邵母难过的说着。  

    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笼罩住邵氏夫妇。  

    “伟,我们的时间到了。”邵氏夫妇依依不舍的拉着儿子的手话别着。  

    “不!不要再离开我……”邵堤伟哽咽的望着父母,迷蒙的泪眼里净是哀痛。  

    蓦地,邵堤伟的眼里出现了毅然决然的眸光。  

    “这次不管怎样,我是不会再和你们分离。你们要投胎,那我也……”  

    “伟,你忘了还有一个最爱你、最在乎你的人了吗?你就这样不管他的感受吗?”邵父提醒着意气用事的邵堤伟。  

    是啊!他还有夜!但是他不想再和父母分开了,他真的不想。  

    “小东西,别这样。你这模样教你的爸妈怎么放心得下?你还有我!”暗夜怜恤地搂住泪流不止的邵堤伟。  

    “可以请你们将堤伟托付给我吗?我保证,我会生生世世的爱护他,疼惜他,绝不让他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或委屈。”暗夜诚挚地注视着他最爱的人的双亲。  

    “你爱他吗?”邵母问道。  

    “我爱他!”  

    暗夜深情、坦然的目光教邵氏夫妇信服了。  

    “伟就交给你了,如果是你,我们相信你一定能让他幸福。”邵母抬眼深情的凝视着邵父,她的眼里有着不可言喻的喜悦。  

    邵父也回给她一记了然的笑。  

    是的,他们今生已不再有任何遗憾的事,因为他们最宝贝的儿子已经得到幸福。  

    他们俩牵着手,微笑的注视着儿子。“再见了,伟。记住,我们永远爱你!”  

    “不……”  

    本想冲过去跟着他们一起邵堤伟,却怎么也挣脱不开暗夜禁锢的怀抱。  

    他只能无助的看着他们逐渐模糊、透明的身影。  

    “呜……你好可恶,你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他们一起走……”邵堤伟痛哭失声地转身槌打着暗夜的胸膛。  

    暗夜也不阻止,任由邵堤伟宣泄出他的不满。  

    “为什么……”  

    最后,邵堤伟累了,也倦了,他无力地靠在暗夜的怀里,难过地低声问着。  

    “为什么?因为我爱你,因为我放不开你。你可以怪我,也可以怨我,但是要我放开让我心疼不已的你,我办不到!”  

    暗夜深情的告白教邵堤伟好不感动,也止住了他的泪。  

    “夜,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要说出那些话让你伤心,只是……”  

    “嘘!”暗夜伸手按住邵堤伟的小嘴。  

    “不用道歉!”他温柔的吻了吻邵堤伟红肿的眼帘。  

    “谢谢你!”  

    邵堤伟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  

    “不用客气!我可以帮你达成所有你想要做的事,我也可以替你索回你想要的东西;甚至是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求!但唯一让我在乎、不想失去的——就是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也不想失去你,更不想离开你,所以原谅我刚才不经大脑说出的话,好吗?”邵堤伟亲着暗夜的嘴唇撒娇着。  

    “不准再有离开我的念头!”  

    “好。”  

    “永生永世陪在我身边!”  

    “好。”  

    “永远只爱我一个人!”  

    “好。”  

    邵堤伟每一次的应允,就换得暗夜赞许的亲吻。  

    两人在交换一次又一次的誓约后,他们相视而笑了。  

    “我爱你!”  

    暗夜深情地凝望着邵堤伟。  

    “我也爱你!”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两人默默地凝视着彼此,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为他们知道,生生世世的时光里,他们将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