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非你莫属(楼雨晴) 正文 后记
全本小说网 gbinghu.com 加入收藏
    这是一个新系列,一个看到尾还不太有系列感觉的系列——基本上,在写这本书时,晴姑娘也还不太有写系列的自觉……(无言)

    嗯,这样说吧。

    不晓得各位发现了没有,近两、三年来,晴姑娘都是以单本故事为主,没有什么太复杂的人物关联性,距离上一次的系列,已经是好遥远的事了(远目兼缅怀),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段时间私务繁忙,写稿的时间都是在夹缝中求生存,努力榨出少之又少的空间……(我知道你们举一反三的能力很好,但请不要再提醒我去年的出书次数,本人并不缺乏来自于这方面的羞辱,谢谢!)

    我这个人有个相当大的毛病,如果一件事没做完,一颗心就会悬在那里,做什么事都不安心。开稿时是这样,写一个系列也是这样的,总要到真正搞定它了,才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换句话说,在蜡烛两头烧时开个系列,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在这种情况下,晴姑娘当然是以单本故事为主,尽可能别去对其他人物牵扯或着墨太多,一本完了就是完了,可以免去读者对其他人物的遐想和等待,另一方面,自己也比较没有写作上的负担和压力,一本写完就解脱,海阔天空,自在给它逍遥啦!

    这个故事呢,晴姑娘原来也是预备以简单俐落的单行本为主的,不欲有太多旁枝末节的纠葛牵扯,但是、但是……唉!你们知道的,稿子不听我的话,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故事写到一半时,愈来愈多的想法冒出脑海,我压抑下了——找死的冲动,所以……嗯,好吧,来挑战一下不可能的任务好了!

    这一系列会有几本呢?晴姑娘还不确定,但最基本的,四本应该跑不掉,亲爱的,我需要你们更多的祝福。

    交代完系列,来谈谈这本原该是单本的故事。

    诚如各位所看到的,最初冒出的小小火苗,是来自于书中那首歌的感动。也许你们很难想象,因为一首歌,而产生一个故事。但,它是真的,有些事物,一旦触动了让你感动的那个点,许多画面便在那当下涌上脑海,促使你去完成它。

    它不算是一个新颖的故事题材,但是那个感动点,会是完成一本书的原动力,我用这个故事,去诠释那首歌,我不晓得它算不算贴切,在整个写稿期间,晴姑娘一遍又一遍地听,去感受那当中,一生一世相陪到老,坚定不移的温存深情。

    再来就是故事中的小主人翁悦悦,晴姑娘个人是相当偏爱她的,整个故事中有不少篇幅着墨于此,几乎要夺去正牌男女主角的光芒,如果不是一再提醒自己这是言情小说,差点就要把它给写成了悦悦成长史。(爆汗……)

    如果有人看完这些描写,怀疑晴姑娘到底生了几胎的话,我真的要用力解释一下。

    关于小悦悦,在现实生活中是有真人版的,不过这个真人版是个很可爱的小男生。他妈妈是我的大表妹,二十岁就被他爹给拐跑了,我是她的伴娘,全程参与将她「推入火坑」及恶整新郎的过程。(各位相信吗?结婚前一晚,大家在讨论怎么整前来迎娶的新郎时,她自己居然是附和最热烈的,妹婿,你有没有开始后悔误上贼船了?)

    坦白讲,这件婚事让我觉得最爽的,是逼一个大我十多岁的男人,别别扭扭喊我一声姊姊,呵呵,感觉有多痛快你们知道吗?总算不枉我当初拚老命赶完《县令太狂妄》去参加婚礼。

    再然后,我家大表妹肚皮很争气地在十个月后生下可爱的小翔翔。(绝对不是先上车后补票,因为婚礼前一晚我们还在陪好奇的新娘研究A片。)

    再再然后,这本书有了真人对照版。(所以我没有偷生,孩子不是我的,人家真的是云英未嫁的大姑娘呀……泣!)

    小翔翔很聪明,手劲很大,最爱玩吊单杠,不到一岁就能单独吊上五、六秒,并且犯错时,自知心虚,已经偷偷折断两支爱的小手,他知道那个东西是用来打他的。

    吃饭时,他会乖乖坐着让你喂,不会跑来跑去让人追,更不会一口饭含着要吞不吞地让人抓狂,吃完会露出两颗小乳齿笑得很开心,自我奖励地拍拍手,然后咚咚咚地跑去抽面纸给你,帮他擦嘴。

    一岁多时,他是个小色狼,很好拐,喜欢让女生抱。

    去年上台北参与签名会,在那里住了几天,一见面,张开手随口说了句:「翔翔,姨姨抱。」没想到他就真的整个人摇摇晃晃跑来,偎倒得好不甜蜜……(呃,翔少爷,我青菜讲讲ㄟ,没有很大的诚意要抱你说……)

    我开始为他家阿娘忧虑了,问上一句:「这小鬼一向这么好拐吗?」我们很不熟啊,翔哥!

    「那是因为妳是女生。」他奶奶——我舅妈凉凉地说了。

    他只让女生抱,而且据说很不挑!不过男生想抱他,门儿都没有。(好吧,至少我们可以不必忧虑他的性向问题了。)

    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特质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让晴姑娘更深切地体认,很深切、很深切!

    去年暑假,晴姑娘抽空去了趟台北,有一回在路上,两岁多的翔老大,居然跑上去牵前面三、四岁陌生小女孩的手,把人家女娃娃给吓哭,却把大人给笑翻了。

    不过那时的晴姑娘还没学到教训,不知比起寒假那时,翔哥功力已精进不少,很愚蠢地又重蹈覆辙,随随便便逗小孩说了句:「翔,姨亲亲。」

    我发誓,我本意是凑上脸颊的,但是你知道怎么了吗?

    「啾~~」大大方方凑上来的小嘴,直接往晴姑娘嘴唇嘟过来。

    现在是……什么情形?我被偷吻了吗?

    我说翔帅哥,你长大要娶我吗?亲得这么理所当然!

    还有无数次,坐公车绝对坚持坐第一排,然后对每一个上车的漂亮大姊姊露出甜到一个不行的笑容(只对年轻女生喔,男生不屑,阿婆也不屑,他真的会挑人!),勾引得人家大姊姊对他爱不释手,直嚷:「好口爱唷……」

    小小年纪就如此潜力无穷,长大绝对是杀手级的祸害!

    他很喜欢看撞球节目,一杆进洞时,会兴奋地跺脚,「啊」个一声,表情丰富,肢体语言十足。

    他也很有节奏感,只要八点一到,「意难忘」片头曲一来,就会开始挥手又给它蹬脚。八翔哥你是起乩哦?这期乐透开几号?

    诸如此类,翔哥把大家逗得非常之欢乐。当然,能对外分享的,永远是爆笑温馨的那一面,至于不足为外人道的辛苦与心酸,其实真的要自己走上一遭才能体认。

    要养育一个孩子,当中有甘有苦,有酸有甜,乐趣有许多许多,烦恼困扰也有许多许多,晴姑娘深刻觉得,要把一个孩子,从小小胚胎一路护着、养着,直到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真的是好不容易的一件事啊!(天下间所有伟大的父母,你们辛苦了!)

    也许是因为来自于这方面的感触太深了吧,这本书一路写来,几乎是以温馨暖调的互动为主线,无论是梓言与悦悦、恬馨与悦悦、甚至是梓言与恬馨,也算是对感情另一种不同的诠释方式,毕竟爱情有千百种风貌,不可能永远只有激情如火、狂涛烈爱,不是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